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優遊竹林四十載 林根在編織人間情味

?"
林根在認為竹編紋路千變萬化。

「竹篾編法萬百種,什麼部位用什麼編法,隨心而變,一輩子也學不完。」四十幾年優遊竹編藝術廣闊的世界中,一片片竹篾經過林根在的手指有了生機,有意無意間,他也編織著人間情味。

文、攝影 _ 王金丁

竹編藝術廣闊的世界

臺灣竹編藝術家林根在的〈玉花盤〉竹編,於2002年入選第二屆國家工藝獎。〈玉花盤〉圓形花盤,口大底小,弧線從盤口向盤底縮小,織紋層層變化,紋間飾以編花,益顯花盤的細緻高雅。盤裡,圈圈竹篾箍著三朵內涵的六角星型,交織著金、黃、藍、綠等顏色,花盤整體圓潤均衡,煥發出琥珀的莊嚴與輝煌。問林根在如何編織這個〈玉花盤〉,他回答得像竹子一樣直白:「就是織紋要有變化。」林根在指著花盤上竹篾的紋路說:「竹篾編法萬百種,什麼部位用什麼編法,隨心而變,一輩子也學不完。」原來竹編藝術有它廣闊的世界。


〈玉花盤〉紋路幻化色澤多彩。


花盤圓潤均衡,煥發出琥珀的輝煌。

林根在捉了兩隻竹蝦放在桌上,說這是最簡單的編織法了。兩隻竹蝦蹲踞在桌上,張開觸鬚對峙著,一隻躬著蝦身,眼睛虎視對方;另一隻翹起尾巴,幾根觸鬚上捲,全身戒備。兩隻竹蝦都伸長前腳,激起了戰鬥的氣氛。問他這兩隻神態賁張的竹蝦如何編織的,近70歲的林根在卻拿起另一隻駝背的竹蝦,天真的說:「蝦子其實沒有翹這樣的,這隻蝦是自創的,就是要有創意。」


活跳跳的竹蝦。

編織的功力 細膩的心思

四十多年前,林根在就是從編竹蝦學起的,他笑著說:「我七、八歲時,有個鄰居長輩做了一隻竹蝦給我玩,我非常喜歡,也跟著做,但是做出來的竹蝦很醜,卻引起了我對竹編的興趣。」23歲當兵回來後,林根在到臺北找工作,在一個織布工廠只作了七個月,回來故鄉後,就走上了一生竹編創作的路。林根在回憶說:「小時候二哥到溪裡抓蝦子,我也跟著去。我喜歡看蝦子在水裡游泳,那時,蝦子已在我心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剛開始學竹編,就是從蝦子編起,後來編金魚、龍蝦、鱉,也編毛蟹。林根在說,編竹篾一定要有耐心,越難做他越想做好,常常半夜裡想到新的編法就起來做:「剛開始學,常做錯,會很苦,要經過一段時間的磨鍊。有一次,為了編金魚,我特地騎腳踏車跑到外地,看金魚在魚缸裡擺動的姿勢。」林根在學竹編沒有拜師,靠自己用心觀察、耐心編織,這樣走過了半年的摸索期。


兩竹編金魚可見編織的功力及細膩的心思。

幾年前,林根在編了兩隻大金魚,用染了褐、白色的大竹片,層層相間的編出魚頭,下巴、眼上鑲了白紋,張著大大的嘴巴,嘴上還翹起幾根鬚毛,魚身以黃白竹片串編,可以想到是片片魚鱗。一隻魚以粗竹枝編上細篾,大剌剌的伸展著尾巴,另一隻則順著水流,秀氣的甩著尾巴,旁邊還有三隻蝦子挺著蝦身在水裡穿梭,看起來,就是在魚缸裡游水的金魚。兩隻竹編金魚,處處可見林根在編織的功力及細膩的心思。

悠悠山中尋訪竹林

鹿谷,一個美麗的名字,臺灣中部南投縣的小山村。鹿谷連接竹山一帶的山坡種植了綿密的麻竹林。林根在的磚木屋座落在鹿谷山腰,左邊一間敞房,置放著竹編材料的綠色竹枝,中間是客廳兼竹編工作室,右邊一間較為寬敞,兩壁陳列著竹編作品,就是展覽室了。室內,三隻跟人體一般大的昆蟲盤據著大半空間,一隻是蝴蝶,一隻是蜻蜓,還有一隻蝸牛的觸角正刺探著,長長的伸向空中,都是用了帶篾青的竹片編紮的。走到屋外,曬場上一片片染了顏色的竹篾晾在陽光下。


煮染後的竹篾還須日曬。

林根在翻動著煮染過的竹篾說:「去掉篾青的竹片較容易煮,帶著篾青煮較費時,但煮出來的竹篾能持久、有耐勁。同樣的染料煮出來的竹片色澤不一定一樣,要什麼顏色得靠經驗去拿捏。」他拿起一片竹篾說:「竹片乾了,編出來的藝品竹片才不會有間隙。」

