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廣州疫情再起 人潮擠做核酸實況

【新視角看新聞】廣州海珠區爆發疫情,從11月5日0時起,海珠區全域「靜默」三天。居民說,康樂、鷺江村數萬人被拉走隔離,甚至有居民深夜被困在轉運大巴上。

廣州疫情近期反彈,海珠區、白雲區皆出現核酸檢測排長隊、人迫人的現象。有海珠區市民告訴大紀元,一覺瞓醒突然被封,完全沒有通知。

官方通報,10月28日,廣州新增139宗感染者,其中珠海區77宗,白雲區31宗,天河區17宗。10月29日,廣州市新增191宗感染者,其中97宗在珠海區。由於中共慣性隠瞞疫情,實際感染人數可能更多。

海珠區居民盧先生10月30日告訴大紀元,當地突然被封了,「30日封了,突然間封的,沒有通知的,晚上封了,早上就全部困住了。 」

海珠區官方自10月23日以來已經第6次發出通告,23日發現一宗陽性感染者之後開始實施管控,25日將赤崗街道的兩棟樓列為高風險區並實行封控。之後逐步升級。

10月28日,海珠區全民做核酸檢測。有一段影片顯示,上涌村核酸檢測站,密集排隊做核酸檢測的場面,人潮擠擁不堪。民眾擔心會進一步造成感染。

廣州市民文先生10月30對大紀元表示,「最近連續每一天都要做大規模核酸檢測,做之前都要先掃碼,要先有綠碼,才能夠進去核酸檢測,黃碼、紅碼有另外的通道。」「這種措施就是勞民傷財。」

文先生感慨,「現在的管控措施是比2020年剛出現疫情那會兒要更加的嚴格,波及範圍要更廣。很多人都認為這是很愚蠢的做法,沒有辦法。大家也都知道這個病毒,實際上沒有宣傳的那麼嚴重。」

文先生說:「經濟這樣子搞肯定會越來越差,我身邊有人真的是7、8個月都拿不到工資了,家中有老人家原本體制內優厚的退休金,硬是被減了30%。」

廣州海珠區爆發疫情,從11月5日0時起,海珠區全域「靜默」三天。由於新增感染者主要集中在客村、康樂、鷺江區等「人口密集、空間狹窄」的城中村,有居民說,康樂、鷺江村數萬人被拉走隔離,甚至有居民深夜被困在轉送隔離人士的旅遊巴士上。

廣州海珠區疫情防控指揮部11月4日發通知稱,從5日0時到7日晚上12時,海珠區全域會實施市民「原則上非必要不外出」,「地鐵、公交暫停服務」,「各高校、職業院校和技工院校實施封閉管理」,「中小學、幼兒園暫停返校及線下教學」,「校外培訓機構暫停線下教學,托育、託管機構暫停服務」,全區全民按照「應檢必檢,不漏一人」的要求核酸檢測等措施。

內地傳媒網易新聞11月5日報道,海珠區疫情皆集中在鳳陽街康鷺區、赤崗街客村區,康樂、鷺江城中村疫情嚴重。

影片顯示,康樂村、鷺江村當地政府實行清空政策,半夜突襲拉人,11月3日,七輛旅遊巴二百餘人被拉至增城無法安排隔離,村民在旅遊巴上過夜,還將他們拉到一地盤上等待轉送,之後終於將他們安排到東莞隔離。

被從廣州轉送到東莞隔離化名王強的人士對大紀元記者說,「我們是海珠區康樂村、鷺江村的,拉之前沒有告訴我們,11月2日夜裡,我們睡到十一、二點,直接上門敲門,要我們立馬起來收拾東西(物品)走,我們不知道去哪裡。」

王強說,「樓裡有密接,我們是次密接。拉出來的人都居家隔離了幾天,核酸(檢測)每天都做,都是綠碼。」

與王強一起被轉送的人,有七輛車二百多人。11月3日凌晨1點左右,他們被拉到增城,但當地不接收,雙方一直溝通到天亮。他們唯有在旅遊巴上過夜,中午1點多離開增城,前往東莞。

王強說「11月3日下午4點多,我們到了東莞大嶺山湖畔健康驛站隔離點(站),這裡有十幾棟樓是隔離點(站),條件一般,一個床,有衛生間,沒有洗澡的設施,也沒有熱水,」他說,「也沒說具體隔離多長時間,早一批隔離的朋友,已經十多天了,還沒出來。」

王強表示,周圍已經轉完了,僅2日夜裡就拉走幾千人。康樂、鷺江兩個村連在一起,確診的人也多,村裡的政策就是把人往外拉,要不然他們處理不了。

王強說,「我們都數不清第幾批了,康樂、鷺江兩個村,每天都在拉(轉送),每個路口都是幾十個旅遊巴。村裡保守估計15萬到20萬人。我們2號晚上出來時,路口的車全部是排滿的,一個路口就有一百多輛,其它地方還有幾個路口。」

從康樂村被轉移到惠州化名曉玲的湖北女士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康樂村和鷺江村前幾天就開始轉送了,應該不止兩萬人,他們要把鷺江村和康樂村全部清空。

與王強不同的是,曉玲收到了短訊通知。她說,11月5日凌晨一點,志願者要求大家下樓排隊等旅遊巴,因為轉送的人多,他們一直到早上七點鐘才到了村口,「來的大巴(旅遊巴)沒法估計,我們1點鐘樓下等,到村口估計大概是一、兩千米,站了很多人,一直到中午12點才到惠州新都會酒店。」

城中村居民多是打工階層,有的已被封了二十多天,很多人擔心租房、吃飯問題。

在康樂村裡買不到飯菜,曉玲說,「自己有危機意識,會買點米,多多少少會囤一點食物。我們準備了一個小電飯煲煮米飯,提前備好能存放的食物,如榨菜、麵條、雞蛋、土豆等。每天在家裡面吃一些土豆、方便麵,村裡發了兩次物資。」

曉玲說:「會隔離多長時間沒有說,若隔離結束後,如果老家接收的話,我肯定是要回去。本來工價就低,疫情下,老闆給的工價肯定會再降一些,就沒有必要再去了。」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夏惇侯、李珊珊、夏松、顧曉華採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43989)

責任編輯:yst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