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國學生在美國校園的人數激增,使得美國大學的課堂國際化。教師們也必須變得更國際情懷,以滿足新一代學生的文化和教育的需求。(Getty Images)

在美國校園,外國學生人數激增,課堂國際化,尤其不少中國留學生英語能力跟不上上課進度,多數教授已努力提高應對的教學技能。有的甚至在教材中有一些中文翻譯,講課錄音,有的還提供額外的補充課程等,以幫助中國學生的學習。

編譯 _ 白玉

紐維爾(Jay Newell)是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副教授,他的一門介紹媒體廣告的大班課程有中國學生,為了激發學生學習興趣和鼓勵課堂參與,他的教材中有一些中文翻譯。

校園國際化 教師調整教學方式

《高等教育紀事》Karin Fischer報導,幾年前,紐教授發現有一小群學生反應遲鈍、表情無聊,他曾為此感到不解。後來發現,這些學生有一個共同點:來自海外,多數來自中國。儘管他們通常已經住在愛荷華州將近一年了,他們的英語能力跟不上上課進度。「很明顯」,紐教授說,「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紐教授的經驗不是單一的。外國學生在美國校園的人數激增,在過去的10年中,近75%的增長。在紐教授自己的校園裡,增長更加驚人,10年間增長110%。

如此多的外國學生,使得美國大學的課堂國際化。現在各大學都認為,教師們也必須變得更國際情懷,以滿足新一代學生的文化和教育的需求。

對於像紐教授這樣的老師來說,這意味著調整教學方式,但又不影響學業標準。「我的工作是確保學生學習這些東西,理解它」,他說。「當國際學生落後班上其他同學時,這是他們的問題,也是我的問題。」

中國學生最大挑戰是語言

今天,美國大學裡有接近100萬名外國學生,這個數字不僅是前所未有的,不同於過去幾十年外國學生多是研究生,今天大多數國際學生攻讀本科學位,年輕的學生們帶來不同的需求。

根據ELS教育服務公司2015年調查顯示,近一半外國學生認為課業上最大的挑戰是語言困難,部分學生還表示,他們面對課堂討論非常吃力,對教授的期望感到困惑,或對小組合作感到不舒服。

本科生通常必選跨領域的通識課程,這意味著更多的教師在班上看到外國學生。當紐教授15年前開始教書時,國際學生非常少,現在是10%左右。

「教師們正在經歷文化衝擊」,波特蘭州立大學的英語教師Greenhoe說,「教師們沒有搬遷,但他們的學生已經變了。」美國大學不是唯一面臨這些挑戰的國家,歐洲和澳洲的大學也一樣。

專家的建議與學生的反饋

Calahan是美國普渡大學的助理教授,2011年底教務辦公室來電,詢問他是否願意到校內教學卓越中心任職,幫助教授們更好地應對來自不斷增長的國際學生的教學挑戰。

Calahan教授的許多建議是非常簡單的:

1.刪掉學術行話。

2.將上課投影片放在課程網站上,還有講課錄音,這樣學生可以依照自己的進度複習。

3.如果你擔心抄襲或作弊,不要只是在教學大綱中明確禁止,也不要只在上課的第一天提到他們,在上課時反覆強調,特別是考試前。

4.給學生寫論文時正確的引用他人文章的例子,也對比不正確的例子。


有教授將上課投影片放在課程網站上,還有講課錄音,這樣學生可以依照自己的進度下載複習。圖為在紐約有付5元美金可上網學習課程的教室。(Getty Images)

安(Ene)是美國印第安那普渡大學印第安那波里分校(Indiana University-Purdue University—Indianapolis)學術英語課程主任,她建議在分組合作項目時,規定每組必須有國際學生也有美國學生。

紐教授決定將課堂投影片和課程大綱翻譯成中文,他上課還引用了更多非美國媒體廣告的例子。但是偶爾美國學生也會抱怨:我必須學習中文嗎?

20歲的王小玉(Xiaoyu Wang,音譯)是來自中國的轉學生,她表示中文翻譯確實有幫助,紐教授做出的努力是非常重要的,「這表明,他對中國學生和中國文化感興趣的」,「我認為這真是太棒了。」

Greenhoe女士被分配到「大學新生調查」的輔導課,這是為英語非母語的學生提供的補充課程之一。她與學生至少每周一次在正規課程以外的時間碰面,幫助他們理解課堂作業、或引導他們在課上討論中主動發言。她還提供教師關於個別學生的諮詢建議。

儘管一些教授們抱怨說,國際學生的激增已經改變了課堂文化,但多數教授們說,他們會努力提高應對外國學生的教學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