林根在常帶著鋸子到鹿谷的竹林裡尋找竹子,他認為做竹編要先學會選竹材、劈竹篾。他望著屋後山坡上一片竹林說:「鹿谷、竹山一帶出產麻竹,竹編藝術品用的就是麻竹。竹子不能太熟也不能太嫩,太熟容易破裂。最好是斜竹,就是斜斜彎下來的竹子,斜竹較軟絲,較好劈,最重要的是不能受傷。就是要看作品選竹材,比如我要做籃子,要找適合做籃子的竹材,做竹蝦要選軟絲的竹篾,假如有編花的,做八字花還是簡單的花,還要選一樣大的竹片。竹子能不能用,一看就知道。」


細編篾絲樣本。


各式各樣編織法,編織過程可見創作智慧。

林根在喜歡創作新的竹編紋路,他說:「竹篾有大片小片、大條小條,也有圓的,要巧妙運用。一件東西都做一樣大,那就不漂亮,大型作品用小片竹就不好看,小品也不能用太大的竹片,要有變化也要能搭配。當然,如何取大小竹片還要看竹材的質地。」

林根在又說了一個竹編的巧妙,「竹片太厚會折不過去,硬折竹片會斷掉,假如把竹子剖成兩片疊在一起,竹片變柔軟了,就可以折了,而且又有保護作用,當然剖成薄片也是功夫。」

〈篾絲密編水族類〉
竹編人生里程碑


獲獎的千禧龍活龍活現。

林根在一生與竹子為伍,創作了許多竹編作品,從魚蝦禽蟲到鷹龜龍鳳、從生活器皿到古具珍飾,琳瑯滿目。如魚蝦、蝴蝶、花瓶、花盤、燈籠、魚籠、臺燈、女帽、雨傘、冠鷹、手提籃、腰寶盒、大小茶壺茶杯等,多為民間所喜愛。他的作品曾經在1982年,提供給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辦的「八項歷史文物藝術展覽」展出。1999年,其〈竹細編茶壺組〉、〈腰寶盒〉兩件作品獲邀至德國、法國展覽。〈茶盤組〉、〈龍魚組〉、〈千禧龍〉竹編,曾獲臺中縣豐原文化中心頒獎。更於2000年以〈珠寶盒組〉竹編,獲得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舉辦的第三屆傳統工藝獎三等獎。另外,作品〈竹編藝術燈〉、〈竹編玉花盤〉分別於2001年、2002年,入選第一、二屆國家工藝獎。多年來,林根在獲邀在逢甲大學及各級學校教授竹編工藝,1985年得到了臺灣省政府教育廳長林清江頒狀致謝。


竹編藝術燈古樸莊重。

林根在說,大型的竹編不好做,細小的更不好做,他卻喜歡做細小的作品,喜歡創新。最近,用了約半年的時間完成了〈篾絲密編水族類〉竹編。整個竹編作品能放進手掌裡,細細的看,圓筺裡的蝦子、毛蟹、烏龜、竹簍只有米粒的幾倍大,兩隻小魚兒更接近米粒大小。林根在說:「編細竹要很專心,要用刀片剖竹篾,用細針挑竹片,做20分鐘就要休息,活動活動再做。細編有要領,須要功夫。陰天較潮、光線不足就不能做了,所以很費時間。」


〈篾絲密編水族類〉是林根在竹編里程碑。

〈篾絲密編水族類〉竹編作品對林根在來說,是他竹編人生的重要里程碑,別人想收藏,他也捨不得割愛。他說以後可能不做這麼細微的作品了,因為非常傷眼力。現在,卻又有新的作品在他腦海形成了。

創造竹篾新生機 編織人間情味

這一天,林根在高興的拿出一隻未完成的竹老鼠,老鼠嘴巴已經編好了,尾巴也調皮的翹起來,看來已開始了〈十二生肖〉竹編的創作。他把玩著老鼠,如數家珍的說:「十二隻編法都不一樣,老鼠到了晚上腳爪會伸出來,手拿著旗子,編成正在跑的姿勢。牛,讓牧童牽著或躺在牛背上都可以;虎要做凶猛點,嘴巴張開;兔子應該斯文一點;馬是活跳跳的;龍一定要捲來捲去;蛇就要簡單點,蛇身不能翹起來,要歪一邊;羊不能太野,要溫馴一點;猴子,讓牠坐在石頭上;雞,做一公一母也可以;豬是我常做的動物了。」


竹編大冠鷹來勢洶洶。

桌上一旁的大冠鷹,正展翅撲面而來,編紋規則有序,清晰親切。林根在回憶起剛學竹編不久的一個中午,一位買賣古錢幣的老人經過家門口,就請他進來吃飯。林根在笑著說:「他抓起我的手看,說我有一手功夫,大概是說編竹子吧。」

林根在優遊山中,尋訪竹林四十幾年,一片片竹篾經過他的手指有了生機,有意無意間,他也編織著人間情味。◇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