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輝瑞談判破裂 中共內幕水還很深

【新視角看新聞】中國的疫情大爆發之際,被認為是「特效藥」的美國輝瑞新冠口服藥Paxlovid入醫保談判未成功。專家認為,此事水很深,是一種政治考慮多於實際考慮或者醫學考慮的。

中國的COVID19疫情大爆發之際,被認為是「特效藥」的美國輝瑞新冠口服藥Paxlovid入醫保談判未成功。中共醫保局聲稱輝瑞公司報價太高。但專家認為,此事水很深,談判不成主要是因為中共的政治算計還有權貴集團的利益輸送考量。

中共醫保局發布消息聲稱:2022年國家醫保藥品目錄談判工作於2023年1月8日結束,2023年談判的藥物「阿茲夫定片、清肺排毒顆粒談判成功,Paxlovid因生產企業輝瑞投資有限公司報價高未能成功」。

騰訊新聞稜鏡網文章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輝瑞中國區副總裁、市場准入負責人錢雲與醫保局談了約5個小時,輝瑞實際的報價是六百多元人民幣。但財新網1月9日則指輝瑞未降價,仍然維持1890元(人民幣)。

綜合外媒報道,輝瑞公司目前對中國大陸的醫院的Paxlovid供貨價是每個療程1890元人民幣,折合不到300美元,遠遠低於美國、台灣、香港和歐洲國家支付的500美元至700美元的採購價,而且在其它國家和地區,藥物採購費用幾乎完全由各國政府支付,國民無需自己付費,或只需支付極少的費用。

路透社報道,輝瑞公司首席執行官艾伯樂(Albert Bourla)1月9日在舊金山的一場討論會中透露,因中共要求輝瑞公司以比在世界大多數中低收入國家更低的價格出售Paxlovid,才導致談判破裂。

艾伯樂說:「他們(中國)是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我不認為他們應該支付比薩爾瓦多更低的價格。」

有網民表示:「如果這個藥無效,為什麼要談判,如果這個藥有效,那為什麼因為價格談判失敗,這就是告訴大眾,為了你的命我2000元都不願。」

美國經濟學者黃大衛(Davy Jun Huang)1月10日對大紀元表示,輝瑞藥物在中國使用的水很深。Paxlovid沒進醫保,跟價格沒有必然關係。主要原因是輝瑞是一個由美國控制的公司,中共希望在關鍵核心技術包括藥物方面都不能給國外卡脖子,是一種政治考慮多於實際考慮或者醫學考慮的。

獲納入醫保的阿茲夫定片是中國第一款新冠口服藥,原本是艾滋病的治療藥物。此藥因老藥新用、臨床數據缺乏、遺傳毒性、生殖毒性飽受學界詬病。

另一個納入醫保的是「清肺排毒顆粒」,《橡果商業》在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查詢發現,清肺排毒顆粒針對新冠病毒感染共註冊了三次試驗。但試驗時間在2021年3月,毒株不但不是Omicron;試驗樣本也不足,只有百人不到;且對盲法沒有聲明,盲法是指嚴格的雙盲隨機對照臨床試驗來進行驗證。

時政評論員、生物博士李燕銘1月10日對大紀元分析說,中共以輝瑞公司報價太高為理由,拒絕將Paxlovid納入醫保,而將療效存疑的所謂國產抗新冠藥納入醫保,可能存在兩方面原因。「其一,中共財政與醫保資金危機,無法承擔疫情爆發引發的大規模重症患者的醫治費用;其二,中共官僚與醫藥生工利益團體勾結,排斥國際醫藥公司,而壟斷國內醫藥市場繼續謀取暴利。」

時政評論員王赫1月10日表示:「這是個政治上的臉面問題,別的國家一下就把這個藥搞了,效果這麼好,那它也搞幾個藥,跟別人競爭抗衡。雖然它的藥效跟人家質量不能相提並論。」

王赫說:「這個市場被兩種(國產)藥給瓜分掉了。老百姓人身健康安全利益就被犧牲掉了。整個中國的醫保體系,內幕非常的黑。」

英國《金融時報》2022年12月披露,中國有權有錢的階層正在囤積美國輝瑞公司(Pfizer)的口服抗新冠藥Paxlovid,不僅影響醫療資源分配,也讓染疫的一般民眾難以得到治療,自由亞洲電台(RFA)1月3日指,目前Paxlovid的中國市場許可被中央直屬企業「中國醫藥集團公司」全面壟斷,原裝Paxlovid在部分地區的黑市價格已經暴漲到幾萬人民幣,還被當成行賄品。

李燕銘表示,中共從企業與民眾那裡收取醫保費用,然後又對醫保報銷範圍設置種種限制;中國人繳納稅金與醫保費用,但無法得到良好的、甚至基本的醫療服務。中共的醫保系統只是為其獨裁統治「維穩」,本質上已淪為中共官僚與利益團體的利益瓜分系統,這背後涉及中共醫藥衛生監管系統、醫藥集團、醫院系統相互勾結、瓜分醫保資金。

另外,中共醫保局負責人說輝瑞的臨時醫保仍可支付到3月底,黃大衛認為這不是現實情況。因為目前大陸這個藥物首先要保障供應軍隊、直屬機關還有地方局級以上的幹部。至於全國各個地方的中小醫院或者三甲醫院,能分配到的數量並不多。

黃大衛表示,Paxlovid剛進中國時,中共當局要觀察這個藥物是否真正有效,所以有一段時間在北京等地曾經放開給老百姓去試用,覺得好了它就全部壟斷起來了。現在有點錢的人也願意去買這個藥,但正規渠道拿不到。

美國生物科技公司副總懷海鷹博士1月10日對大紀元表示,說輝瑞和中共沒談好,是他們不想談好。本來中共拿到配方自己生產仿製藥,就可以更便宜,就是市場換技術的手段。

懷海鷹博士說:「人家覺得你們都是富國了,還想享受窮國待遇?你不是說和美國競爭的嗎?因為中共一直喜歡偷、搶、騙,別人(人家)就覺得你靠不住。」

據路透社報道,輝瑞執行長博爾拉(Albert Bourla)1月9日在摩根大通舉辦的醫療保健產業會議上表示,並沒有和中共當局進行仿製藥的談判,但證實有和中共當局就Paxlovid的定價問題進行談判,不過雙方談判已經破裂。

以上節目內容,大紀元記者寧海鐘、易如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ID 45178)

責任編輯:T so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