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月初,澳洲費爾法克斯傳媒集團與中共簽署了一項交易,同意每月在《悉尼先驅晨報》、《時代報》和《澳洲金融評論》增刊中共廣告,而費爾法克斯不得對內容更改。圖為2014年5月7日,這三份報紙的報頭。(Getty Images)

6月初,澳洲費爾法克斯傳媒集團與中共簽署了一項交易,同意每月在《悉尼先驅晨報》、《時代報》和《澳洲金融評論》增刊中共廣告,而費爾法克斯不得對內容更改。中共耗巨資將觸角伸向澳洲媒體,專家質疑中共是為政治宣傳,試圖影響澳洲以及澳洲對中共的想法。

編譯 _ 李清怡

中共耗巨資伸向媒體 規模驚人

《外交家》網站記者 Helen Clark近日撰文,題為「中共之手伸入澳洲媒體」,質疑澳洲媒體接受中共資金,為錢而政治宣傳?還是在散播冗長乏味的東西?

6月初,澳洲有新聞報導稱,澳洲費爾法克斯傳媒集團(Fairfax Media)與中國日報簽署了一項交易,同意每月在《悉尼先驅晨報》、《時代報》和《澳洲金融評論》出刊一次8頁的廣告增刊,而費爾法克斯不得對內容做出任何更改。

澳洲國家廣播公司(ABC)旗下國家廣播電臺報導稱:「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劉奇葆近日在訪問悉尼時,與澳洲媒體簽署了多項交易,這意味著中共的巨大公關機器將插手決定我們將從中國獲得什麼樣的新聞。」

費爾法克斯向ABC媒體觀察發出一份聲明,稱此項交易與其他交易類似。在美國,《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都有中共廣告增刊。好在美國民眾對中共歪曲言論所造成的惡劣影響早已心知肚明,目前看來民眾對中共的態度沒有明顯的改變。

中共曾試圖提升其國際形象,過去使用熊貓外交,現在是透過軟實力,耗費巨資輸出中共央視CCTV,並積極擴展《中國日報》在海外的業務。《外交政策》雜誌今年4月分報導稱:「中國日報是中共向海外輸出影響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日報自稱僅英文出版物就有13種,其中,美國版已成為美國首府華盛頓眾多市民可以看到的定期刊物。」

中共試圖影響澳洲以及澳洲對中共的想法,這一企圖充其量只是象徵性地令人擔憂,因為這一廣告增刊沒什麼可讀的亮點,很可能動搖不了多少澳洲人。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多年來,中共採取軟實力外交策略,在學校投資開設中文課程,支援外國智庫。眼下,由於中共面臨南海領土爭端,又開始將其宣傳觸角伸向獨立媒體。

澳洲媒體與中共達成的交易正是中共觸角的延伸,雖然協議與《華盛頓郵報》、英國《每日電訊報》以及法國《費加羅報》等媒體達成的交易很相似。5月27日首次發行的增刊當中,有文章談論「馬尼拉尋求國際仲裁南海領土爭議站不住腳」,支持北京在南海爭端中的立場。

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David Shambaugh表示:「所有的大國都會投資搞公共關係,但是,北京當局的投入規模是前所未有的。」他估算,北京當局每年用於海外宣傳的投資約有100億美元,遠遠超過美國,他說,美國2014年用於公共宣傳的費用只有6億6600萬美元。

輸出中共黨文化 孔子學院被關閉

中共的這些資金還用於在世界範圍的學校和大學投資興建孔子中心、開設中文課和文化課。北京當局還投資幾百億美元於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軟性貸款,加速地區援助項目,並興建全球電臺和電視臺網絡。

《路透社》去年調查結果發現:一個擁有33家廣播站的國際廣播網,其背後匿名的最大股東就是中共中央廣播電臺。其網絡從美國延伸至澳洲,所播報的內容都是由中共中央廣播電臺及其控制的媒體公司所提供的。

儘管中共的投資如此巨大,很多漢學家對北京當局的軟實力投資的有效性卻持懷疑態度。倫敦國王學院教授Kerry Brown表示:「每個人似乎對中共的目的都非常清楚,所以,其結果適得其反,令人更加懷疑。」

評論人士指出中共宣傳工具的強硬手段:將記者投入監牢,在中國很多媒體網站被封鎖。有人士警告說:將中共宣傳內容與其他新聞一起出版發表,會破壞報紙的質量。

《泰晤士高等教育》雜誌(Times Higher Education)報導,中共政府通過向學術機構捐贈圖書館和捐錢的方式,收買對澳洲各大學的影響,作為加強其在澳洲的軟實力之部分計畫。

美國也有類似的擔憂,中共政府被指在美國大學校園投資興建孔子學院,試圖對學術界施加影響。

學術機構通常只限於中文和中國文化方面的教學、活動,但是,評論人士稱,中共的孔子學院對關於中共執政黨方面的討論,往往施以令人冷顫的影響。美國很多大學,如賓州州立大學,出於這方面的憂慮,已經關閉了孔子學院。

在澳洲,中共向悉尼科技大學捐贈了一個圖書館,而玉湖集團則向西悉尼大學投資350萬澳元投資興建一所新的中國文化學院,並投資180萬澳元創辦澳中關係學院。

澳洲國立大學國家安全學院校長Rory Medcalf認為:「我們必須要想到,中共有一個更大的策略,試圖改變澳洲國內在敏感問題上的公眾觀點,如美澳聯盟和南海爭端問題。」他補充說:「其長遠目標是讓澳洲在地區衝突問題上不那麼反對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