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北王」張越是江派政法系統的重要馬仔,知道很多江澤民的祕密,張的被抓,令江澤民團伙極度恐慌。(新紀元合成圖)

2016年4月16日晚,中紀委網站發布消息, 中共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越涉嫌「嚴重違紀」, 目前正被調查。

張越是江派政法系統的重要馬仔, 知道很多江澤民隱藏最深的祕密, 張的被抓,令江澤民團伙極度恐慌, 江派血債幫更加惶惶不可終日了。

上海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肯定表示江澤民父子已被內控, 只是習當局沒撕破臉對外宣布。

上海幫韓正的班子已被徹底架空, 對習近平兵臨城下已無任何招架之力,等著束手就擒了。

他還說,民間形勢變化很大, 上海一些官員私下也在談論中共倒臺的問題。

文 _ 王淨文

2016年4月16日晚,中共中紀委網站發布消息,中共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越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被調查。

遲到的「河北王」張越被抓


據海外報導,張越是在參加河北省委常委(擴大)會議後的次日下午6時下班前,在辦公室被中紀委人員帶走。據說張越隨身帶有兩把手槍,所以抓捕行動顯得格外謹慎,當天大約有40名特警參與抓捕張越的行動。張越被帶走的時候,兩眼緊閉,臉色蒼白,目擊者稱他被抬進警車。


「河北王」張越是江派政法系統的重要馬仔,2016年4月16日下午6時下班前,在辦公室被中紀委人員帶走。(新紀元合成圖)

「張越總算被抓了!」大陸媒體這樣評論說。早在三年前,被百姓稱為「河北王」的張越就傳出被查的消息,不過他被帶走幾天後又回來了。

據河北省公安廳一幹部稱,張越為人驕橫跋扈,說話沒水準,一口京腔、還常罵人,做事心狠手辣,很多人都敢怒不敢言。由於他口碑很差,在河北拿下多隻大老虎後,當地百姓都在議論:張越掌控公安,到處稱王稱霸,怎麼沒把他給拿下呢?「張越不倒,反腐未已」。

特別是2015年國安部副部長馬建落馬後,張越的名字在海外網路上開始頻繁曝光,儘管當時大陸的媒體沒有直接點名,但文中卻以其官職代之,並披露不少張的細節。

有陸媒稱,2013年,周永康案開始從蔣潔敏等人發酵時,張越在京開會時就被帶走問話,只是後來又平安歸來,歸來後的張越明顯收斂了不少。知情人士還告訴「財新」記者,河北官場也一直在傳張越出事,好多人開始遠離張越,「司機都不太願意給他開車了。」

「河北四虎」曾在習面前互批演戲

據北京官場人士透露,王岐山早就盯上張越了,習近平在2013年就專門到過河北,對「河北四虎」進行過警告,這四虎就是18大後相繼落馬的河北省委祕書長景春華、組織部長梁濱、省委書記周本順及政法委書記張越。

2013年9月23日至25日,河北省委常委舉行專題民主生活會,到訪的習近平全程參加。中共官媒評論說,作為總書記的習近平用4個半天參加一個省委常委的民主生活會,可謂開創之舉。

周本順、張越、景春華、梁濱被稱為周永康派系裡的「四劍客」,周本順是周永康的鐵桿心腹,張越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期間就成了周永康的馬仔,而景春華是河北承德市市長、承德市委副書記,不斷向令計劃靠近,張越和景春華還是山東廣饒縣老鄉。梁濱曾在山西任副省長,與令計劃家人關係密切,也就是說,這四人是周永康、令計劃案的關鍵核心人物,他們直接參與執行了周永康、令計劃的很多陰謀。


「河北四虎」景春華、梁濱、周本順及張越,曾在習近平面前互批演戲,18大後相繼落馬,他們是周永康、令計劃案的關鍵核心人物。(新紀元合成圖)

據說那幾天習近平一直不動聲色地聽取周本順、梁濱、景春華、張越的「批評與自我批評」。時任省委祕書長的景春華批評周本順,要更加注重「決策民主化」;省委組織部長梁濱批評周本順,要盡快熟悉官員的總體情況,「特別是注重保持幹部政策的連續性」;沒有發現當時張越批評周本順的言語,但周本順批評張越:「不太注重抓隊伍建設的問題」。

