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呂佳的唯美藝術風格

?"
呂佳畫作:托蓮者

華裔畫家呂佳

華裔畫家呂佳,一位以西方傳統的寫實派手法,結合東方古老的哲學思想,通過美麗的女性表達對人生、宇宙的認識與探索的畫家。她的畫色彩明亮、和諧,具極強的美感,在神祕古典東方文化中,流動著現代的氣息。

呂佳在1954年出生於北京一藝術世家,從小就受藝術熏陶與訓練,學過油畫、裝飾畫和水彩畫,後來師從著名國畫家范曾學國畫。她曾去過新疆、敦煌、巴黎,學習觀摩不同的藝術風格。1983年到多倫多進修藝術,在這期間,她也學習過現代派藝術手法。

美的形式乃上帝所賜
呂佳畫如其人,美麗、細膩、優雅、獨立,是她的畫作的特點,也是本人的寫照。呂佳說自己是理想主義者,個性樂天、天性愛美。她畫自己想畫的,不想學誰,風格是自然的流露。她之所以最後選擇了寫實手法,是希望別人能夠輕易了解她所想要表達的,而自己也能夠容易被人所了解。從每次畫展的觀眾反應上,可以看到她的畫作確實達到了她的期望。
呂佳認為,作為藝術家,首先要能夠掌握人類的天性,以及了解自己。她的畫作中的主角多是美麗女子,因為她本人就是女兒、母親、妻子,她對女人最了解,所以畫女人。呂佳說,畫女人不是性的一種形式、不是視覺的美、不是來供人玩賞的,而是人的一部份,是陰的一部份,是宇宙世界的一半。這也是她最了解的,她想樹立每個人都愛的、夢想的「母親」那種精神,結合女人與女神,表現神和人的化身。她畫中的女性是女神,是無畏者,這種美的形式是上帝的賜與,不是人給的。

和宇宙本體精神溝通
呂佳希望,通過東方哲學精神的視窗,找到全世界都能欣賞的方式。她認為,人的本性共性是超越民族的,人對自我的認識非常重要。如果,她只是把她的哲學觀念灌輸給別人,別人可能根本不接受,還會認為那是過時了的。可是,當把人本質中的我找出來,和宇宙的本體精神溝通,說出自己的意圖,再來和別人溝通,就很容易產生共鳴了。
呂佳就是把人類精神的共性部份找出來,以它來和人們溝通。呂佳自謙道,在這方面,她作了點嘗試,也取得一點成績。

真正有生命力、感染力的藝術作品往往是有神氣與靈性的。呂佳的畫不但美,且內涵深厚。當問到她是如何構思這些畫時表示,沒有一張畫是她冥思苦想出來的,那些構圖、色彩都是一種禮物,一種冥冥之中的恩賜。

靈感於夢中打入腦際
從1995年開始,常常在她睡覺時有靈感打到她的腦子裡,那是一種完全有獨立精神、有神氣的神和人的化身。一種力量推動著她,一個接一個地畫,她所能做的就是努力去畫。至於那個力量是誰,她只能說那是宇宙,也許是人們所說的上帝。

到底我是誰?我的定義是什麼?什麼代表我?呂佳還在不斷地探索、了解自我。她認為,生命是一種看不見的動力、一種能量、一股激流在積極地滾動。生命是智慧的載體、奔騰不息的動力。要想獲得生命的真諦,人一定要超越肉體與物質。

近年來呂佳的作品在國際上廣泛受到歡迎,關島機場和聯合國都藏有她的作品。

呂佳作品簡介:
  渾天儀(上圖):這幅作品起源於「莊周夢蝶」。黑色的背景代表宇宙,一個東方女性在打坐冥想,遨遊於宇宙中,讓自己的思想與宇宙合為一體。她前面西方的渾天儀是對宇宙的測量。把兩者結合起來,表達人與宇宙的關係,同時也暗示人對宇宙的理解和對自身理解的局限性。

  只有精神才能跟宇宙真正溝通,儀器是非常局限的,受時間和地域限制。而精神則可以達到完全的溝通與無限的理解。

  頭髮是情緒的潑灑,裙子是這種潑灑的延續。裙子像蝴蝶般散開,飄蕩在宇宙間。東方文化對生命的理解與激情,都體現在靜態中,生命蘊藏在動與靜之間。雖然東方文化是一種靜態文化,但充滿了對生命的激情。整幅畫體現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