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染疫後遺症 女子長鬍鬚 失眠腦霧脫髮

【新視角看新聞】不少「陽康」們正在經歷著掉頭髮的苦惱,好多網友吐槽說「本不富裕的腦袋頂更是雪上加霜」。「陽康」後的女子長鬍子、男子不長鬍子的兩則影片也引起網民關注。

據《錢江晚報》1月7日報導,不少「陽康」們正在經歷著掉頭髮的苦惱,好多網友吐槽說「本不富裕的腦袋頂更是雪上加霜」。

繼咳嗽、失眠、腦霧等「新冠後遺症」後,脫髮也在榜單上占據了一席之地。另外,「陽康」後的女子長鬍子、男子不長鬍子的兩則影片也引起網民關注。

近日,「女子陽後9天洗頭掉髮如毛線團 」影片登上熱搜榜。

新疆40歲的劉女士一直很認真地在護理頭髮,因為每一根頭髮對她來說都格外珍貴。發燒期間不敢洗頭洗澡,劉女士都是用毛巾將頭髮裹起來,儘量減少磨蹭帶來的掉髮。

1月6日,杭州市第三人民醫院脫髮專科主任醫師戴葉芹認為,「脫髮是感染後產生的併發症之一」。感染新冠後,病毒可能引起毛囊周圍的炎症發炎,加上高燒、休息不好、精神壓力等,都會促使脫髮的加速,「陽康」們確實可能會患上休止性脫髮。

戴葉芹表示,從臨床數據來看,「陽康」中約31.3%的人出現了休止性脫髮,每天掉髮超過100根,其中女性占到73%,「陽康」後45-60天左右會出現脫髮高峰。

除了「陽康」脫髮之外,染疫康復後的女子竟長出鬍子、男子不長鬍子的兩則視影片也引起網民關注。

據中工網報導,2022年12月27日,江蘇省蘇州市一女子發表影片稱確診陽性後長出濃密鬍子。對著鏡頭,這名女子摸著唇上的鬍子,有些難為情地說,「哪個專家給我科普一下,為什麼我陽了過後,把鬍子都燒出來了?我現在已經不燒了,檢測已經轉陰了,為什麼鬍子沒有退?」

當事人陳女士告訴媒體,目前要刮掉這些鬍子才能出門,否則會影響自己的形象。

根據另一段影片顯示,中國一名男子「陽康」後竟然不長鬍子了,這名男子希望專家來科普一下:「為什麼轉陰以後不長鬍子了,好幾天沒刮了,是高燒把鬍子燒沒了嗎?現在不燒了,就是偶爾咳嗽。」

另據《瀟湘晨報》1月7日報導,湖南40歲的張先生在感染新冠前便積極備孕二孩,精子的前向運動率尚可,轉陰後2天張先生再來醫院複查時,精子直接「游不動」了,前向運動率下降至2%,前向運動精子寥寥可數,精子活力直線下降。

對此,湖南省婦幼保健院生殖醫學中心羅曼主任解釋,精子的生存環境在35攝氏度左右。感染新冠後,睪丸中高表達的ACE2受體可與新冠病毒結合,導致睪丸細胞損傷,出現陰囊隱痛不適。同時有的男性感染後會發燒,持續的高燒會破壞生殖細胞,使得睪丸局部溫度升高,從而造成精子短期內損傷,例如精子「游不動」。

自2022年12月7日中共無預警、無準備的,從3年的極端封控,到突然全面放開後,新一波疫情海嘯橫掃全中國。各地火葬場超負荷運轉,醫院太平間、殯儀館屍滿為患。

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去年12月29日曾表示,這一波疫情,許多大城市的感染率已超過50%,中國新年將達到80%。

近日,張文宏在對閔行區社區醫生的一次培訓會上警告,中國大範圍感染正在發生,但醫院都在做無效治療,許多病人白白等死。

張文宏說,目前針對患者一般就開四種藥:退燒藥、抗菌素、咳嗽藥水、其它輔助藥物。但這四步法大概率是在消耗掉病人最寶貴的黃金72小時。醫院一次又一次地延續這樣的無效治療。很多老人服藥後症狀沒有減輕,住進醫院後也只是打吊瓶、吸氧,最終無法緩解肺部發炎症狀,導致死亡。

張文宏表示,「接下去,死亡的高峰已經來了……各個地方的死亡數是上升的……再過一個星期就來不及了,因為大面積感染現在正在發生。」

根據荷蘭媒體RTL Nieuws的報導,荷蘭一些遭受病毒長期後遺症折磨的醫護人員向雇主提起訴訟,要求賠償他們的精神和經濟損失。

據悉,其中有兩個案例將由人身傷害律師代表當事人起訴,而其它三起案件則由職業病調查局(Beroepsziekten)代表起訴。

一名照顧老人、不願透露姓名的醫護人員表示,醫護人員看護的患者其實已經感染了中共病毒,醫護人員的上級主管卻沒有通知他,因而醫護人員在沒有任何防護的情況下對患者提供照常的看護,並因此也感染了病毒。在過去的兩年中,醫護人員一直沒有完全康復,反覆承受長期後遺症的影響,直到現在仍然不得不請病假。

另一名救護車護士瓦格曼斯(Lenny Wagemans)告訴RTL Nieuws,護士在2020年3月與兩名同事一起搶救了一名患者。該患者呼吸急促,咳嗽得非常厲害。而這名護士並沒有戴口罩,也沒有其它的防護,因為這還不是救護車工作人員的標準程序。後來發現這名男子剛從國外來,並已經感染了病毒。幾天後,瓦格曼斯也出現了冠狀病毒症狀。

瓦格曼斯認為,這名護士的雇主並沒有向護士及她的同事們提供應當的個人防護裝置,也沒有及時告知她們在救護疑似患者。護士告訴RTL Nieuws,急診室之前應該認真詢問這名男子,以排除疑似病例,而護士的上級也應該在她跳出救護車幫助這名患者之前更好地提醒並指導護士。

感染病毒之後,瓦格曼斯一直飽受後遺症困擾,沒有辦法再回到救護車上工作,一年後就被醫院解僱了。她現在要求前雇主對她感染病毒並遭受長期後遺症負責。

雖然這些醫護人員表示他們都是在工作場所感染了該病毒,雇主應對此負責,但雇主協會AWVN卻反對此類訴訟。而且專家指出,證明一名醫護人員在工作場所感染了這種病毒是很難的。

荷蘭職業病調查管理局(FNV)則持不同意見,「即便如此,我們仍要為這些醫護人員發聲,為他們提起訴訟。儘管通常訴訟程序花費很多時間、財力及物力,但我們認為以這種方式向雇主指出他們的角色和責任至關重要。我們需要為我們的醫護人員提供應當的職業保護。」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李淨、安清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45117)

責任編輯:wym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