除互批外,他們還「自我批評」了一番。周本順批自己在執行當局的「不敢腐」的問題上,「總怕影響一個地方一個部門的穩定發展」,所以就怕懲治力度大了,震動太大。

不過這些「批評與自我批評」都是沒用的虛招。等到了2015年6月,江派鐵桿周本順依舊拋出了一個祕密核彈,想在北戴河會議上彈劾習近平,趁機逼習辭職。

「河北幫」勾結江曾欲搞政變


周本順落馬後,前香港《文匯報》記者姜維平引用可靠的消息來源說,周本順、梁濱、景春華和張越都是「河北幫」主要成員,他們與周永康、江澤民和曾慶紅的人馬相互勾結,結成一個貪腐「大老虎」的利益集團,盤根錯節,勢力驚人。

周本順在被查處的前半年,祕密起草了一份《河北政情通報》,由張越直接呈送給曾慶紅,並進而轉呈江澤民。這份絕密報告內容主要包括:反腐導致河北省經濟嚴重下滑;習、王反腐「已經走上邪路」,變成了二次文革等等。他們把所有責任和問題全部歸咎於中共中央,推到了習、王反腐的頭上。

消息人士說,這份《河北政情通報》是由周本順授意,張越一手操辦,組織人力撰寫的。江澤民和曾慶紅認為《河北政情通報》是一顆「政治核彈」,一旦拿到北戴河會議上便會引起共鳴,對習、王群起攻之。

哪知道習近平先下手為強了,還沒等到中共北戴河會議召開,周本順就於2015年7月被抓。不過那個時候,張越卻沒動。

郭文貴案都沒動得了張越


據陸媒報導,張越貪腐傳聞的大量曝光始於郭文貴事件。2015年1月16日,中共國安部副部長馬建被宣布接受調查,當年3月下旬,與馬建關係密切的政泉控股幕後老闆郭文貴被陸媒紛紛起底,其中不點名地提到張越,稱此人與馬建同是郭文貴龐大政商網中的關鍵人物。

2015年3月25日,大陸「財新網」〈郭文貴圍獵高官記〉披露,郭文貴和以馬建為代表的少數官員結成同盟,將原北京副市長劉志華送進牢籠,暗指張越也在其中。2015年4月,滯留在海外的郭文貴通過媒體向「財新網」總編胡舒立宣戰,9日,海外媒體報導稱,郭文貴手中掌握胡舒立等的微信、簡訊,這些信息就是來自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

報導還說,張越在盤古大觀擁有三套豪華公寓,其中一套裝修為豪華行宮,很多河北省歌舞團的演員都在此留宿過,並且驚歎「盤古大觀」才是名副其實的「天上人間」。

據內部消息,僅在2015年張越就被中紀委約談了三次,第一次(2015年3月10日)是去了2天就回來。第二次是去了3天(2015年5月31日),第三次是(2015年8月29日)去了5天。

河北省於2014年颳起反腐風暴,民間認為毫無疑問的「首虎」應該就是張越,但2014年11月河北省第一個被抓的「老虎」是組織部長梁濱。甚至有報導說,當年張越多次被帶走問話,其間還缺席了數次重要的會議,但一般隔段時間就回來了。

在機關大院,一些同僚和張越見面時很尷尬,好多人開始遠離張越。但這一年,張越安然無恙。等到了2015年3月中共「兩會」前,與張越關係密切的河北省委祕書長景春華落馬,方正集團CEO李友、國安部副部長馬建相繼東窗事發,與李友長期互撕的盤古大觀實際控制人郭文貴突然消失,媒體大篇幅扒出郭某發跡舊事,點名道姓提到張越對郭的幫助。當時,張越沒有落馬,報導也一直沒有被刪。

人們不禁要問,那麼多副國級、正部級老虎都打了,一位口碑如此之差、民怨如此之深的副部級老虎,拿下他為何這麼難呢?

