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tty Images)

中共官方發出印發《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通知一周以來,王 岐山親自發文進行輿論造勢,各地也相繼組織學習和抓典型。

中國問題專家認為,習近平推出《問責條例》 是要把中共前幾任「擊鼓傳花」留下的不定時「炸彈」推回去。

文 _ 謝東延

習當局推問責條例 王岐山帶頭造勢

7月17日,中共中央印發《問責條例》和發出通知,要求各地執行。

7月19日,王岐山首先在《人民日報》二版頭條發表署名文章,罕見地用了近3200字的篇幅來解讀1900多字的《問責條例》。

7月20日,新華社、《人民日報》、中紀委官網分別發文《讓失責必問、問責必嚴成為常態》、《終身問責擦亮問責利劍》、《〈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逐條解讀》給剛頒布的《問責條例》進行輿論造勢。

與此同時,各地的中共黨組織和部門也跟進學習,有些地區還馬上抓出了被問責的典型。

分析:用問責制對付「擊鼓傳花」

中國問題專家季達認為,習近平上臺接手的政權是前幾任留下的一個爛攤子,政治、經濟面臨巨大的危機。其實,中共高層早幾年就流傳「擊鼓傳花」的政治笑話,說中共隨時會垮臺,導致垮臺的「炸彈」傳到誰手上,誰就是「倒楣蛋」。

季達認為,習近平推出《問責條例》就是為自己留後路,不想為中共背黑鍋,將前幾任「擊鼓傳花」留下的「炸彈」推回去,誰決策誰負責,對其終身追責。

從《問責條例》的第五條可以看到,它已釐定了負責人應付的責任,黨組織領導班子在職責範圍內負有全面領導責任,領導班子主要負責人和直接主管的班子成員承擔主要領導責任,參與決策和工作的班子其他成員承擔重要領導責任。

其實,早在2012年2月6日王立軍事件發生後,官媒就提出過「擊鼓傳花」的問題。

當年2月17日,《人民日報》及其人民網發表題為「別把問題拖成『歷史問題』」的評論文章指,面對換屆,有前任把解決不了的矛盾,能拖就拖,留給下任。「於是,問題『擊鼓傳花』,最終變成無頭公案、『歷史問題』。」文章還說,不敢、不願正視和逃避問題,但這是躲不開、繞不過的,「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傳來傳去,終歸會爆發。

當時正是中共18大換屆之時,胡錦濤、溫家寶被江澤民架空壓制了十年,以致政令不出中南海。當時有分析認為,這是習近平在向胡錦濤喊話,希望他在任上處理薄熙來。之後,3月15日薄熙來被拿下。

接著3月19日,《人民日報》再刊發題為〈以「終身負責」終結「擊鼓傳花」〉的評論文章,文章以深圳市規定公務行為將實行終身負責制為新聞背景,再提「擊鼓傳花」的問題,而且還進一步說前任拖下去的問題不只成「歷史問題」,還把責任拖成了「歷史責任」。所以,要「終身負責制」徹底封堵「逃責」的僥倖心理。

同一天的凌晨,北京發生了「3.19事件」,傳周永康政變未遂,權力被內部剝奪,由孟建柱接替。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中國問題專家李天笑先生分析認為,習近平推出《問責條例》是為清算江澤民走的關鍵一步。習近平層層推進問責制是有布署的。

「擊鼓傳花」多顆炸彈留給習近平

習近平上臺執政時,中共在政治、經濟、社會治安等多方面都存在著巨大的危機,這都是江澤民「擊鼓傳花」留下的「炸彈」,可能一個小事件就會引發中共倒臺。具體體現在下面幾個方面:

◎ 經濟方面

2012年5月,人們從官方公布的各種數據中看到中國經濟正在衰退。6月21日,何清漣在評論文章中表示中國經濟衰退「狼真的來了」。

之前,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後,中共政府出臺4萬億(兆)元人民幣的經濟刺激政策,表面帶來一時的虛火。再加上美國也採用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分三次釋放出4萬億美元。大量的資金湧入新興國家,其中包括中國的市場。之前,中共為了擴大出口又將人民幣對美元貶值,很多資金湧入中國等待人民幣升值獲利。

人民幣匯率從2008年1月4日的7.275,一直升到2014年1月24日的6.0489,差價達1.2261元人民幣,如果100萬美元在2008年1月投入中國到2014年1月撤離,光匯率差價利潤就有100萬人民幣。如果當時投入樓市,利潤更是翻倍。

這些大量的資金並沒有如中共當局所願進入實體經濟,而是進入了房地產行業、地方融資平臺及產能過剩行業中,經濟泡沫被急速吹大。超發的貨幣又使消費品價格、房價上漲等通脹,還帶來了巨大的地方債務。2011年以後,這些經濟惡果逐漸呈現,最突出的是產能過剩導致煉鋼行業出現大規模虧損。

上海是中國大陸金融中心,也是中國經濟的縮影。

今年上半年中國大陸大部分地區財政收入增長低甚至負數的情況下,上海財政收入卻暴增30.6%。然而,上海的實體經濟、進出口增速等都是負增長,大幅增長的是金融與房地產的虛擬經濟,說明上海金融業的發展與實體經濟脫鉤,經濟泡沫化。


