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問好問滿 網文被刪 曝三年封鎖後百姓險境

【新視角看新聞】一篇博文被刪除,通篇曝露中共於2022年12月7日突然無預警、無準備逆轉近三年的「動態清零」政策。一時間退燒藥缺貨,醫院火葬場爆滿,各界譴責中共置百姓於險境。

2022年12月7日,中共突然無預警、無準備逆轉近三年的「動態清零」政策,全面開放。一時之間,退燒藥缺貨,醫院、火葬場爆滿。

雖無醫療等方面準備,11月26日,中共官媒新華社卻發表新華時評:「抗疫,每個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責任人」。

一夜之間,很多中國人不假思索地接受這樣的敘事:「國家保護了我們三年」、「現在需要每個人守護好自己」。然而,沒有社會支持、甚至基本藥物都十分匱乏,病人與醫務人員如何守護自己的健康?

中國陳律師1月5日對大紀元記者稱,國家監禁百姓三年,暴力毆打、摧殘身體和尊嚴的暴行,罄竹難書!醫護人員變成看守人員,幾乎無醫療行為!如今扛不住瘟疫大流行的趨勢,百姓的民脂民膏也基本耗盡,不得不撒手躺平。

在沒有任何預案準備的情況下,把百姓的健康完全置於危險境地,沒有任何醫療保障醫療物資儲備,民眾只能聽天由命!

北京法學張博士表示,即便用共匪自己的理論來評價,這話也荒唐透頂。

張博士指出,徹底的反歷史唯物主義,徹底的蔑視人民和眼中沒有人民,徹底的強權傲慢,一切都是國家即黨恩賜的。2019∼2020年覆蓋疫情、迫害李文亮和艾芬醫生,企圖逃避歷史罪責。

12月29日,一篇來自中國曲衛國的博文被刪除。博文稱,在大家經歷解封20天後,國家衛健委副主任李斌27日在北京表示,我們打的是有準備之仗,而絕不是被動的開放。

博主質問,作為國家衛健委的副主任的李斌說,「我們打的是有準備之仗」,且「醫療等資源的準備贏得了寶貴時間」。他是代表國家的有關部門說這個話的。

所謂「醫療資源」的準備指的是藥嗎:特效藥?有針對性的藥物,如退燒、止咳?或者指醫院接診能力?120救護資源?既然說贏得了時間,他就應該告訴老百姓,所贏得的時間到底增加了什麼資源?

博文提出五問:有要求各地、尤其是藥店和醫院提供病房的收治能力情況報告嗎?開放前他們有要求藥店和醫藥提供相關藥品的儲備情況嗎?開放前他們有要求各藥廠增加相關藥品的生產量嗎?

或者做過預案?開放前他們是否考慮到醫護人員和普通老百姓一樣,也會感染?出現這種情況怎麼辦?開放前,他們是否考慮過現有的120是否能應付可能出現的呼叫擠兌?

博文還提出五個想知道:他們是什麼時候決定或接到指示解封的?他們什麼時候要求各地做好解封準備的?他們在準備醫療資源方面究竟做了些什麼?他們為社區應付解封提供了什麼具體的幫助?出現了醫療資源擠兌,他們有什麼預案嗎?

微信公眾號「風靈」2日發文(原文)質問,三年動態清零的「保護」對疫情防控本身的效果究竟是什麼?

1. 各地長期限制乃至禁止藥店銷售退燒藥等四類藥物,導致開放後,藥店、診所乃至醫院都沒有儲備,藥廠的產能也跟不上,布洛芬等常見藥品一粒難求。

這是非常明顯的阻斷市場供求協調的例子。如果要清零,就必須限制這些藥物的售賣。那麼後果顯然,一夜開放後,藥店無存貨,藥廠無產能。這個鍋誰來背呢?我想不應該是藥店、醫院和藥廠吧?

2. 沒有進口以BNT(復必泰)為代表的國外疫苗和有效藥品。如果交給市場選擇,肯定有商家願意進口疫苗和藥物。清零期間,疫苗和藥物的進口都像是被無形的手擋在了外面。最近才批准了輝瑞Paxlovid的進口,而黑市上已炒成上萬的天價。

3. 醫生和醫院基本被排除在防疫的決策之外。這些年醫院和醫生基本都是聽命行事,做核酸檢測,值守隔離點耗費了大量醫療資源,幾乎沒有哪個醫院對開放後可能產生的醫療需求進行了足夠的研究,並據此進行準備,採購設備,擴張病房,培訓人員等。

4. 訊息的收集與分析不足。清零期間,最重要的事莫過於做核酸檢測、追陽、流調、封控等等,醫療數據的收集和分析則不被重視。最讓人莫名的則是開放管控後,官方每天發表的疫情數據,幾乎喪失了任何實際意義,更不用說對各地的防治提供指示了。

就所謂的「國家保護了我們三年」,前中國媒體人趙蘭健對大紀元表示,不可以打著美名去實施迫害。正如鐵鍊女的所謂「丈夫」不可以去對外說:我用鐵鍊把你套上,已經保護了你20年。這有違人類最基本倫理道德和基本法治。

趙蘭健認為,國家是保護我們了嗎?是把所有人的自由限制了,保護應該是讓公民學會如何做好自身防疫。既然這是病毒侵害個體的過程,防疫終究應該建立在每一個人的衛生習慣和防禦意識上。

政府只能控制公共場所的環境,不可能控制每個人的自我防疫機制。當政府把權力觸角伸到每一個人身上時,不出問題才怪。

趙蘭健表示,中共把人都圈起來時,並沒有讓民眾對病毒有最基本的了解,學會防疫和救治。同時,央視等媒體沒有起到該有的作用,而是用浮華掩蓋了社會現實。

此外,趙蘭健也質疑中共開放的時機與動機。有部份訊息傳出來,在大開放之前,已經有非常多的病例,達到不可控的狀態。然後,政府假借白紙革命的部份訴求,一刀切開放,就不管了。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夏松、駱亞採訪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 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45090)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