有消息稱,京城有個中共黨內大佬一直為張越說話,將其錯誤和問題全部推到周永康和其他人身上,令張越一次次過關。這次突然抓捕張越,不知是中共黨內派別矛盾激化所致,還是其他原因。


據陸媒報導,張越貪腐傳聞曝光始於郭文貴事件。但京城有個中共黨內大佬一直為張越說話,讓張越一次次過關,都沒能動得了他。(新紀元合成圖)

張越因妻攀上周永康 4000萬買官

原香港《文匯報》記者姜維平於2015年6月3日發表在自由亞洲電臺的〈王歧山打「老虎」,張越、李承先急了〉的文章中談到,有「小政法王」之稱的張越「曾是對周永康言聽計從的『小兄弟』,也是在首都商界情場和政界官場如魚得水的『風雲人物』。」

他說:「張越最初從一個普通幹警做起,「曾在北京火車站開槍射殺平民百姓,有點類似前不久發生在黑龍江省慶安的槍擊事件中的『英雄』李樂斌,他後來靠搜刮民財,請客送禮,賄賂上級,一步步爬上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的寶座。後來,搭上周永康和令計劃這條賊船,迅速調至京畿重地河北省,升任省委常委兼省公安廳廳長。」

他分析張越的漏網是因為中紀委官員的徇私舞弊:「王歧山再有三頭六臂,也不可能事事親自所為,而下派的中紀委官員,有的怕得罪人,怕遭到張越和李承先的暗中報復,不得不迴避矛盾繞道走,有的收到張越和李承先的『大禮包』,與其同流合污,欺上瞞下,誤導案件走向,正如王歧山所言,查案不行,抹案行,抓人不行,交友行,甚至有的假借中紀委的名義,自搞一套,乘機內鬥,借刀殺人,而張越與李承先從中漁利。現被拘押的焦作市公安局副局長王紹政,就是因為沒順從張越、馬建等人的旨意而被整肅。雖然,他與李承先曾是新鄉市公安局的戰友,但為了個人升官發財,六親不認,反目為仇。」

陸媒《稜鏡》的報導證實了張越靠依附周永康而「飛黃騰達」。「張越不僅向周進行利益輸送,而能夠與周走近,是因為張的現任妻子孟莉與周的妻子賈曉燁為閨蜜,兩人曾一同在中共中央電視臺財經頻道供職。」

2015年1月海外媒體傳出張越被中紀委約談,報導提及「張越曾經行賄4000萬向周永康謀取官職」。另有報導披露,中紀委對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的調查顯示,張越曾給周永康送了3000萬的翡翠。

還有報導說,張越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期間投靠周永康,還通過郭文貴投靠令計劃,後期在令計劃支持下與傅政華爭奪北京市公安局長的職務,但在這場爭奪戰中敗北。

江澤民在公安部成立第26局內幕

不過無論張越和周永康私交如何好,如何得到貪腐集團「抱團取暖」效應的庇護,都無法解釋連周永康這個政治局常委都倒了,而一個小小的河北王張越,為何能挺到今天呢?連李東生這個公安部副部長都在2013年底被抓了,而最高官銜只是河北省委政法委書記的張越,為何能挺到2016年呢?是誰在保張越呢?習近平、王岐山對此又是什麼策略呢?

《新紀元》此前在報導李東生案時解釋過,發出類似疑問的關鍵原因,是不了解張越的一個被人忽視的「特殊身分」,以及這個身分在江澤民派系中的「重要性」。

表面上看,張越只是當過北京市公安副局長、河北省政法委書記,但他真正有分量的身分,卻是他曾經當過江澤民、周永康一手成立的公安部第26局局長。

據《真實的江澤民》一書介紹,張越是得到周永康、江澤民「欽點」的重要人物,因為他直接參與執行了江澤民對法輪功的鎮壓。

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1992年由李洪志大師從長春傳出,由於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提高人們道德水準上具有的神奇效果,很快在1998年底有上億中國百姓學煉法輪功,這個數字超過了中共黨員人數,於是,妒忌心極強的江澤民,不顧政治局其他所有人的反對,在1999年6月10日成立了專門鎮壓法輪功的「610辦公室」,並在7月20日悍然發動了對一億善良民眾的迫害。

2001年,江澤民覺得公安部迫害法輪功的力度達不到他的要求,執意在公安系統內部也要建立「610辦公室」,在公安部,原一局內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部門分出去成立26局,即公安部的「610辦公室」,在省以下,「610辦公室」就設立在國保內部。雖然迫害法輪功主要由國保執行,但有重大行動,如嚴打或其他特殊情況時,其他部門也會加入專政機器。

「610辦公室」是江澤民避開憲法和正常的法律程式,直接下令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一個非法專職機構,因成立於1999年6月10日而得名。「610」類似於中共文革時期的文革小組,通過政法委控制中共的公檢法、國安、武警系統,還可以隨時調動外交、教育、司法、衛生等資源,實際上是另一個中央權力中心。

