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有美國自己的原因。圖為大西洋上的美國海軍第四艦隊。(美國 海軍)
無標題文件 南海的那點兒事,現在變得越來越有趣了。遠在天邊的法國,最近也放出風聲要插一腳——要爭取法國在南海的利益。外交官網站說,陳有容(Yo-Jung Chen)這位在臺灣出生、在日本受教育的法國外交官認為,法國也是印度支那-太平洋國家,所以也有在南海的權益。

新加坡的香格里拉防務會議上,法國防長稱,要聯絡歐盟國家海軍,在南海進行海洋通行自由的演習。為什麼法國敢這麼說呢?因為在南太平洋法國有一塊領地——法屬波利尼西亞(French Polynesia)。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加上法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的三個,居然都捲入了南海。

回到美國為什麼沒有加入海洋法公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縮寫為UNCLOS)的出現,跟西方強權的擴張有關,也跟西方海軍艦砲的射程有關。各國宣稱的領海範圍,跟艦炮的射程同步增長,從3海浬到12海浬,現在有的國家宣稱200海浬。當然,宣稱12海浬的最多,雖然今天的導彈上萬海浬都可以打到。

那麼,美國為什麼對公約持反對意見?最早,美國反對這個公約的理由,是其第11章關於成立「國際海底管理局」。因為這個規定違反自由經濟與開發的原則,所以美國政府沒有簽署。但除了第11章之外的其他條款,美國宣稱都會予以遵守。

基本上,美國政府和學術界內對這個公約持反對態度的,是擔心把海洋資源視為人類的「共同財富」,等於是在全世界搞社會主義式的「共產」,這與美國奉行的自由經濟政策和私有財產觀念是相違背的。眾所周知,「公共財產」並不能真正起到保護資源的作用,這一點,中國人只要看看國有土地的污染、濫用、盜用,就很清楚了。

另外,公約關於海洋權益的部分,會被共產國家、流氓國家、專制政府和腐敗政府濫用,讓政府官員得以中飽私囊。美國人呢,也不喜歡自己的國家主權被官僚式的聯合國機構給剝奪。後來,聯合國海洋事務總署修改了第11章,讓美國對海底管理局的資金運用有否決權。維吉尼亞大學法學院的穆爾(John Norton Moore)等認為,當初不批准公約的理由都已經獲得改善,公約實際上對美國越來越有利,美國事實上已經在遵守公約了。

隨後,美國總統柯林頓於1994年同意加入公約,並提請參議院批准。但是,這個公約到今天為止還未被參議院批准。後來,小布什總統也曾經提出加入該公約,但又在國會被強硬的參議員們給擋住了。

2014年5月,奧巴馬總統再次呼籲國會參議院批准UNCLOS。奧巴馬說,「我們不能在所有的國家都要遵守的規則上讓我們自己成為例外。」奧巴馬在西點軍校的畢業典禮上對一群未來的美國軍官發表演說時強調,如果美國不加入條約,就很難要求中國跟其他國家發生衝突時,也遵照這個條約辦事。美國軍方的高級官員,對UNCLOS也是持肯定的態度,認為美國應該加入。

但是許多美國國會的參議員,尤其是保守派的共和黨參議員,以及許多軍事分析家們則認為,美國即使簽署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也無助於解決南海爭端中各方的衝突,更別說條約中讓其他國家訴諸強制性的爭端解決機制的條款,會嚴重的干擾美國海軍的正常運作,這是他們不能接受的。他們也沒忘記指出,雖然中國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簽署國,但仍是南海區域眾多麻煩的製造者。

大西洋月刊的派萃克(Stewart M. Patrick)認為,美國應該簽署、批准該公約,應該加入其他162個國家的行列。美國軍方人士支持公約,因為他們認為,這對他們完成軍事行動的使命有利,公約中有美國軍方希望具有的所有條款,使得美國海軍可以自由自在的進行他們的行動而無須擔心害怕。還有,美國海軍經常舉辦「海上航行自由軍事演習(Freedom of Navigation Operations, FONOPS)」,用來對那些提出過分的領土主張的國家進行挑戰。但因為美國不是簽約國,美國沒有把爭端帶入調解機制的法律依據。

美國的商界,幾乎一面倒的支持加入公約。首先,公約可以保障美國公司在200海浬以外的延伸大陸架上獲得專屬的經濟權利。在相當於兩個加州那麼大的領域內,有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另外,加入公約可以使得美國公司加入海底礦產的挖掘。美國傳統基金會的一篇分析中,研究員格羅夫斯(Steven Groves)在參議院外交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說,從成本和效益上分析,所有的條約都有代價。他考慮了延伸大陸架上的石油和天然氣的問題。

說起來,美國不能加入公約,不是黨派之爭,因為共和黨、民主黨的政府,都希望加入。說它是府會之爭吧,也不全是,而更像是美國的政府(白宮)和議會之間在唱雙簧!白宮要與國外打交道,需要這個工具;但國會不需要,只需要維護美國的國家利益。

反正,我們的世界,今天看來越來越混亂,是十足的末世!有時候,看看美國的中學畢業生、大學一、二年級的學生,尤其是男生,一個個傻傻、木木的,懵懂未開,什麼都弄不清。但是,就是這些十八、九歲的青年人,在操作著美國的航空母艦、核潛艇,是美國海軍稱霸大洋的主力。都說美國是世界警察,但當今的民主黨政府,好像不願意當了。川普如果當選,好像也要奉行美國第一,也不願意義務的給各國當警察。這樣,世界就會更加混亂。

中國不接受裁決後,國際媒體指出,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好像從來都沒有接受過國際法庭的裁決。如果國際法庭不能起作用,就像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被流氓惡棍國家占領、對侵犯人權的行為視而不見,那這些國際機構也沒有什麼存在的必要了。就像一個幼兒園(幼稚園)裡,老師帶一群孩子,玩拍拍手、排排坐、分糖果、擊鼓傳花。孩子們需要一個行為準則的公約,所有的孩子必須遵守,但老師不會遵守。麻煩在於,老師不參與,孩子中的幾個頭頭,長的粗壯了,腰杆兒硬了,幼兒園也就不太平了。最後呢,老師可能也管不住了。孩子的世界,大人的世界,人類的世界,也都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