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逆流而上」 中共越迫害 她心裡越問號

【新視角看新聞】小時候,她見過外星人,白鬍子老頭;長大後,在無神論灌輸下,她追求著自己的前程。直到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她想解開腦子裡的問號:法輪功到底是什麼?中共為什麼迫害?

1999年7月,在山西太原讀大學的Cathy正準備畢業。中共電視裡開始鋪天蓋地地誣衊法輪功,宿舍裡不明真相的同學也跟著罵。Cathy當時想,「我就想你們也沒練過,也沒看過書,就跟著罵?法輪功是他們說的那樣嗎?心裡就有一個問號。」

畢業以後,她又遇到那位高中同學小李。他在一家國企工作,因為修煉法輪功被判勞教,剛從勞教所出來不久,臉色有些蒼白。Cathy從同學的嘴裡聽說過,他被抓了。

「我心裡想,他這個人,中學的時候他就是個好人,他跟同學不打架,而且都是特別善良,從來不跟人爭吵。他這樣的人能做壞事嗎?我就心裡又是個問號。」

當時Cathy勸他,「你怎麼這麼傻?共產黨不讓你幹的事你還幹?」小李就告訴她,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他親眼見過校園裡邊有癱瘓多年的站起來了。《轉法輪》裡講的都是「真、善、忍」,沒有說像共產黨說的自殺自焚呀,根本扯不上任何關係,講的就是「真、善、忍」做好人。

Cathy一聽,「這好呀,那怎麼共產黨不讓煉?」

小李就說共產黨是不對的。Cathy一想,「就是,人家就是看一本書,修煉『真、善、忍』,煉煉功祛病健身,你就迫害人家,那你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嘛,共產黨不對呀。」

Cathy認可了小李的觀點。她表示,在上大學的時候,她對共產黨也沒什麼好印象,是一點一點地積累起來的反感。

比如說,一上大學,大家都急急忙忙地寫入黨申請書,為了畢業以後能找個好工作。但是,你得給系主任、班主任送點好菸好酒。你不送禮,光寫個入黨申請書,還不讓你入。

「我們那麼多同學,長得帥的、家庭條件好的很多,但是有信仰的人,敢逆流而上的人,沒有。我就看到他是個真正有思想的人,而且信仰的是『真、善、忍』,要做一個好人。這個社會道德敗壞一直在下滑,他是逆流而上的,所以我就很尊重他,產生好感,我就決定嫁給他。」

交往了一段時間,2003年秋天,二人走入婚姻的殿堂。

結婚以後,先生又跟她說,你看看《轉法輪》書吧。「我說那就看唄。反正我也喜歡看書,經常看一些中外名著。看完《轉法輪》,其它書我都賣掉了。那些書就是消遣,《轉法輪》講的是人最根本的內容,就是你作為一個人,你來到世界,你是要幹什麼?從哪裡來,去往哪裡?這些都給你解答了嘛。」

1999年以前,中國大陸幾乎各個城市的公園都有人在煉法輪功,非常祥和。但是迫害之後,新學員就失去了那個環境。不過,這絲毫沒有影響Cathy的熱情。

她每天凌晨三點五十起床,五套功法煉完以後,正好六點多就去等班車,八點以前就得到單位,開始一天的工作。

「我本來以前身體很不好,我還想,這以後嫁了人結了婚,拖累人家怎麼辦?胃口也不好,腰椎尖盤突出。但是自從得了法,啥都好了。我也不會拖累任何人,邊帶小孩邊工作,一天都不落。」Cathy做過國企的質量管理師,機械設計師,又做過老師。

Cathy說,「先生的單位各種福利都好,家庭條件比較好。我們沒有任何負擔,長輩不用我們養老,父母經濟條件也不錯,這是大法給我們的福報。」

Cathy為自己得法感到幸運。「我當時也知道害怕(迫害),但是我的正念已經遠遠地超出了害怕了。」

Cathy表示,她從小就很相信神。當一個人靜下來的時候,會感覺到莫名的空虛,就覺得這個人活著幹什麼,人死了去哪裡了。看到老人去世了,心裡就想,他到底去哪了,他是死了,但是他真的就消失了嗎?

