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韓不斷核武挑釁,使得中美雙方有了更多的共同立場。圖為2016年1月27日,美國國務卿克里就北韓核武問題與習近平晤談。(Getty Images)

北韓近期一再進行核試驗及發射遠程火箭。

核武器和長程運載武器,等於是給不穩定的北韓問題增加了一個乘數效應, 使得周邊大國不得不安靜下來認真考慮解決方案, 中美雙方在此問題有了更多的共同立場,北韓的結局舉世關注。

文 _ 季達

北韓問題叨擾周邊國家為時久矣。本來,對於各大國來說只是一個癬疥之疾,但因為有了核武器和長程運載工具,再加上該國領導人古怪性情及放任不羈,北韓問題於是成為東亞地區或者是亞太地區的一大隱憂。

上世紀80年代,美國CIA對全球衝突熱點一一盤點,列出了六大最容易出問題的地方。分別是朝鮮半島、南中國海、印巴、中東和以色列、南斯拉夫。其中三個和中國有相對直接的關係,而北韓問題首當其衝。

北韓問題上中美的優先考量


從地緣政治的角度考慮,中國對北韓問題的立場,按照重要程度應該是這樣的:

1. 維持朝鮮半島南北分治狀況,使之成為中美勢力之間的緩衝區;2. 朝鮮半島無核化;3. 維持北韓與韓國、日本和美國的敵對姿態;4. 維持北韓對中國政治上和經濟上的依賴,使中國對北韓國內和外交政策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中國希望維持北韓對中國政治上和經濟上的依賴,從而借助北韓問題和國際社會討價還價。圖為2月9日中朝邊界丹東鴨綠江大橋。(AFP)

美國也有其立場:

1. 北韓不能擁有核武和長程導彈技術;2. 維持美日韓軍事同盟關係(因此北韓武力威脅不能完全消失);3. 避免因為第二次韓戰爆發而再次捲入和中國和俄羅斯的直接軍事衝突。

由此出發,最近十幾二十年來圍繞北韓問題,中國和美國的爭鬥就可以很容易理解了。雙方都不希望北韓有核武,但中國不願施加壓力而導致北韓政府解體。所以中國採取縮小援助力度,但又不完全反對的姿態,從而借助北韓問題和國際社會討價還價。顯然,根據中國的情報,北韓的核武器尚未成為氣候。

中美共同點驟然突顯

然而最近的發展,使得中美雙方有了更多的共同立場。

第一,雙方都不希望朝鮮統一。對美國來說,北韓如果消失,半島上形成一個統一的大韓民國,則與韓國的軍事同盟關係可能隨之減弱。而對中國來說,緩衝地帶的消失,可能立即面臨著與美國勢力直接接壤的局面。

第二,雙方都不希望北韓擁有核武和運載武器。對美國來說,北韓的核武對美國直接威脅之外,也存在核擴散的問題。比如巴基斯坦核武器,就是北韓的技術。多一個國家擁有核武,這個世界就多一分危險。尤其是當擁有核武的國家政局並不穩固的時候,這種危險就更為嚴重。

而對中國來說,北韓核武器對中國的威脅大得多。北韓的原子彈,投放到美國很難,投放到中國卻很容易。北韓藏原子彈的地點距離中國只有一百多公里,距離中國東北大城市只有兩百到五百公里,而距離北京不到一千公里。

<
2016年2月7日北韓早上發射長程火箭,韓國國防部公布軍方傍晚發現的據信是火箭整流罩脫落部件碎片。(AFP)

北韓領導人怪異的性格,恐怕會使中國政府更加憂心重重。這位三十多歲的領導人,不僅上臺之後殺掉了多位助手,換掉了大部分軍事將領,而且在外交上咄咄逼人。北韓內部政務方面非常糟糕,民不聊生。政局生變的可能性日益增加。而一旦北韓政局真有變化,如有統一的接班人控制全域還好,若出現割據而各不相讓,則北韓擁有的核武,將成為中國的心腹大患。

顯然,北韓屢屢試爆核武,以及北韓領導人的不穩定,使得中國地緣政治考量中的第二位重要性突然大幅上升,壓倒了其他原則考量的重要性,甚至超越了第一位。

因此,中國和美國上星期達成默契,將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採取統一行動對北韓施加更大壓力,其實也就毫不令人意外。

可能出現中國操縱的奪嫡戰

核武器和長程運載武器,等於是給不穩定的北韓問題增加了一個乘數效應,使得周邊大國不得不安靜下來認真考慮解決方案。

實際上,從軍事、經濟和政治實力上看,美韓聯手解決這個問題並不十分困難。如果北韓真的發動戰爭,則美韓只要通過精密情報運作,首先一舉摧毀北韓的核武或者發射設施,然後傳統軍事作戰幾乎不會有太多懸念。但此後,韓國勢必統一北韓,實現李承晚當年夢寐以求死不瞑目的夢想。這是第一個可能性。

第二個可能性,是由中美聯手解決問題。中國和美國情報合作,在解決掉核武之後,利用北韓軍隊內部的不同派別,硬推金正日長子金正男上位。使得北韓變成一個更類似中國大陸的後專制國家。

第二種可能性顯然更高,請參考中美雙方北韓問題的幾個原則。顯然,解決北韓的核武,而又保持了朝鮮半島的分裂,對中美都有明顯的好處。

實際上,中美軍方有討論和默契。來自華盛頓的傳言說,雙方承諾,一旦北韓出現混亂,將由中國軍方控制北韓的核武器,美方會提供情報幫助。

而金正男,實際上被控制在中國情報機構手中。過去幾年,中國情報部門不斷放出各種消息,但其實他一直居住在中國大陸。


過去幾年,金正男實際上被控制在中國情報機構手中。圖為2007年2月11日金正男抵達北京機場。(AFP)

對於金正恩來說,真正的威脅來自內部,尤其是來自他自己的哥哥金正男。這樣的故事,在中國兩三千年的歷史中不斷上演。太子或世子被奪嫡,然後流亡他國,最後趁亂回國重掌朝政,史書上不絕於冊。而生活在21世紀的現代人,或許真有機會看到一場古老的政治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