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律師高智晟遭判三緩五

?"
大紀元回應中共抓捕高是「斷尾」卻未能「求生」之損招

高智晟全家福

12月15日,聯合國門前集會,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並以實際行動支持高智晟律師。(新紀元)

圖為「人權法律基金會」主任美國人權律師泰瑞.瑪甚(Terri Marsh)8月19日在美國國會山聲援高智晟的集會上演講。(新紀元)

12月17日,加拿大外交部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表示,中共毫無理由秘密審判高智晟。(新紀元)

備受國際間關注的中國知名律師高智晟一案,北京12月22日宣判。高智晟家人委託的律師莫少平介紹,高智晟案件的所有過程都是官方秘密進行,嚴重違反了中國相關法律的規定,是個非法的判決。

根據中共新華社消息,中國著名維權律高智晟在12月22日西方國家聖誕節期間,遭中共秘密判刑三年緩刑五年,被剝奪政治權利一年。
高智晟夫人耿和23日表示,高智晟律師於22日晚間回到北京的家中。他的身體還好,並一再表示「希望你們能理解我」。

同樣也被當局判刑三年的上海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認為:「判三緩五」將意味著高智晟今後在家或坐牢五年甚至更多,或將被迫離開中國。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認為,負責監視和控制高律師以及判刑這樣人的力量在日趨衰減,它沒有五年的蹦頭了。

高案處理 中共公檢法違法

高智晟的哥哥高智義委託的辯護律師莫少平介紹,從今年8月15日高智晟被人秘密綁架至今,所有關於高案的情況均由中共發布,而他作為辯護律師,從未接觸到高智晟,也無法行使律師的任何職責。無論在偵察、檢察院審理,還是在法院審判階段,高智晟案件的所有過程都是官方秘密進行,嚴重違反了中國《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是個非法的判決。  

據莫少平介紹,2006年8月15日,在被數十位國安警察24小時貼身監視跟蹤260天後,高智晟在山東姐姐家被一夥不明身份者強行綁架走。三天後,北京警察承認是他們拘留了高智晟。

其間,高智晟的妻子狄和帶著13歲的女兒和3歲的兒子,繼續被警察監視跟蹤,無法與外界接觸。9月18日,高智晟的哥哥高智義,將律師委託文書轉交到北京律師莫少平手中,委託他為高智晟辯護。

接到委託後,莫少平律師多次向北京市公安局要求會見高智晟,而北京市公安局未遵循《刑事訟訴法》應當回覆的條例,一直都未回覆莫少平。

從11月27號起,莫少平律師數次向北京市檢察院遞交律師委託手續,但檢察院同樣不按照刑法的規定辦事,拒絕回覆。直到12月4日,案件承辦檢察官張榮革說:「案件已在12月1日起訴到了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

12月6日,莫少平向北京市法院遞交相關委託手續,王賀法官回覆說:「高智晟拒絕任何人為他辯護」。然而在12月12日北京第一中級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審判高智晟時,法庭另外指定了兩名辯護律師。

莫少平表示,儘管北京宣稱是「公開」庭審,但事實上卻不允許旁聽,也未通知家屬。法院聲稱的高智晟已「認罪」,外界不得而知。

中國人權律師郭國汀表示,中共以「涉嫌國家機密」為藉口,秘密處置高智晟。哪怕此案真的涉及國家機密,按法律程序也應該通知外界並公開審判,只是在涉及到所謂國家秘密的證據執證時,法庭宣布暫時休庭或叫聽眾出去。法庭只剩下律師,公訴人和法官,由他們對這個證據進行秘密辯論。

中共定罪高智晟的原因

中共新華社在12月22日發布高智晟律師被判刑的消息中提到,高智晟被判刑主要原因,是他「撰寫並在『大紀元』、『看中國』等互聯網站上發表《高智晟三致胡錦濤、溫家寶公開信》、《這個政權從來沒有停止過殺人》等9篇文章……還在其家中等地,先後10次接受境外媒體『自由亞洲』、『希望之聲』等的採訪」,其中有『顛覆國家政權』 的內容。

大紀元新聞集團當天發表聲明,強烈譴責中共因高智晟投稿大紀元定罪。聲明指出,高智晟律師在大紀元上發表的文章主要涉及到中共一直在國際上迴避的最大禁區,即對法輪功的迫害。

大紀元聲明中說,《大紀元》發表《九評》,從本質上揭露了中共的歷史真面目,徹底動搖了中共以暴力和謊言所構架的黑社會邪教本質,引發了正在襲捲中國的三退(退 黨、退團、退隊)浪潮,也引起了中共極大的恐慌。中共一直試圖打擊所有支持《大紀元》的民眾、團體、投稿人。

聲明說, 高律師在給《大紀元》的投稿中,除了批評當局對法輪功的鎮壓,還涉及今年年初曝光的人類歷史上最慘烈、最駭人聽聞的一頁:中共大面積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這個滅絕人性的犯罪行為更是中共最懼怕曝光的真相之一,所以極力掩蓋。

事件公開後,高律師一直不斷的寫文章譴責,公開表示願意加入活體摘取器官真相調查團,受到海內外正義人士的敬佩。活體摘取器官事件在國際上的公開,是對中共非法政權的沉重打擊,成為中共的最怕。高律師被抓之時,正是活體摘取器官調查在國際上取得重大突破的時候。8月15日當天,加拿大獨立調查團在澳洲與跨黨派商議採取行動調查中共罪行。中共抓捕高律師,是為轉移國際視線,卻成為其「斷尾」但未能「求生」的損招,國際上對這個事件的關注和調查的呼聲越來越高。事實上,中共最近被迫承認用死囚犯做器官移植,實則就是承認了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無數的事實表明,在中共的勞教所和監獄裡,法輪功學員一直就是中共任意殘害殺戮的對象。