而1961年出生的張越,19歲當了名北京市公安局宣武分局民警,後來成為一處的副科級幹部。中共的公安局一處就是政治保衛處,後來改名叫「國內安全保衛處」。1999年江澤民開始鎮壓法輪功時,張越是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助理、國內安全保衛處處長。

為了升官,張越同其他官員一樣,搞了幾個虛假學位,一個是1998年獲得的中共中央黨校函授學院本科班政法專業畢業證,另一個是從1999年9月到2002年7月中共中央黨校函授學院在職研究生班法律專業學習。

賈曉燁是2001年嫁給周永康的,等到了2003年11月,周永康在收取了幾千萬賄賂後,把張越調到了新成立的公安部26局當局長,26局也就是所謂反X教局,專門鎮壓異議人士。4年期滿後,張越改任河北省公安廳黨委書記,2008年12月升任中共河北省委常委。


江澤民在公安部成立第26局,是「610辦公室」的具體執行機構,而張越曾任局長,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具體執行者。(大紀元合成圖)

也就是說,公安部26局是「610辦公室」的具體執行機構,而張越則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具體執行者,江澤民私下發放的那些白紙條密令,都是靠張越等人來具體執行的,張越知道很多江澤民的祕密,這才是張越最重要的身分定性,也是江澤民一直要保張越的原因之一。

張越布署對香港《大紀元》的攻擊

比如2005年5月14日,承印香港《大紀元時報》的印刷廠受到來自中共的恐嚇威脅,表示要停止為香港《大紀元時報》印刷報紙,使香港《大紀元時報》的印刷出版受到影響。據「追查國際」調查,當時的干擾破壞來自於中共高層指使,公安部直接參與。


據「追查國際」調查發現,張越布署對香港《大紀元》的攻擊,欲使其印刷出版受影響。圖為2013年5月30日香港《大紀元》的印刷廠大門遭人持械惡意毀損。(視頻擷圖)

調查發現,中共對《大紀元時報》等敢言獨立媒體的破壞和打壓是長期而系統的,是經過精心策劃的。早在2004年10月下旬,中共公安部在劉京(公安部副部長,中共中央「610辦公室」實際負責人)授意下,由公安部「26局」在深圳召開北京、天津、上海、山東、廣東、江蘇、陝西、湖南、安徽九省市公安廳和「610辦公室」主任會議,密謀策劃對《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臺》和《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干擾破壞方案,並為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

而當時公安部「26局」局長正是張越,其直接指揮布署對《大紀元時報》的干擾破壞行動。

另外有消息說,張越主管國保特務,對於馬航失蹤事件中的佛教僧人的失蹤,浙江等地強拆基督教教堂等惡行,他都是參與者。

張越與李東生相似隱祕頭銜

與張越有類似經歷的就是李東生。

張越搭上周永康,靠的主要是幾根線:迫害法輪功、行賄以及其妻與周永康妻子的閨蜜關係。李東生搭上周永康,靠的也是相同的伎倆,只是把金錢行賄換成了「性賄賂」,但把賣力迫害法輪功作為其政治資本,這點並沒有變。

1955年12月出生的李東生,自1999年6月10日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成立之後,李就任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1993年1月至2000年7月任中共央視副臺長,2000年7月任廣播電影電視總局副局長,2002年5月出任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

李東生在當中共央視副臺長時,同時也是「610辦公室」副主任,他主管的「焦點訪談」正是造謠誹謗法輪功的急先鋒。據不完全統計,「焦點訪談」從1999年7月21日到2005年為止的六年半中,共播出102集反法輪功的節目。其中1999年7月21日到8月31日的42天就播出了30集,幾乎占那個時間段所有「焦點訪談」節目的四分之三。


李東生任中共央視副臺長、「610辦公室」副主任時,主管的「焦點訪談」是造謠誹謗法輪功的急先鋒。(大紀元合成圖)

李東生更以媒體策劃人的角色參與了在2001年1月23日由江澤民、羅干團伙製造的「天安門自焚騙局」。「焦點訪談」的自焚節目,試圖煽動中國人對法輪功的仇恨。

《大紀元》獲悉,炮製「天安門自焚」世紀偽案,是江澤民、羅干、周永康、李東生、賈春旺等共同精心策劃的結果。此外,李東生還直接把反法輪功宣傳推向海外。


李東生更以媒體策劃人的角色,炮製「天安門自焚」世紀偽案。此外,李還直接把反法輪功宣傳推向海外。(大紀元合成圖)

