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Paxlovid供應不及 弱勢絕望以命待藥

【新視角看新聞】CNN新聞1月13日報道,12月底,北京一名活動策劃人Jo Wang看著她的家人一個接一個地感染了Covid-19,她只希望能找到抗病毒藥來保護她年邁的祖父。

中共政府2022年12月倉促取消清零政策,疫情迅速在全中國蔓延,醫院和製藥商對病例迅速上升毫無準備,很多人正為獲得輝瑞Paxlovid等海外抗病毒藥物而苦苦掙扎,特別是弱勢人群處於危險之中。

中國的許多人都在尋找抗病毒藥物,例如輝瑞公司的Paxlovid和默克公司的Lagevrio,也稱為molnupiravir,這些藥物在患者感染後不久服用,可以抑制病毒繁殖能力。

這些藥物在全球範圍內挽救弱勢群體生命方面發揮著作用,包括老年人和未接種疫苗的患有基礎疾病的人。通過防止人們出現嚴重症狀,抗病毒藥物還可以減輕醫療保健系統的壓力。隨着病毒迅速傳播,中國許多地區的醫院已達到極限。

CNN新聞1月13日報道,北京一名活動策劃人Jo Wang看著她的家人一個接一個地感染了Covid-19,她只希望能找到抗病毒藥來保護她年邁的祖父。

在嘗試了三天未能在電子商務平台上買到一盒Paxlovid後,她幸運地在第四天獲得治療藥物,但Wang在回憶起這段無助的經歷時心情仍很沉重。

Wang說,「當時我的心情真的很不好……你不知道這藥需要多少天才能買到,完全是個未知數。而且你不知道你家裡的人能挺多久。」,並且擔心如果等到92歲的老人病倒了,再拿藥就來不及了,這些藥是疾病早期最有效。

隨著這一波Covid-19病毒席捲中國,推高了對治療藥物的需求,許多中國人轉向黑市,小販聲稱出售COVID病毒治療藥物,包括從非法進口、印度製造的仿製輝瑞Paxlovid和默克molnupiravir等藥物,到真正的藥物,但價格高達市場價格的近八倍。

法新社報道,儘管存在風險,業務管理員肖(xiao)最後還是選擇透過黑市購買,因為年邁的祖父在2022年12月病倒了。

當網上兜售Paxlovid的價格為18,000元時,25歲的肖「完全不知所措」。她負擔不起這樣的價格,幾天後祖父去世,她變得「絕望和無助」,在黑市上每個療程的價格高達5,500美元。

北京於2022年2月批准了輝瑞公司緊急治療藥物Paxlovid,這是一種在發達國家廣泛使用的藥物。但在中共倉促解封之際,當局沒有進口足夠的Paxlovid ,以應對激增的染疫病患。

一直在追蹤醫療供應鏈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戴廷龍(Dai Tinglong)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說到,「所有這些藥物短缺的真正原因實際上是中國政策突然從清零轉變為全陽。」

輝瑞公司首席執行官阿爾伯特‧布爾拉(Albert Bourla)1月9日在舊金山舉行的摩根大通醫療保健會議上表示,2022年,輝瑞公司向中國運送了數千療程的Paxlovid,最近該公司已將這一數字增加到數百萬,因為需求隨著病例激增而飆升,人們從四面八方採購這款藥。

布爾拉表示,輝瑞現在預計,在北京政府加快審批速度、當地合作夥伴加快產能後,2023年上半年將在中國開始生產。

默克公司的藥物12月獲得監管機構批准在中國緊急使用,並將由中共國有製藥商國藥集團在中國分銷和生產。1月11日,國藥控股一高管表示,Lagevrio將在中國上市銷售。

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疾病傳播和供應鏈專家朱莉‧斯旺(Julie Swann)對《華爾街日報》表示,病例突然激增意味著「幾乎無法預測中國抗病毒藥物的需求在一夜之間發生了多大變化」。「如果你想滿足非常高的需求,那麼你必須提前計劃,通常是幾個月。」

1月7日,中共國家醫療保障局表示,將Paxlovid列入國家醫保藥品目錄的臨時安排將於3月底到期。默克公司的Lagevrio也在3月月底之前享受保險計劃。這可能意味著,在3月31日之後,Paxlovid將只提供給那些有能力支付全價的人。

輝瑞席執行官布爾拉1月9日表示,北京願意支付的價格「低於中等價位的最低價」——比高收入國家支付的價格低60%至70%,「我們沒有同意」。

布爾拉表示,北京一直在尋求輝瑞向低收入國家提供的售價。「他們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我認為他們支付的費用不應低於薩爾瓦多。」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2021年中國人均國民總收入幾乎是薩爾瓦多的三倍。

在整個COVID大流行期間,中共監管機構大多選擇本土藥物來對抗病毒——北京尚未批准外國COVID疫苗。中共已經批准所謂治療Covid-19的另外兩種治療方法——中藥清肺排毒和本土抗病毒藥阿茲夫定,其中阿茲夫定在預防嚴重疾病效果的數據有限。

Paxlovid未能納入中國醫保後,有網民指責中共過去三年的清零政策消耗大量財政資源。一位網民在微博上寫道:「三年核酸花掉的錢夠全國每個人買一盒了吧。」

年初,歐盟計劃免費向中國提供COVID-19疫苗,以幫助北京控制疫情大規模爆發,但這一提議遭到中共拒絕。

一般而言,輝瑞對藥品的定價主要依據各國的經濟情況。在美國,Paxlovid由美國政府採購,採購價約為530美元一個療程。路透社報道說,輝瑞允許全球35家製藥商生產廉價版的Paxlovid,為95個較貧窮的國家提供這種藥物。

在給CNN的另一份聲明中,輝瑞公司表示「將繼續與中國政府和所有相關利益相關者合作,以確保Paxlovid在中國的充足供應」,並繼續「致力於以滿足中國患者的COVID-19治療需求。」

但對於那些一直在努力為自己和家人解決獲得藥物的緊迫問題的人來說,感到無能為力。

據《金融時報》統計,中國至少有14個省份和城市已經停止提供對染疫患者的免費治療,加劇了居民對醫療債務加重和感染加劇的擔憂。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夏雨綜合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粵語版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45257)

責任編輯:wym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