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非法審訊——初步篇

?"
酷刑「老虎凳」:腳下被墊磚多塊翹起,然後膝蓋被用木棍或繩子向下狠壓。圖為畫家王志平的作品〈酷刑系列──老虎凳〉。(傳統藝術中心)

非法審訊——初步篇

文 ◎ 祝群群

在2009年10月15日下午一點多鐘,在江蘇省鹽城市青年苑小區的,我租的辦公用房裡面,鹽城市黃河派出所的幾個惡警利用小區的保安,將我的門敲開,然後說他們是警察,要求我出示身分證,我拿出身分證,他們看了之後,就一擁而上的要綁架我。

這時,把我門敲開的小區保安人員就阻止他們說:「我和人家熟悉,人家明明是一個好人,你們騙我敲開人家的門,平白無故地抓人家,我怎麼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啊?」他們一把推開保安。罵了保安一通,然後把我綁架上警車,送到了鹽城市黃海派出所。整個過程什麼手續都沒有,連警察身分證明都沒有出示,完全是非法行為,土匪行徑。

同時也將我的生意上的合作夥伴也帶去問話。也是非法行為,沒有任何手續,然後在幾個小時之後放出來了。將我從辦公地點帶走之後,鹽城市亭湖區國保大隊,由哈愛華(鹽城市亭湖區國保大隊副隊長)帶了另外一隊人馬,去抄家,並且將我生意合作夥伴的私人筆記本電腦沒收了,我生意夥伴持續向哈愛華要電腦,整整要了十幾次,他就是不還,還欺騙我生意夥伴。後來我聽說哈愛華遭受報應了,身體非常差,吃藥都沒有用。社會上傳言:「哈巴狗這下子哈巴了。」

到了黃海派出所之後,文峰派出所的李壽明惡警察很興奮的打電話報告他們上級說:「祝群群已經抓到了。這下用不著到處貼通緝令了。」然後強行讓我交代所謂的「罪行」,我堅決拒絕了,他們非常氣憤,扔下一張紙和筆叫我寫,於是我提起筆寫出來了:「法輪大法好!」

他們看到這個情況之後暴跳如雷,就把我一個人關到一個屋子裡面,讓我冷靜冷靜。大概一個多小時後,又把我綁架上警車送到了鹽城市文峰派出所,因為我在警車上面不停地勸說幾個警察退黨,所以到了文峰派出所之後,一下子就被綁架在老虎凳上面。同時來了另外的三個人來審訊我,其中一個年紀比較大,個頭不高,皮膚暗黑色的,給人有點猥瑣的感覺,可是邪惡氣焰非常囂張,不停地拍桌子,要我交代「罪行」。

我就說:「老人家,你犯得著嗎?下了崗找不到工作,哪怕去撿破爛賣錢,也比幹這種迫害法輪功的工作強一百倍啊!迫害法輪功學員這個事情太缺德了啊!你難道不知道這件事情嗎?另外,你也用不著在其他正規警察面前這樣去表現,哪怕對法輪功學員好一些,也不會丟掉飯碗的。再說這個工作賺錢也不多啊!你做點好事積積德吧!」

我剛剛說完,他氣得哇哇大叫,同時站起來,拿起一根皮帶就衝了過來,這時其他兩個警察就在旁邊偷偷地抿著嘴笑,他衝到我面前,要用皮帶抽我的臉,我說:「我今天第一次來這裡,我都注意到你們上面有個攝像頭,你難道不知道嗎?」聽了我的話之後,他舉著皮帶,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臉都氣歪了,話都說不出來了,最後用皮帶輕輕地敲了我的頭幾次。過了一會兒才大聲說:「跟你這種人沒有話說!你們要好好教訓教訓這個傢伙!」然後,扔下皮帶,氣呼呼地走了。

他走了之後,另外的兩個警察就問我:「你知道他是誰嗎?」我說:「難道不是下崗工人,沒有工作來做聯防隊員的嗎?」他們說:「他是我們亭湖公安局王傑副局長。專門分管法輪功的,也是亭湖區『610』的一把手。」說完後,大家都笑起來了。

因為一開始就無意之中把王傑給氣走了,後來他再也沒有長時間的直接審訊我,但是卻是背後策畫迫害我的主要負責人之一。

很快警察繼續非法審訊我,對我進行刑訊逼供,不讓我睡覺,衝著我說:「你們這些法輪功,成天不幹正事,害得我們很辛苦。」我說:「你們說反了吧,法輪功沒有任何錯誤,要不是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哪裡有你們現在的飯碗?真是顛倒黑白啊!」他們聽了之後無語。沒到一分鐘時間衝過來一個人(後來才知道,他也是鹽城市的『610』工作人員。在另外房間觀察錄音和錄像的),他大聲說:「是你們法輪功鬧得共產黨不安生……」

我說:「哪裡啊,明明是江澤民一個人在折騰,折騰得全國各地怨聲載道的。法輪功怎麼樣,你們打交道十年時間了難道不知道嗎?人不能連良心都沒有了,不能睜眼說瞎話啊?」他聽了之後也無語,最後對那兩個警察說:「這傢伙嘴硬,好好收拾他!」然後轉身就走了。

他們刑訊逼供我到16日下午的時候,商量說:「這個祝群群很難從他嘴中弄出口供,看來要換方法換地方了。」他們覺得短時間沒有辦法了,於是用警車將我轉到鹽城市康達賓館(洗腦班)。現在改名叫康健賓館。◇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