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陽陽的故事續篇 陳陽暮月:傳統文化讓我們更快樂

?"
曾獲全英國初中畢業考試10個A+、1個A的頂尖3%的優秀成績,陳陽暮月如今已是神韻藝術團主要舞蹈演員之一。(攝影/戴兵)

七年前,陽陽在全英國初中畢業考試中獲得了10個A+、1個A的頂尖3%的優秀成績,隔年幸運考上紐約飛天藝術學校,如今他已是美國神韻世界藝術團的主要男舞蹈演員了。一個在西方社會長大的青年,如何學會欣賞和實踐中華傳統文化?

文 _ 王淨文
圖 _ 陳陽暮月提供

陳陽暮月的小名叫陽陽,英文名叫Ben Chen。1991年他出生在北京,2007年來英國六年後,他在全英國初中畢業考試中獲得了10個A+、1個A的頂尖3%的優秀成績。為此本刊曾採訪了他,發現他是因為修煉而開慧開智,不但功課好,而且音樂、品行都非常優秀。(詳見《新紀元》周刊第36期文章〈陽陽的故事〉http://www.epochweekly.com/gb/038/3657p.htm)

轉眼七年過去了,再次見到他時,他已是美國神韻世界藝術團的主要男舞蹈演員之一了。2014年5月8日,在神韻歐洲巡演途中,記者再次請他和讀者分享他的成長歷程。前一天晚上,記者在捷克布爾諾劇院觀看了他主演的蒙古筷子舞和黃河岸邊的扭秧歌等精彩舞蹈。

「2008年,在第二年觀看神韻演出後,我就渴望能加入這個世界頂級的藝術團。非常幸運,報考後我被錄取了。於是我離開倫敦的高中,來到了紐約飛天藝術學校。」

在神韻官方網站中,他在一篇博客裡回憶了觀看神韻的感受,以及他加入神韻藝術團的原因。「在我加入神韻前觀看的最後一場神韻秀,買的是張普通座位的票,但當最後一支舞大幕升起時,劇場好像變成了3D影院,環繞的立體聲音同時在振動。

看到舞臺上巨大的戰鼓與戰陣布列所呈現出蔚為壯觀的景象,我被四面八方湧來的鼓聲所淹沒。從舞臺輻射過來強大的能量,我已不只是心靈在震撼,連身體都在震動。……那鼓聲把時空帶回到黃帝時代,通向神傳文化的源頭,也讓我想起了真正的自己。

在那一刻,我心中升起一種無法用言語表述的感受,那是一種鼓的力量,一種傳統文化終將取勝的信念。在那一刻,我了解到作為一名中國人的含義。一個月後我考進了神韻藝術團。餘下的就是歷史了。」

難以忘懷的開胯歷程

初學舞蹈,那是段怎樣的歷史呢?在布爾諾一家酒店的餐廳裡,陳陽暮月回憶了當初的歲月:「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我剛到飛天頭兩個月的每一天,那60多天裡的每一個細節我都終生難忘。要學舞蹈,第一步就是開胯、練軟功,也就是把兩腿分開,直到兩腿成一字形地完全展開。

每天早上一醒來我就在想,今天晚上要壓腿了……一想起那種撕心裂肺的劇痛,我的心就在顫抖,但我明白我沒有退路,要想在神韻跳舞,就必須過這一關。於是每天晚上七點半,我都是咬著牙來到練功房的。

我疼是因為我的筋骨太硬,有的人一學一練就會,很容易,而我就得把我僵化的肌肉和筋骨拉開。今天一拳三指,十分鐘,明天還得開到這個程度,後天再往下壓,一拳兩指……每天我都疼得汗流浹背,汗水和淚水交織在一起……當我走過那一關後,現在再壓腿,雖然也有點疼,但是那種舒展後的疼,感覺很舒服,撐開了。」

中國有句古話:「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舞蹈演員的苦是眾所周知的。神韻在全球巡迴演出,所到之處無不受到各界精英的讚嘆,很多世界頂級舞蹈藝術家都驚歎於神韻演員們精湛高超的舞蹈功底,都從心底裡佩服仰慕他們的高超技能,這背景的訓練艱辛也是超出人們想像的。


「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神韻演員們精湛高超的舞蹈功底,其訓練艱辛超出人們想像。圖為陳陽暮月在海邊遊玩時一展身手。(新紀元)

「練舞要吃苦,但回想過去這些年,我感覺很幸福很快樂。每天都有新的事物發生,甚至一些細小的事都會讓我覺得高興。比如每天練舞後,很累、很渴,喝一瓶自己喜歡的飲料,那種感覺真是非常美妙,這是平時不渴不累時無法體會的。在繁忙的學習演出空隙,我們吃吃烤肉、上街逛逛玩玩,都感受到以前沒有過的放鬆和享受。就像古人所說,吃過苦後才能體會什麼是甜。」

中國古典舞融合了多種藝術

在一般人眼裡,傳統藝術和現代藝術是截然不同的東西,而神韻要在現代化的今日社會裡,在全世界範圍內弘揚中華傳統文化,這裡面的矛盾衝突會很多。作為一個在西方社會長大的青年,他是如何學會欣賞和實踐中華傳統文化的呢?傳統的理念是如何融合在現代生活中呢?陳陽暮月用他在飛天藝術學院學習的過程,娓娓道出了他的轉變過程。

