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濟貧醫院有著哥特式風格,被認為是勃艮第中世紀建築的一顆明珠。

法國勃艮第的酒都小城博訥有座世界聞名的古老醫院——博訥濟貧院。 從創辦至1970年,幾個世紀以來, 老弱婦孺貧疾之人都在這裡受到修女們無微不至的照護。 而今濟貧醫院更將法國勃艮第地區的愛心、藝術和釀酒傳統結合在了一起。

文、攝影 _ 劉佳麗

前往法國巴黎觀看演出途中,特意在勃艮第(Burgundy)的酒都小城博訥(Beaune)停下腳步,因為這裡有座世界聞名的古老醫院——博訥濟貧院(Hôtel-Dieu des Hospices de Beaune)。

1337年至1453年,長達116年的英法百年戰爭死傷者無數,法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終日為傷病和窮困所苦。

勃艮第執政者菲利普公爵的宰相大臣尼古拉.洛蘭(Nicolas Rolin)和他的妻子薩蘭(Guigone de Salins)希望為窮苦病患提供免費醫治,在1443年創建濟貧醫院。為了支付醫院重大的開銷,洛蘭率先捐出自己的葡萄園,其後濟貧醫院陸續收到了許多慈善人士的捐贈。

500多年來,向濟貧醫院捐贈的傳統一直得以延續,慈善捐贈包括農莊、林地、藝術品以及許多葡萄園。目前,博訥濟貧院已經擁有62公頃葡萄園,收成後的葡萄會統一運送到濟貧醫院的釀酒窖統一釀造,其收入全數用於慈善活動。1958年起,濟貧醫院每年11月第三個星期日固定舉行「博訥慈善醫院葡萄酒拍賣會」,成為勃艮第的年度盛事。每年都會有兩桶酒被選為「總統特選」(Cuvee President)一併進行慈善拍賣,很多名流政要、皇室成員及演藝明星都義務擔當過這兩桶酒的拍賣師。「以愛聞名」的博訥濟貧院葡萄酒已經成為勃艮第葡萄酒文化的一種精神象徵。

同時,每年7月還在濟貧醫院庭院內上演國際巴洛克歌劇節,使勃艮第公爵的宮廷音樂傳統傳承下來。濟貧醫院將法國勃艮第地區的愛心、藝術和釀酒傳統結合在了一起。

從創辦以來到1970年的這幾個世紀,老年人、殘疾人、病人、孤兒、即將臨盆的婦女和窮困者都在這座位於博訥市中心的濟貧醫院裡受到了修女們無微不至的照護。而修女們每天除辛苦地進行著醫護工作外,晚上還要進行祈禱,禮拜完畢才能休息。

幾百年來,博訥濟貧醫院還向法國各地派出醫護人員,在各地建立分支醫療機構。1970年醫院遷往郊區,而原址則改建為博物館,吸引了世界的大量遊客前往參觀。當人們走過一個個大廳,可以看到當年的管理者是如何運作這家古老醫院的。

濟貧醫院有著哥特式風格,被認為是勃艮第中世紀建築的一顆明珠。屋頂瓷磚有四種顏色,紅色、棕色、黃色和綠色,交錯成圖案。它五彩的屋頂起源於中歐,但是,這種風格在勃艮第普及開來,成為了勃艮第的象徵和傳統。創建人洛蘭要把這所醫院設計成為窮人的宮殿。

「窮人」大廳


「窮人」大廳為貧窮患者提供免費治療。

「窮人」大廳(Grande salle des «PÔVRES»)是濟貧醫院的中心建築,目前保留了其原始尺寸,50米長、14米寬和16米高,和其中世紀風格的家具。大廳上方有著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彩瓷橫梁,由五彩龍「叼起」橫梁。教堂是窮人大廳的一部分,病患足不出戶即可禮拜。


大廳上方有著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彩瓷橫梁,由五彩龍「叼起」橫梁。

聖雨果廳


富裕的病人在聖雨果廳得到照顧。

聖雨果廳由雨果貝托(Hugues Bétault)於1645年建設。富裕病人在這個廳裡得到照顧,但必須支付費用。木櫃用於盛放病人的衣物用品。

聖尼古拉廳

聖尼古拉廳有12張床位。1658年法國國王路易十四參觀濟貧醫院時,為男女病患混住的狀況擔心。他捐贈了500塊錢給醫院,將男女病人分在不同的房間。

聖尼古拉廳展示了洛蘭的設計。他將醫院建築在Bouzaise河上,方便醫院傾倒廢物。今天的管理人員特意在地板上架設了一塊玻璃,透過玻璃可以看到河水在建築下方流過,當然早已經停止向河內傾倒垃圾。

大廳裡有秸稈製成的逼真模型,由18世紀一名病人製作。


古代歐洲使用的開顱工具。旁邊是當時的手術器械。

廚房


廚房有兩個「天鵝頸」熱水龍頭的大爐子。

直到1985年,廚房都在使用現代化的設備運作。作為展覽館後,它恢復為20世紀初的外觀。有兩個「天鵝頸」熱水龍頭的大爐子。

最引人注目的是1698年的小機器人「貝特朗先生」,他不知疲倦地推動著旋轉烤肉鐵叉的搖柄。他穿著傳統的服飾:紅色緊身衣上縫著金色鈕釦,頭戴白帽,腳蹬長靴。


小機器人「貝特朗先生」不知疲倦地推動著旋轉烤肉鐵叉的搖柄。

15世紀的法國,人們對食物涼熱性質已經領悟。梨子被認為屬於寒涼食物,不利於病人。而牛肉被認為難以消化,體虛的病人不宜食用。濟貧院每周固定日期會將禽類肉品供應給病人。

藥物間

走進藥物間,可以看到當年修女藥劑師們如何準備藥物。


藥物間呈現18世紀的製藥方法:研磨乾燥植物粉末,使用砂漿、蒸餾等。

1760年Claude Morelot藥房的大銅蒸餾鍋用於提取植物成分,其中一些植物就來自這個房間後面的花園。弓杵用來減輕重量,幫助修女藥劑師製藥。藥物間的畫作由蘇維勒(Charles Michel Cockerel Souville)於1751年所繪,呈現18世紀的藥劑師Claude Morelot如何製藥:研磨乾燥植物粉末,使用砂漿、蒸餾等等。

在藥物間的第二個房間,貨架上有130個1782年的陶甕,其中盛放著藥膏、油、藥丸、糖漿等等。

臨終關懷堂

濟貧院創辦人洛蘭委託佛蘭芒畫家羅希爾.范德魏登描繪了〈最後的審判〉,掛在臨終關懷堂祭壇之上,周日和節日期間對病患開放。畫作上,在基督腳下,四個天使與大天使聖米歇爾進行最後的審判。米歇爾身穿白色禮服和猩紅色大衣,臉上面無表情,手持天平衡量好壞人。

室內也有許多精美而古老的掛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