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習近平高調拼外交 難救經濟大滑坡

【新視角看新聞】分析指出中共高調拼外交,是因內部政治經濟出現危機,利用外交爭取有利國際環境,所以不得不低頭,收斂戰狼外交,但美中對峙架構並沒有改變。

自11月份習近平出席G20集團峰會以來,中共外交動作頻頻,分析指出,中共高調拼外交,是因為內部政治經濟出現嚴重危機,所以利用外交爭取有利的國際環境,不得不暫時低頭,收斂「戰狼外交」,但長期來看,整個美中對峙的架構並沒有改變。

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共使用經濟脅迫維持外交關係,利用機會通過貿易和基礎設施項目建設,用經濟作為槓桿推動中共的政治外交議程,特別是在那些感到被美國忽視的拉丁美洲和非洲國家,通過經濟滲透達到全球擴張的目的。

習近平還同時推出很多以意識形態主導的政策項目,比如說共同富裕、打壓私企、戰狼外交、清零政策,使得中國經濟增長處於風險之中。在2022-23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計中國經濟將增長不到4%,從早期的高增長軌道上急劇放緩,幅度如此之大相當於中國經濟出現衰退。

雖然最近中共放棄清零封控,但並不能刺激中國出口和國內需求,在2022年餘下的時間和2023年,中國經濟面臨著強大阻力,即全球經濟放緩導致的出口增長疲軟、通貨膨脹飆升和不需要中國的防疫物品而導致外部需求減少,經濟下行的趨勢不可避免。

台灣政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兼任教授李酉潭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國經濟放緩已經成定局,加上美國先進晶片十年之內最先進的不給中共, 中國經濟沒辦法再繼續起飛,然後加上疫情原因造成經濟不行,然後現在疫情放緩,也有可能產生大量的感染跟死亡,所以習近平內外交迫裡面最嚴重的是內政出現非常大的問題。」。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經濟的未來以及中國與西方的關係,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共政治的走向,如果習近平繼續再堅持「鬥爭」下去,中國經濟將陷入深度衰退,中共將進一步被孤立。

在11月中旬的G20峰會上,美中會談後的中方聲明中,習近平已公開轉向說,「中國從來不尋求改變現有國際秩序,不干涉美國內政,無意挑戰和取代美國。」。

這種新的姿態背離習近平在疫情行期間好鬥的「戰狼外交」風格,這表明中國經濟確實出現問題,習近平努力修復與美國等緊張的關係,目的是確保一個促進經濟發展的國際環境。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在這個情況下,習近平想要短期內緩和美國的關係,可能是受到國際形勢影響,受到很大壓力,美國有些制裁的壓力很大,與整個世界經濟脫鉤壓力很大。」。

回顧過去,中共「戰狼外交」在2020後的疫情期間達到高峰,當時歐美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每天都在增加,中國貨物出口在2020年後也創下紀錄,特別是防疫物品。

但自2022年以來,高度傳染性的Omicron變體在中國的經濟和工業中心蔓延,一波又一波的封城,使得中國商業環境惡化,導致資本外流在2022年加速,房屋建設和銷售的崩潰加劇經濟放緩,並加深高度負債的房地產開發商的財務困境。

目前,西方國家已從疫情中恢復過來,而中共的嚴格的「清零政策」所導致的經濟和健康風險愈來愈嚴重,中共吹噓的防疫方面制度優勢不攻自破。

中共在疫情的前期和後期在外交上大起大落的表現,給人一種兩面人形象,一面是盛氣凌人,一面是委曲求全。

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政治學博士林松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西方國家都看清楚中共的真面目,大家都看見中共是一個什麼獨裁專制的政權。」。

李酉潭說,「中共對外交內政上,有統治的一套,可以軟的更軟,硬的更硬,所以現在採取彈性的方式來面對美國。」。

分析人士指出,習近平的外交戰略從根本上與美國及其盟友對峙,鞏固習近平在國內的合法性,平息國內動盪,並為中共營造一個不那麼敵對的世界舞台。

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中國問題資深分析師蕭嫣然(Amanda Hsiao)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說,「習近平的實用主義轉向是自利的,意在加強中國在追求長期目標方面的手段,」,「中國仍然認為自己處於與美國的長期鬥爭中,但現在緩和緊張局勢,也許是暫時的,有助於北京在長期內與華盛頓競爭。」。

加拿大約克大學教授沈榮欽也表示,「中共在短期內,希望跟華盛頓建立比較穩定、可預期的關係,可以讓中共去解決目前國內經濟以及國際上因為戰狼外交所衍生的一些問題。」,但是如果從長期結構來講,整個美中對峙的結構性因素並沒有改變,美中應該還是會長期對峙的。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外交政策研究項目主任何瑞恩(Rayn Haas)在推特上說:「中國面對越來越多的挑戰,必須穩定與美國的關係,而美國握有籌碼。如果這個判斷正確,那麼問題是:美國將利用籌碼來實現什麼?」。

特朗普時期的美國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在《外交事務》發文認為,普京之所以發動入侵烏克蘭的戰爭,原因是普京認為,西歐已經過於依賴俄羅斯的能源。

博明說,習近平正在努力獲得類似的脅迫性經濟槓桿,即「國際生產鏈對中國的依賴」的「強有力反制措施」,民主國家和中共之間的競爭,將逐漸轉向減少對中國的依賴性。哪一方對另一方的依賴性最小,就會有優勢。減少美國對中國的依賴,增加北京對美國的依賴,可以限制習近平冒險行為。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44619)

責任編輯:wym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