「我們在飛天藝術學院的課程很廣,一學期要學10多門課,除了美國普通高中必須要學的英文、數學等課程外,中國古典舞是主課。為了學好中國古典舞,我們還要學習中國歷史,世界文明史、古代文學、古典藝術等,我們學的是中國古文,直接用古文看書,目的就是培養古典氣質。


陳陽暮月於飛天藝術學院的書法課作品。(新紀元)

比如我們學書法,先從筆畫練起,一橫一豎一撇一捺,整張紙都是練相同的東西。如這一橫,如何讓自己的心靜下來,左邊如何提筆,右邊如何收筆,寫的過程中如何調整呼吸、調正心志。我慢慢體會到,寫書法過程中的呼吸起伏,和我們舞蹈中學練的身韻組合是一樣的,都是有起有伏,一氣呵成。假如我在寫字時換氣了,能量斷了,老師就能看出來;懂行的人就會看出我的動作不連貫了,觀眾也會感覺出來。」

傳統藝術是無法替代的

「我們也學畫畫。現代美術說畫畫不用把東西畫得像,因為你畫得再像也不如照相機,要畫出自己的感受,於是什麼閉著眼睛瞎畫一通,什麼印象派都出來了。前不久我們參觀了盧浮宮,那些頂棚的壁畫都是文藝復興時期的傳統畫法,但給人的感覺很美。

比如畫面上有十個人,這十個人的表情動作都是他們最精彩的一瞬間,現實生活中是不存在十個人同時表現出其最精彩的瞬間,這是攝影做不到的,而畫畫就能把各自最精彩的瞬間彙集在一起。

再比如攝影,以前我喜歡拿著相機到處照,現在才明白,照之前我得構思,為什麼要照這一張,主題是什麼,應該如何構圖才能平衡左右,烘托主題。我們學習書法畫畫,都是為了陶冶性情。藝術是相通的,這些薰陶都會體現在我們的舞蹈動作中,表現出中華傳統特有的韻味。有些不喜歡古典芭蕾舞的觀眾,看了神韻他都會喜歡,因為這裡面包含了普世的美,融合了多種藝術形式。」

把最美的奉獻給觀眾

記者在採訪觀眾時,發現很多觀眾都喜歡陳陽暮月跳的筷子舞。作為演員,他是怎麼表演的呢?為何人們會喜歡這個節目呢?

「我想觀眾可能是喜歡那種筷子發出的明快節奏,以及伴隨歡樂節奏的舞蹈動作,還有就是那種在醉意的狀態下跳舞的特殊感受。在芭蕾舞中就很少有跳醉舞的。中國舞有很強的表現力,無論是高興、悲傷、喜、怒、哀、樂,還有瘋、癲、痴、醉意等,按照人物性格與故事情節,都可以表現出來。

在跳筷子舞時,我就感覺我是個住在蒙古包的小夥子,看到遠方的客人來了,非常高興,好,喝杯酒,我來給你們跳一支舞!我感覺自己在把心裡的快樂掏出來獻給觀眾。昨晚是我們在捷克的最後一場演出,捷克觀眾非常熱情,大家也跳得很投入,跳得非常開心,就是想把最美好的東西奉獻給他人。

跳舞就是用肢體語言來傳遞資訊,中國舞講究身韻,光動作會了,還只是第一步,還要表現其內在的韻味。記得我剛學筷子舞時,讓我這樣一個從沒喝過酒的人學跳醉舞,有點難。開始我努力記住老師教的動作以及動作的路線,老師說我沒跳錯,但我沒跳出內涵。慢慢地我體會到要用內心帶動肢體,用思想帶動肢體,不但要表現醉態下的放鬆,還要醉得美。

神韻雖然表現的是中國傳統文化,其實也是世界文化,地球上每個人都能從各自生活環境中,與中華傳統文化產生共鳴。比如我們在歐洲演出,不同國家的觀眾對神韻的感受都帶有他們各國的特徵,每個人都能感受到神傳文化的美好,這是我在歐洲巡演感受很深的地方。」


陳陽暮月2009年參加第三屆新唐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男子少年組,表演自選舞蹈《弦韻》。(攝影/戴兵)

傳統文化帶來的快樂

在採訪的最後,記者請陳陽暮月概述一下他通過學習中國古典舞、學習中華傳統文化,對他日常生活、對他的世界觀帶來了什麼變化。他想了想說:「復興傳統文化,並不是復古,不是讓我們穿古人的衣服,或像古人那樣生活,而是回歸人類傳統的價值觀。比如我們中國人講孝道。演出結束後我們會放兩周假,我和朋友們相約去加勒比海遊玩,但我也會先回家一周,看看父母,盡盡孝道,然後再去玩。


陳陽暮月認為未來人類都會學中華傳統文化,都會從中受益。(新紀元)

我記得世界各地都有很多觀眾評價說,中華傳統文化展現了人性的光芒,表現了普世價值,是未來人類應該走的路。我也覺得未來人類都會學中華傳統文化,都會從中受益。

我以前高中的朋友們,現在很多大學畢業了,有的在德國讀博士,覺得讀博士很難;有的工作了,想買房子又沒錢,很苦悶。他們都活得很累。這讓我想起《洪吟》中一首詩:「世間人都迷,執著名與利,古人誠而善,心靜福壽齊。」我想傳統文化帶給我的,就是那種誠實、善良、心靜的美好狀態,我能學跳中國古典舞,能為弘揚中華文化盡一份力,我就感到非常幸福,我每天都覺得過得有意義,很充實。今天我接受採訪,也是想把這種幸福分享給大家,分享給每個人。謝謝您!」◇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