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習政權「清零」自身信譽 民眾:多年痛苦為了什麼?

【新視角看新聞】從清零到躺平,中共的防疫政策是由政治主導,讓一向不關心政治的中國民眾開始質疑中共。學者認為,中共已經把自己的信譽「清零」。

從清零到躺平,中共妖魔化國外疫情,拒絕接受香港等地的防疫經驗,拒絕接受國外有效疫苗和藥物,造成疫情海嘯和民眾大量死亡,讓一向不關心政治的中國民眾開始質疑中共,中共政權面臨著建政七十多年來最大的信任危機。學者表示,中共已經把自己的信譽「清零」。

有種說法是,中共當局是通過封鎖民眾來防止病毒的傳播。在過去三年裡,中國幾乎所有的城市都被封鎖過,一些城市如鄭州、西安還曾被反覆封鎖,一些被認為是「密接」的人群,還遭到就地封鎖。

2022年3月份,Omicron病毒在中國出現首次指數型爆發時,一些專家根據香港的經驗認為,正好可以為民眾提供更好的疫苗和口服藥物、分級診療等,為下一步開放做準備。

但2022年10月份中共要召開二十大,在政治防疫之下,幾乎所有的資源繼續被用在封城、核酸檢測、建方艙上,但這些封鎖民眾的措施,未能擋下病毒。

有網民問道:「做核酸浪費掉的那幾萬億,可以增加多少台呼吸機?可以增建多少家設備齊全的簡易醫院?可以增加多少醫護人員?」

《經濟學人》建立了一個模型,根據對人們感染、患病、康復或死亡比率的估計,發現在中共採用「應陽盡陽」的放任策略下,預測將有150萬中國人死亡。大約96%的中國人口將在未來三個月內感染病毒,60歲以上的人民將占死亡人數的90%。

李元華表示:「大多數人其實已經對中共不信任了,中共政府標榜的所謂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如果他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美國要提供疫苗,德國要免費提供疫苗,它就不會斷然拒絕。而現在老百姓不單沒有高質量有效的(國外)疫苗,還沒有(國外)高質量抗病毒藥物,進口藥物只配給那些高官和有特權的人去享用,而普通老百姓就沒人管。」

北京的劉先生對大紀元表示:「你(中共)不管,還推卸責任,實際上還是它的法定責任。買個燒餅都扣稅給你國家,對吧?你抽頭,你就得管。」

2022年8月赴美的陳先生對大紀元表示:「中共一直說西方國家對疫情的態度是躺平,其實三年來中共才是真正的躺平。第一,既不投入資金研發可靠的疫苗,又不進口歐美效果好的疫苗。其次也不投入資金研發藥物。最後也不增加呼吸機等醫療設備,而是靠粗暴的隔離和方艙外加核酸斂財。經濟衰退迫使其開放,結果就是這樣以硬著陸的方式,以短時間內大量死亡和重症為代價換取群體免疫。」

中共防疫躺平後,中共官媒和專家們迅速變臉,中共「權威」專家鍾南山聲稱,所謂新冠後遺症是精神心理影響導致的,「不能叫它後遺症」。

2022年7月份《人民日報》還在說:「新冠肺炎後遺症將成為美國公共衛生隱憂」,但到了2022年12月1日《人民日報》卻又說:「目前無證據表明新冠有後遺症」。

中國媒體項目(China Media Project)的聯合主任大衛班杜爾斯基(David Bandurski)對彭博社說:在中國,事實與政治糾纏在一起。當政治改變時,對事實的理解也會改變。」

前英國外交官約翰多布森(John Dobson)在《衛報》上寫道:「中國(中共)清零政策是一個沒有先例的社會和經濟實驗。清零政策怎麼可能前一分鐘是正確的,後一分鐘又是錯誤的呢?習近平是否認為中國公民都是白痴?」

有網民直言:「現在的網民都學聰明了,一看到新聞,就直奔評論區去找真相去了。只要是關閉評論功能的,直接判定:假的。」

上海王先生告訴大紀元:「就是沒信用了!已經上了一次當,你再上第二次當嗎?你是傻子嘞,再上三次當,你無藥可救了,對吧?」

漢學家、軍事戰略家本勞森(Ben Lowsen)表示,「這種破壞性將在中國公民心中,造成持久的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挑戰習近平的執政能力。對世界來說,這種失敗帶來了新一波COVID-19的威脅。」

勞森說,當這場悲劇的嚴重性加大,人們對中共領導人罪責認識加深時,就更有可能發生政權更迭。

對很多中國人而言,現實情況是,你對政治不感興趣,但是政治找上門來了。

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 English)報道,陳武(化名)和李明(化名)都說,自己在不久前基本上是不參與政治的。

對李明來說,從2022年對上海日常生活進行嚴格限制時起,她不再無動於衷。

上海這個擁有2500萬人口的城市在2022年4月份幾乎被完全封鎖,在令人窒息的近兩個月裡,發生了很多強制隔離、食物短缺、子女與他們的父母分離,甚至自殺的悲慘故事。

李明說:「以前,我從來沒有考慮過政治問題,但在封鎖期間,我開始問自己,什麼樣的領導,才會讓自己的人民經歷如此的地獄經歷,來對抗一種世界上大部分國家已經解決了的病毒。」

對陳武來說,2022年9月貴州發生的一起巴士側翻事故是一個轉折點,這輛大巴載著47人前往一個檢疫中心,在公路上翻車,導致其中27人死亡。

陳武說:「這起事故使我相信,共產黨的清零政策正在殺害人們,需要終止。」

來自廣州的42歲的曹晴(化名)曾相信病毒清零的說法,並願意捨棄她的大部分社交活動,包括旅行和探親,以保護社會上的弱者和老人。

但曹晴的祖母卻在2022年12月底死於這種病毒。

曹晴質問:「在做出所有這些犧牲之後,政府仍然決定以一種非常倉促的方式開放,現在每個人都在感染,有那麼多人在死亡,所以,如果我們無論如何都會感染病毒,那麼多年的痛苦是為了什麼?」

以上節目內容,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綜合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45164)

責任編輯:wym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