高智晟三致胡溫公開

2005年10月18日至12月12日兩個月內,高智晟以公開信的方式連續三度致信中國領導人胡錦濤、溫家寶,信中以大量詳實、令人窒息的調查材料指出當局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成為對整個國家和全民族的迫害,並呼籲胡溫儘快制止各地方當局對法輪功學員殘忍的迫害。

第一封信發出當天高智晟就接到威脅電話,要他收回公開信,中共當局在2005年11月4日宣稱停止高智晟的律師事務所營業一年。

2005年11月29日,高智晟成功擺脫了20名名便衣的跟蹤、圍堵,在山東濟南、遼寧大連、阜新、吉林長春等地進行了十多天的新一輪真相調查。

12月12日,高律師以「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為題,第三次公開上書胡溫,「用顫抖著的心和顫抖著的筆記」述著那些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六年來的慘烈境遇。「在這封信裏,我將不會迴避任何我看到的真實存在的問題,那怕這封信的公開之日即是我的入獄之時。」

高律師在2萬多字的第三封公開信中,敘述了近20名法輪功信仰者所遭受的酷刑虐殺以及駭人聽聞的性摧殘。長春王守慧和劉博揚母子2006年10月28日被警察非法抓捕後,兩週之內母子雙雙被折磨死;2002年春當局瘋狂報復長春電視插播時,大學畢業生劉海波被扒光衣服跪著,警察用最長的電棍從肛門一直插進去電到他的五臟,劉當場被電死……

2005年12月13日,高智晟在大紀元網站公開發表了《高智晟退出中國共產黨的書面聲明》,並寫道「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從那以後,24小時跟蹤監視高智晟全家的便衣警察更多了,無論他在北京還是回陝西老家,或者去外地,他都被大批警察跟蹤,就連他13歲的女兒也被警察跟蹤到學校,無法自由活動。

在260多天的監視中,高智晟還幾次被人惡意毆打,三次險些發生「車禍」,但他沒有退縮。2006年2月,他聯合國內維權人士,在全球範圍內發起了「抗暴維權接力絕食活動」,在世界範圍內激起強烈反響,為此,高智晟成為中國維權活動的領軍人物之一,受到國際輿論的普遍關注。

高智晟曲折的人生經歷

高智晟1964年出生在陝北一個農民家庭,在他幼年的時候,父親就在貧病中死去,母親含辛茹苦地把他們7個兄弟姐妹拉拔大。善良的母親是高智晟終生敬仰的人。在自家都揭不開鍋的時候,他母親也不願意讓找上門來的叫花子空手離去。而是跑到自家地裏,掰下幾個還沒有成熟的青苞米,送給他們充飢。母親慷慨、善良、克己助人的品質,從小就為高智晟正直的人品打下了堅實基礎。

1980年,年僅16歲的高智晟帶著弟弟在異鄉的一個小煤礦挖煤為生,弟弟不幸腿被砸傷了,礦主卻將他們轟了出來。一個好心的農民以每天7毛錢的工錢,雇高智晟幹了一個月的農活,讓他養好了弟弟的傷。後來,高智晟離開了那位農民,打算步行300多公里路回家報名參軍,途中,高智晟又累又餓地暈倒在了地上。

一個老漢路過把他喚醒,帶到家裏,做了白麵片給他吃。第二天凌晨,這位一天只掙1塊5毛錢的老漢,叫醒高智晟,並拿出13元錢給他買了回延安的車票,臨走還硬塞給他5元錢。等坐在汽車上,高智晟清醒過來,才想到:「我怎麼連他的姓名都忘了問呢?將來就是想報答他,也找不到他啊!」

1995年高智晟通過了中國律師資格考試,成為一名執業律師。高律師代理的第一個案子就是免費的。他每年代理的案件中有三分之二都不收費,義務為受冤屈的窮苦百姓申冤。

2001年,高智晟被中國司法部表彰為「十大傑出律師」之一,他的感人事跡也多次被媒體報導。

2002年12月13日《北京日報》刊登《良心,使我無法拒絕》,報導高智晟律師為弱者打官司感人故事。其中高律師無償代理的一個案子發生在陝西。一個11歲的小男孩被教室屋頂上掉下來的水泥砸成植物人,男孩家裏很窮,無錢治療,他只能整天躺在床上,瘦得不成形。

孩子的父親輾轉找到北京晟智律師事務所後,一進門便蹲在地上痛哭失聲。面對這樣的情形,高律師說自己沒法拒絕。他說:「孩子的父親在找到我之前希望是沒有破滅的,我不能把他推向絕望……如果我有能力幫別人而不幫,找拖詞將當事人拒之門外,我的良心會不安。因為我也深深體會過一個弱者的艱難,更知道一個陷入困境的人渴望看到希望時那種特別複雜的心情。」

報導中引述高智晟的話說:「生活中最不能缺少的就是良心和真情,作為律師更應當如此。我至今不能忘記那位農民對我的幫助,不能忘記所有在我困難時伸過來幫助我的手。我只有用自己的誠實勞動來報答這些人,用儘可能多的去幫助他人的方式以使作為律師的我不至遠離正義與善良,避免使自己變得麻木起來。我常常這樣提醒自己。」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