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中的凝聚力——法輪功學員堅持信仰的力量源泉 (第473期2016/03/31)

?"
(大紀元)

文 _ 李一然

過去的二十多年中,人們注意到這個群體,他們來自社會各階層、各國家、各年齡,經歷了太多的榮辱、毀譽、甚至殘酷的迫害,尤其在中國大陸,在強權、高壓、威脅和恐懼下,他們依然堅守自己的信仰,不離不棄,體現出令人驚歎的凝聚力。他們就是法輪功修煉者。人們開始關注一個問題:這些人堅守信仰的力量源泉是什麼?

修習者的理性選擇

對法輪功修煉人群的研討,最簡單有效的方法有兩個:一是觀察和訪問;二是對法輪功創始人和修煉人所著的文獻進行研讀,這也是當今對社會群體研究的基本方法。但需要摒棄中共刻意的誤導宣傳和先入為主的歧視與偏見,同時,拋開無神論的陳見,對中華的傳統和修煉文化有一定的了解。

在這樣的前提下,人們會發現,經過了文革狂熱後的中國人,他們對任何信仰都是警覺的、審慎的。對一九九二年公開傳的法輪功,中國人在接受過程中都是冷靜的、核對總和思考的。

對法輪功的接納,最初緣於其袪病健身的強大功效。在公開傳出的短短七年,幾乎所有修習者都親歷過修習大法而獲得的身心健康。人們樸素的認識是:法輪大法真的好。在親朋好友的口耳相傳中,法輪功快速傳播開來。這期間,官方的多次大規模調查驗證了這一普遍結論,最著名的如當時中央政治局常委喬石,於一九九八年在中央政治局會議的報告中陳述的:法輪功提升社會道德,袪病健身,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1996武漢市法輪功修習者排的法輪圖形(明慧網)

通過修習法輪功,人們開始理解法輪功的理念:要保持身體的健康,最重要的是道德的提高,心性的昇華,用真善忍的理念來重塑人的思想、言行,這樣會獲得持續的身心健康。這種共識建立的基礎既不是官方媒體的宣傳,也不是權力機關的推廣,而是每個修習者在自由寬鬆的環境下自發的選擇。

在中共加害法輪功之後,法輪功學員更需要理性審視這個問題:自己認為大法好的判斷可靠嗎?幾乎所有的人在心裡都掂量過這樣的問題:我是否需要「真善忍」?中共宣傳的法輪功,和自己了解的法輪功一樣嗎?強權在鎮壓,是選擇繼續修煉還是選擇放棄?對那些鎮壓後才聽說過法輪功的人來說,要想走入修煉,他們還首先需要弄明白:法輪功到底是什麼?中共為何如此懼怕中國人做好人?

移居加拿大的黃阿姨是法輪功學員中普通的一位。退休前,她是上海的一名工程師,一九九九年三月開始煉法輪功。當時,她正被婦科病、內分泌、不知名的疼痛所困擾,整天臥床,生活不能自理。在好友介紹下,煉習法輪功僅一個月,各種病症幾乎全消。她女兒和許多朋友因此也開始修煉。不久後,中共開始對法輪功鎮壓。她因堅持修煉被三次非法關押、判刑,二零零八年來到海外。對她而言,放棄法輪功的修煉,意味著放棄身體的健康,放棄對真善忍的信念,意味著放棄自己做人的基本準則。

1   2   3   4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