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共前總理周恩來的真實魔鬼面目近年來不斷被揭露。(AFP)

中共粉飾多年的周恩來在真相面前失去光環,再也不是「人民的好總理」,而且一夜淪為「文革」中替毛澤東殘害戰友的幫凶,歷史上毫無人性、殺人如麻的特務頭子,連自己乾女兒也會下令殺害的冷血黨徒。除此而外,周恩來與毛太江青的隱晦關係也浮出水面。

文 _ 韋拓

40年前的1月8日,被中共極力塑造的「人民的好總理」周恩來死於膀胱癌。他的死亡開啟了中共第一代權力核心三巨頭死亡的閘門。1976年被載入史冊的五大事件當中,有四件是死亡。繼周恩來之後,7月6日,中共軍隊總司令朱德去世。20天後,唐山大地震震驚世界,一座120餘萬人口的工業重鎮幾分鐘被夷為平地。中共官方事後披露,唐山一市有24萬餘人死於7月26日的里氏規模7.8強震。9月9日,中共一代梟首毛澤東去世。

周恩來死後的第十個月,中共當時的副主席華國鋒在葉劍英、汪東興等一批高級軍官支持下,發動宮廷政變,抓捕了毛夫人江青和中共副主席王洪文、政治局委員張春橋、姚文元等,此四人後被稱為「四人幫」。他們的被捕,標誌著毛澤東發動的十年「文革」浩劫終止。

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共體制內外官員、學者向海內外媒體的紛紛披露中共黨史祕聞,使中共粉飾多年的周恩來不僅失去光環,再也不是「人民的好總理」,而且一夜淪為「文革」中替毛澤東殘害戰友的幫凶,歷史上毫無人性、殺人如麻的特務頭子,連自己乾女兒孫維世也會下令殺害的冷血黨徒。除此而外,周恩來與毛太江青的隱晦關係也浮出水面。

周江勾結,助毛延燒「文革」

《華夏文摘》曾刊登文章〈試論文革初期周恩來與江青以及中央文革小組的關係〉,文中描述了周恩來對江青極其露骨的吹捧。文章稱,1966年8月18日,毛第一次接見紅衛兵。在周恩來親自審定此次接見的新華社電訊稿中,江青被放在十分突出的地位,明顯高於其他政治局常委。

「文革」小組長陳伯達生病住院,周恩來順勢提議由江青做代理組長。第二天即1966年8月31日,江青便主持了毛第二次接見50萬紅衛兵的大會。


文化大革命開始後,江青任中央文革小組第一副組長、解放軍文革小組顧問。積極策劃誣陷打倒一大批領導人,並與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結成「四人幫」。圖為江青在大寨的「勞動表演」。

當時毛和林彪等人同乘第一輛汽車,周恩來、陶鑄、聶榮臻、江青乘坐第二輛汽車。事後陶鑄對報紙上關於江青的宣傳極其反感,對曾志說:「你看,這幾天的報紙,照片上居然將江青和總理平列,像什麼樣子?」

10月6日,北京紅衛兵在首都工人體育場發起北京和地方各大專院校師生10萬人參加的大會,會上江青發表煽動性講話。事後周恩來把江的講話錄音在中國大陸播放,自此江青名聞九州,地位拔高置頂。《華夏文摘》稱,「對於一個還不是中共中央委員的江青,這種待遇即使不是空前,恐怕也是絕後。」

周恩來還多次在會議上極其露骨的吹捧江青,在1968年3月23日晚的大會上,周恩來甚至喊出「江青萬歲」的口號。


「文革」浩劫中,周恩來對江青的阿諛順從越過人格底線。周恩來還多次在會議上極其露骨的吹捧江青。(網路圖片)

周恩來肉麻吹捧江青

周恩來除了十分賣力宣傳江青,還當眾奉承江青。1966年11月28日晚,北京和來自全國各地的兩萬多名「革命文藝戰士」,在人民大會堂舉行文藝界文革大會。周恩來在會上不顧史實,對江青做了極其露骨的吹捧:

周稱,「文藝革命的成績,都是同江青的指導分不開的……江青親自參加了鬥爭實踐和藝術實踐。雖然艱苦的鬥爭損害了江青的身體健康,但是精神的安慰和鼓舞,一定能夠補償這些損失……」

周恩來的講話,通篇充滿卑躬屈節、諂媚奉承的表白。因此可以說,在江青企圖奪權的道路上,周恩來的推波助瀾起了很大作用。

卑屈不惜打破外交慣例

有大陸媒體刊文〈一張暴露江青野心的合照〉,披露1974年春,澳大利亞馬列黨主席希爾訪華期間,周恩來接見希爾,可在合影時,江青赫然取代了周恩來的位置——站到了中間,而周恩來則和張春橋一起分列左右第二位。


1974年一張照片中,江青(左四)赫然站在與外賓合影的正中,而周恩來(右二)卻在邊上,令世界譁然,引發對二人政治地位變動的猜測。(網路圖片)

按照中共禮賓部門正常的位置安排,時任國務院總理周恩來應該站在正中,其旁邊為主要外賓,再旁邊才是其他參與接見的中共領導。據當時在現場工作的周恩來侄子周爾鎏回憶,周在照相時微讓了江青一下,江就當仁不讓地占據了主要位置。

照片在《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發稿後,世界譁然,人們甚至猜測周恩來要下野,江青要取代周組閣。這張照片見證了江青當年跋扈的心態,也反映出周江關係。