大意是,它(樹葉)是一個有生命的東西,夏天綠油油的,生機勃勃地長在樹上,到了秋天的時候,它飄落下來了,它到底去哪裡了?等第二年春暖花開的時候,樹上又長出來新的樹葉,那還是它嗎?那它哪去了?

隨著年齡的增長,學校天天灌輸無神論。Cathy覺得,自己想得太多了,那人就是(進化論說的)猴子變的吧,死了就沒有了。但是,想起小時候的那些經歷,又覺得根本就不是。

Cathy說,五六歲的時候,她見到過外星人。「晚上睡覺,我就感覺左邊的胳膊肘有人踢我,大概就是睡到半夜,一睜眼,怎麼有個小人呢,就是五六歲小孩的樣子。個頭跟我差不多,一直踢我。

「但是他的身體,不是肉長的,就是完全像鐵呀什麼,金屬做成的,頭是圓的,眼睛圓的,嘴巴圓的。最印象深刻的就是兩個大眼睛,圓圓的,就像圓規劃出來那麼圓,眼睛吧嗒吧嗒地瞅著我。

「我就有點害怕了,趕緊用被子蓋住腦袋,搖晃我媽,她背對著我睡,困得不了,就說『別吵,睡覺。』我就用腦袋頂著她的背,蓋住被子,就睡著了。第二天早晨醒了,我掀開被子看,什麼都沒有了。

「我跟我媽說(這件事),我媽說我做夢了。我根本不是做夢。」大人不相信小孩說的話,Cathy覺得很委屈。

還有一次,Cathy上小學的時候,村裡學校早上有晨讀。冬天,月亮銀白的光,把院子裡照得白花花的,她以為天亮了,趕緊披上衣服,去敲鄰居家大門,跟同學結伴往學校跑。

「我們倆就在大馬路上跑,就怕遲到。突然看見田地的遠處,來了一個白鬍子的老頭,穿的白衣服,古代的那種打扮,頭上紥的髮鬏,背上揹著一摞銀色的碗,稍微拱著腰。」

此後,老人家消失了。她們奔到學校時,看門房的大爺還沒起來,讓他們坐在門房裡等到天亮。回家後Cathy把這事告訴媽媽,媽媽說,那是誰家爺爺吧。外婆說,是財神爺吧,一大早給誰家送財寶來了。

Cathy說,「就是這些經歷啊,我就感覺,地球上根本不是只有人類,你看外星人,還有這個老人家,我覺得他肯定不是我們這個地球上的,他來自另外一個空間。

小李的工作單位不錯,但是自從他被勞教後,單位上不給他升職,也不給加薪。警察經常上門來騷擾,一個鄰居搬家之前告訴他們,警察讓他盯著小李家。他觀察這家人挺好挺規矩的,平常都很熱心地幫鄰居修理東西。

Cathy說,「(當局)讓鄰居看著我們,單位的同事輪流盯著你,精神上給你壓力,讓你抬不起頭來,讓你活在打壓的那種壓抑之中。共產黨就這麼邪惡。」

有一次,冬天晚上八點多了,突然有人敲門,一打開門,闖進兩個便衣,說要查戶口。孩子嚇得躲到臥室裡,不敢出來。這些人到家裡騷擾完,又去單位騷擾。

Cathy心想,中國這地方,待不下去了,天天提心吊膽,沒辦法正常生活。「警察還威脅我們,說你們再煉法輪功,小孩以後升學都會受到影響。沒辦法,最後我們就出國了。

Cathy參加了在紐約曼哈頓的大遊行。她說,「其實,共產黨就是太愚蠢了,你越迫害人家越想煉,越迫害人越多。你越封閉,人家越想突破。邪不壓正,共產黨挺不了多長時間,迫害大法的人,他們就是炮灰。」

以上節目內容,取材自大紀元記者李圓明報道。

本次的新視角看新聞就到這裏,請記得訂閱、點讚,本節目部份內容已加入大紀元的Patreon,也請大家多多支持。(ID 47693)

責任編輯:wym

更多詳細內容,前往商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