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舞之韻 訪新唐人領銜舞者任蜜兒

看過今年紐約百老匯「新唐人聖誕晚會」的觀眾,對 《頂碗舞》、《飛天》、《鼓韻》、《造像》等舞蹈中領銜舞者——任蜜兒柔美輕盈的舞姿、古典的外形與氣質都留有深刻印象。能在舞台上如意地曲、仰、俯、翻、捲,把中國古典舞蹈的形與意、含蓄深沈的內涵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緣於任蜜兒十幾年深厚的舞蹈功底,以及充實與純淨的內心世界。

舞蹈界的佼佼者
任蜜兒6歲開始接受藝術體操訓練,90年獲遼寧省藝術體操比賽少年組第二名、全國比賽第四名;93年獲全運會少年組體操全能第五名。9歲時,她被選入遼寧省藝術體操隊重點培養。

任蜜兒12歲進入瀋陽音樂學院學習舞蹈專業,練就了極好的柔韌性和藝術體操功底,因此跳起中國古典舞來如魚得水。她於1997年在遼寧省「桃李盃」以《白蛇傳》獨舞獲少年組第一名;2000年在表現少女風情的《如絲的歌》中領舞,並在中國文化部舉辦的大型比賽「人口文華獎」中獲三等獎;多次參加中央及省市電視台舉辦的大型歌舞晚會,擔任領舞及獨舞。
來到美國後,任蜜兒在演出之餘,同時教授學生。她的學生演出的舞蹈,在2004年加州舉行的Showstopper舞蹈比賽中獲得冠軍,她本人也在該比賽中贏得導師組的總冠軍。

鍾情古典 形神合一
為新唐人晚會「再現神話、締造傳說」的理念吸引,任蜜兒於2005年加入新唐人藝術中心,擔任專業舞者、編舞與教師,她在2006年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和聖誕晚會上精湛的表演獲得了觀眾廣泛的讚賞。

在談到自己的舞蹈生涯時,任蜜兒說她雖然熱愛中國古典舞,可是以前在國內跳舞時,也只是懂得如何運用肢體去表現,技巧雖好,卻抓不到舞蹈的感覺,這樣的舞蹈雖然在表面技巧上令人目眩,但卻沒有什麼內涵。她曾一度為此苦惱,四處求師想要突破這種瓶頸狀態。
參加2006年新唐人新年晚會演出時,通過與不同資深背景的專業人士合作,並從神傳文化的內涵上充實自己,任蜜兒覺得自己思想上成熟了很多,對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以及如何體現古典舞蹈的韻律都有了更深層的理解。她說:「中國古典舞揉合了中國武術、戲曲和中國傳統審美觀,就像詩畫一樣,不僅講形像,更重神似,是既無形又有形的。形是外在動作姿態,神是神韻和內涵。一個好的演員,需要方方面面都跟上,而不僅僅是外在的表演,平時要保持一種好的心態。這樣在表演時,演員由內而外所散發出的那種內淨、飄逸、優雅的神韻才是打動觀眾的關鍵。」

任蜜兒體會到,當內在心境和要表現的舞蹈意境能溝通、共鳴時,肢體的運用也更加如意,能隨著心意表達,加上技巧後,就能較好地表達舞蹈的內涵。舞蹈藝術無止境,到了一定層次,完全就是一種境界的追求了,反映了創作者和舞者的精神世界,是他們內心世界的外在表現。

藝術的最高境界——無我
回首自己藝術的成長歷程,任蜜兒說:「以前跳舞時,非常執著於自我,反而舞蹈效果不好。現在經過自身的修煉與境界的昇華,做到了放下自我,心中想著觀眾,在參加新唐人晚會演出時,能夠完全溶於音樂所傳達的那種藝術境界之中,內心有一種純淨、美好、神聖的感覺,終於體會到了人們常說的那種舞蹈的韻律與靈魂,結果觀眾反應非常好。」
談到晚會節目的創編時,任蜜兒很有感觸地說,節目的成功體現了集體的智慧和力量,這與以前在國內時,演藝界的同行之間彼此相互保留、競爭,追求個人主義完全不同。在新唐人,為了共同的願望,大家互相包容、幫助,個人的力量得到充份的發揮。

看了任蜜兒創編、表演的舞蹈,觀眾的反應是不僅形式新穎,而且富有獨特的韻味及內涵。據任蜜兒透露,2007年新唐人新年晚會將有新的舞蹈上演,她創編的舞蹈將著重於,通過舞者內心的純淨與美好表現舞蹈的內涵,而不是像現代舞主要以肢體扭動表現人物內心情感,希望帶給觀眾純美、純正、純善的意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