由於積極跟隨江澤民的迫害政策,為了選接班人,2009年10月,周永康違規把從來沒有公安經歷、時任人大常委、教科文衛委員會委員的李東生塞進公安部黨委。

按規定,人大常務委員會的組成人員不得擔任國家行政機關、審判機關和檢察機關的職務,如果擔任上述職務,必須向常務委員會辭去相應職務。直到2011年3月,中共國務院才下達對李東生新的任免,同時升任公安部排名第二的副部長,並獲正部級待遇。

此舉據稱在公安系統內部也引發了極大爭議,因為誰都知道,按照這個排名,李東生已被內定是未來公安部長的人選。不過,2013年底,李東生也成為18大後中共公安部第一個落馬的副部級官員。

2013年12月12日,歐洲議會通過一項緊急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體摘除器官。8天之後,2013年12月20日,中紀委通告李東生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在新華社的通告中,李東生的第一頭銜是「中央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副組長、辦公室主任」,其次才是「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副部長」,通告中罕見強調其跟迫害法輪功團體有關的隱祕頭銜。


張越與李東生有很相似的隱祕頭銜:公安部「610」系統頭目,截至2016年4月16日,涉嚴重迫害法輪功的三名「610」頭目已陸續落馬。(新紀元合成圖)

《大紀元》獲悉,中南海高層研判,歐洲議會緊急議案在全球範圍曝光中共活摘器官,是法輪功學員在全球範圍「講真相」活動所導致。現任高層為留後路,抓捕了李東生。

江派要搞同歸於盡 習被迫反擊

陸媒稱,張越被抓的原因之一是其倒賣香港單程證,獲得暴利。不過中共公安國安倒賣證件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了,幾乎是公開的制度性行為了。賴昌星當時就是花50萬得到了一個特別通行證,充當國安的眼線。中共公安部、安全部、軍方還有統戰部,都有權簽發這樣的通行證。

據知情人透露,香港每天有150個去香港定居的單程證名額,也就是一年5萬,但真正用到香港居民團聚的不到5%,其他95%的名額都被公安國安用來倒賣發財了。報導稱,張越和馬建常年半公開賣護照牟利。一本護照出售的市價是150萬至200萬港元,而且要關係很硬才給。

面對這樣一個司空見慣的發財之路,為何張越這時被抓呢?這就涉及到習近平、王岐山面臨的處境和打虎布署。

面對無官不貪的局面,王岐山曾公開喊話:只針對那些18大後仍不收手的貪官,而張越正是這種江派的亡命徒:就在半年前還幫助周本順搞出《河北政情通報》,想藉此逼習辭職。


張越是18大後仍不收手的江派貪官,不僅在香港倒賣單程證牟取暴利迫害百姓(如圖);還幫助周本順搞出《河北政情通報》,想藉此倒習。習被迫反擊抓張。(大紀元)

步入2016年後,習近平當局的反腐「打虎」輿論戰指向「太上皇」江澤民,作為反撲,江派不斷搞事,由江派常委劉雲山把持的文宣系統不斷地以「高級黑」的方式對習近平進行攻擊,而且江派在經濟上的利益集團,不顧國家百姓安危,破壞性地想在經濟上搞出大壞事,從而把習近平趕下臺。

比如中共兩會期間,3月4日,由新疆自治區黨委宣傳部、財訊傳媒和阿里巴巴三方打造的無界新聞網突然轉發一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並威脅習近平注意「你和你家人自身安全」。據報,該事件不僅涉及江派劉雲山,周永康的心腹、新疆書記張春賢,還涉及令計劃的同學、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等人。

3月13日,中共喉舌新華社將「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寫成「中國最後領導人」。在此之前的新年晚會上,劉雲山大搞個人崇拜,還到處煽風點火,說是彭麗媛搞的這些節目,令習有苦難言。

最令北京當權者頭痛的是,2016年4月上旬,江派依靠對外國媒體的滲透和欺騙,藉國際記者聯盟公布了「巴拿馬文件」,無論大陸如何封鎖,中國百姓還是得到了一個清晰的結論:中共無官不貪,你們在臺上那些人,不都在搞錢嗎?不是自己搞,就是讓家屬搞,天下烏鴉一般黑,中國沒救了,於是才有股市的信心坍塌,股災頻發,才有那麼多資金外流,奪門而逃。