上海是中國經濟的縮影。今年上半年上海財政收入暴增30.6%,然而上海的實體經濟、進出口都是負增長,大幅增長的是金融與房地產的虛擬經濟,顯示經濟泡沫化。(AFP)

在出口數據方面,今年2月大陸出口較去年同期大幅衰退25.4%,創下近七年來單月最大降幅,是2009年5月以來的新低。雖然3月略有回升,之後三個月都一直處跌勢。

在進口數據方面,今年6月前20個月同比都是下跌。5月進口額較之前兩月有大幅增長,但是有多方的分析認為,目前在資金大規模外逃的情況,藉虛假進口貿易走資的可能性很大。

在人民幣匯率方面,7月18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6.6961,為2010年10月以來新低。在岸人民幣兌美元跌破6.7關口,為2010年11月以來首次。這使出口企業更為困難。

在製造業勞動成本方面,根據牛津經濟研究院的研究數據,2003年中國製造業的單位勞動力成本比美國便宜60%,但現在2016年已經超過日本,只比美國便宜4%。中國已經失去了世界工廠的優勢。

再往前追溯,在90年代的國企改革中,江澤民架空朱鎔基搶奪了經濟大權,採取「國進民退」的政策,讓國企、央企坐大成為政策性壟斷企業,使民營企業經營艱難,近幾年不斷出現倒閉潮。

今年6月,大陸不同部門、機構共提交給李克強的6份大型調研報告顯示,一方面,民營經濟貢獻了60%以上的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創造了60%左右的國內生產總值,和80%左右的社會就業;但另一方面,多數民營企業卻受到壓制。

◎ 政治方面

《大紀元》之前已多次報導,中國政局的核心問題是法輪功問題。江澤民集團為了延續迫害政策一早就布署對習近平進行政變。當時,被江澤民選中的權力接班人是薄熙來。

薄熙來自從2007年被貶至重慶任重慶市書記後,首先是搞「唱紅」,利用毛左製造輿論聲勢,接著在2009年6月開始,進行全面「打黑」搶奪富豪財產,讓全國震驚。

從這一年開始到2012年,美國發放給中國的移民簽證從2.4萬張到4萬多張,增長了將近2倍。2012年王立軍事件後,官員外逃、富豪移民潮興起,同時帶來的是資金的外逃。

早在1999年7月,江澤民集團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由於迫害不得人心,江澤民集團不得不用重金收買來維持迫害,整個國家的工作重點都押在了迫害法輪功上。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調查,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最猖狂的那幾年,中國近四分之一的財力都被耗費在這場迫害中了。僅2001年2月27日,江氏集團就一次性撥款40億元人民幣,用於在建築物上安裝大型監視儀器監控法輪功學員。江澤民集團為迫害法輪功還至少僱傭了數百萬人為其效力,這些人的工資、獎金、加班費及補貼等每年可達上千億元。


江澤民集團鎮壓法輪功最猖狂的幾年,耗費了中國近四分之一的財力用於迫害。僅2001年2月27日就一次性撥款40億元人民幣,用於在建築物上安裝大型監視儀器監控法輪功學員。(AFP)

據為法輪功學員辯護和發聲的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新書所述,中共為了迫使高智晟不為法輪功學員辯護,在祕密囚禁高智晟前,貼身監控高的祕密警察就有一兩百人。之後,將高智晟囚禁在部隊時,耗費更是不惜血本。

隨著,海內外的法輪功學員長年堅持不懈的講真相、揭露中共邪惡,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越來越為國際社會知曉。

今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一致通過了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為。

6月22日,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和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聯合發布最新調查報告顯示,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每年約為6萬至10萬例,2000年至今可能高達150萬例;這些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

4月底,來自5個黨派的12名歐洲議會議員共同發起了48號書面聲明(為期三個月),在7月14日獲得了402名議員支持,超過半數。該書面聲明要求歐盟執行歐洲議會2013年12月通過的一項反對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決議,並刻不容緩地對在中國發生的活摘器官進行獨立調查,7月底該聲明到期後的第一次全體會議上,將宣布書面聲明通過。

也就是說,美國和歐洲兩大西方民主國家的議會都承認和譴責中共的活摘器官的罪行存在,並將進一步要求利用國家資源對中共的罪行進行調查。

近期,報導中共活摘器官的國際媒體越來越多,譴責中共罪行的聲音越來越強烈。這種國際壓力是江澤民留給習近平當局的一個「炸彈」。


中共活摘器官在國際日益曝光,譴責中共罪行的聲音越來越強烈。這種國際壓力是江澤民留給習近平當局的一個「炸彈」。(AFP)

李天笑認為,習近平必定不會替江澤民背這個黑鍋,必定會加速清算江澤民的進程。

季達表示,除政治、經濟方面,在食品安全、環境污染、民間維權抗暴等等方面,都有前任「擊鼓傳花」留下「炸彈」,習近平如果不問責,那就會變成他自己背黑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