習留後手 「其他」可變三層罪

面對江派搞的「同歸於盡」的狂徒戰術,習近平陣營也早就留有後手。

翻開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等人的罪行定性,在最後都有一個「其他」的罪名,臺灣著名政治學者明居正分析說,這個「其他」就是習近平留下的殺手鐧,簡單的說,習可根據局勢發展,再給這些江派要員在經濟貪腐之外,再加上三層罪名,第一層就是政變罪,第二層就是反黨集團罪,第三層就是反人類罪。

這三層罪名一層比一層嚴重,但習也不得不考慮,假如給對方判以重罪,中共這個體制能否承受得了。因此除非萬不得已,一般情況下習只是用經濟罪來懲罰那些阻擋他改革施政的人。


分析認為習近平對落馬高官「留有後手」,「其他」可再加上三層罪名即政變罪、反黨集團罪、反人類罪。(大紀元資料室)

面對江派拋出「巴拿馬文件」來,據說習近平一度想讓王滬寧起草聲明,但後來習改變主意,開了兩個會,並抓了張越。

抓張越,點到了江澤民的死穴:鎮壓法輪功的罪行,這也點出了江澤民、曾慶紅才是薄熙來、周永康等人搞的政變集團的總後臺和主謀,因為這個政變集團的宗旨就是要維持和掩蓋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江澤民才是反黨集團的核心,才是反人類罪的元凶。

有消息說,習近平抓張越後,此舉造成江派手上有法輪功血債的成員們的嚴重恐慌,江澤民也慌了。和張越有來往的很多商界人士也被限制出境,與張越有關聯的海外、香港和臺灣的一些商人都受到影響。

江澤民被逼假「露面」


從這一角度也能看出,抓張越,真的讓江派血債幫更加惶惶不可終日了。為了安撫江派嘍囉,江澤民也想方設法搞出了點動靜。

4月16日張越被雙規,4月20日,上海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再次肯定表示江澤民父子已被內控,只是習當局沒撕破臉對外宣布。上海幫韓正的班子已被徹底架空,對習近平兵臨城下已無任何招架之力,等著束手就擒了。他還說,民間形勢變化很大,上海一些官員私下也在談論中共倒臺的問題。

4月21日,官方報導中共湖北省委前書記關廣富的遺體告別儀式悼念名單,列舉了28人,其中包括習近平、李克強、胡錦濤、朱鎔基、溫家寶、李瑞環、宋平等16名新老常委,獨缺中共前黨魁江澤民。

4月23日,官方又報導中共公安部前部長陶駟駒送別儀式,列舉26人送花圈,其中包括習近平、李克強、胡錦濤、朱鎔基、溫家寶等10名新老常委。江澤民再度缺席。

與此同時,中共退休領導人紛紛以各種方式亮相,包括胡錦濤高調返回泰州祭祖,溫家寶捧出《地質筆記》,李瑞環、吳邦國、李嵐清、賈慶林先後來到國家博物館觀看展覽。但就是沒有江澤民的官方報導。

面對習陣營發起的這種無聲的進攻,江派也開始行動。4月22日,一個署名「小果汁」的網民,發了一條微博,內容只有一句話九個字:「昨天遊同里,偶遇學長。」微博附帶一張江澤民在同里旅遊的個人半身照片。

沒有時間,沒有具體地點,甚至連江澤民這三個字都沒有,這種「偶遇」照片,即使發現是假的,作者也不用承擔任何責任,因為他並沒有說他遇到了江澤民。

不過很快人們就發現了破綻,先不說照片裡的「江澤民」看上去比2015年9月3日天安門閱兵時年輕很多,豐滿很多,即使是偶遇,為何背景上一個人都沒有,一看就是合成照片,也不知是哪年的事了。

另外人們發現,這半年來江澤民有兩次「露面」報導,一個是4月初,江給母校上海交通大學校慶120周年發去賀信,通過文字「露面」,不過,落款時間卻是3月28日,另一個是3月28日《光明日報》的報導,稱前政治局常委李嵐清負責選曲的新書《世界著名歌曲四十五首》出版,江澤民作序。

人們不禁納悶,為何都是同一天呢?莫非其他時間都不允許露面,只是這一天被批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