周恩來超底線順從江青為自保

周恩來的偽善曾經欺騙了無數中國人。隨著歷史資料的公開,周恩來自私、殘忍、狡詐等真面目全面曝光。

文革中,中共國家主席、元帥都不能倖免被打倒甚至慘死的下場,周恩來卻是唯一例外。而周恩來自保的祕訣就是昧著良心見風使舵,唯毛是從,陷害忠良。

原中共政治局委員,總後勤部長邱會作在回憶錄中提到,周恩來曾說過一句話:中央政治就是處理好毛、林、江青的關係。這是周恩來在黨內鬥爭中,始終立於不敗之地的祕訣。江青不僅代表她自己,她後面是毛澤東,所以周恩來絕對不敢得罪江青。


周恩來曾說:中央政治就是處理好毛、林、江青的關係。這是周恩來在黨內鬥爭中,始終立於不敗之地的祕訣。(AFP)

文革史作家陳昭著文稱,周恩來與江青的關係,是文革中最不可理喻,也是最荒唐的。文革中,江青成了毛的代言人,常常把自己擺在僅次於毛澤東、林彪的第三位的位置。在很多情況下,周恩來完全變成了江青的下級、臣民甚至奴僕。

中共原解放軍總參謀長《黃永勝將軍前傳》一書中,有這樣一段話:

「……有一次開政治局會議,有重要議題要研究,還沒有開始,江青就鬧:『總理,你要幫我解決一個嚴重的問題,不然要出大事情!』周恩來問:『江青同志你有什麼嚴重的事情?』江青說:『我房間裡那個馬桶現在天冷不敢用,太涼,一上廁所就感冒,一感冒我就不能去見主席,怕傳染主席,我也很快要鬧大病。這個問題還不嚴重啊?』周恩來說這怎麼辦?開完會我派人去看一看?江青不幹,說總理你對我沒有革命感情,階級敵人恨不得我快點死!周恩來沒辦法,會也不開了,帶著我們幾個到江青那裡去,對著江青那個馬桶,用手這樣托著下巴,這樣看看,那樣看看,也想不出辦法來。想來想去,最後說,江青同志,這樣好不好,我們沒有一種技術可以把這個馬桶的墊圈加熱,但可以用保暖的東西把墊圈包起來,外面再用軟和的布料包起它來,就可以臨時解決了。江青一看也確實沒別的辦法,就同意了。周恩來又馬上叫中央辦公廳派人來做好它。」

為了江青的馬桶,中共政治局會議可以停下來,一國總理領著幾個政治局委員,擠進一個女人的衛生間。這簡直就是「人民的好總理」諂媚土皇后的最諷刺寫照。

周恩來暗殺公安部長安撫江青

1973年10月21日深夜,中共公安部長李震離奇死亡。按照中共官方當年的說法,李震是在家中自縊身亡。4年後的1977年,中共又宣布李震是畏罪自殺。李震的死因至今疑點重重。


中共開國少將、「文革」中的公安部長李震。(網路圖片)

2015年,港媒《前哨》披露了李震死因:因其擅自處理史達林交給中共的有關藍蘋(江青)赤裸裸與黃金榮相依偎的照片,最終或遭周恩來下令暗殺。

據《前哨》2015年1月號報導,作為公安部長,李震竟會在失蹤3日後,曝屍於中南海通向天安門的地道內,死後,要求不開追悼會,不登報發訃告,骨灰不許入八寶山公墓,令人感到撲朔迷離。

文章說,1986年,香港一本政論刊物上有一篇600字短文,說上世紀五十年代初,蘇聯情報部門送了一份密件給中共,是一張藍蘋(江青)全身赤裸坐在上海青幫頭目黃金榮大腿上的照片。據報,事情發生在1936年9月,當時還是演員的藍蘋為了能在上海灘立足,為討好黃金榮,由黃的私人攝影師拍下了那一刻。

史達林把江青裸照(複製品)交給中共後,當時中共僅政治局常委中幾個核心人物見到這張照片,周恩來下令公安部長密封該照,存放在部裡絕密檔案中。文革爆發後,江青探知公安部絕密檔案櫃中存放著她的裸照,便傳召李震。李震豈敢違抗,立即回部取出密件給江青,江青點著火柴把裸照燒了。周恩來很快知悉此事,照片已經被毀,震怒之下電責李震,於是李震一去不回……

文章稱,李震出了家門再沒有回來,之後發現他「吊死」在中南海通向天安門地道內的熱力通道室中,室高不到一米五,李震跪坐在地下,吊繩懸於熱力管道。李震死時,口中含有數十片未溶化的安眠藥片,衣履不整。大多數調查人員都認為李震是在地道裡被人勒死,然後被塞進熱力通道製造自殺假象。

文章說,這條祕密通道只有毛澤東、林彪、周恩來3人可用。經周恩來特許,江青、陳毅、陳伯達、康生使用過。從地下祕密通道使用者的名單分析,再考慮歷史記錄,人們會更清楚李震死於誰之手。

文章暗示,這個人就是1931年8月曾勒斃被視作「叛徒」的顧順章的岳父母、小舅、小姨等8人和其恩人斯勵將軍以及其他所謂「變節」的共39人的幕後操手周恩來。

「好總理」捧殺「毛的狗」

作者史林著文稱,江青受審時咆哮法庭:「我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要向毛主席負責。現在整的是毛主席。我的家鄉有句老百姓的話:『打狗看主面』,就是說打狗呵,還要看主人的面子。現在就是打主人。我就是毛主席的一條狗。」


江青受審時咆哮法庭。(網路圖片)

朱健國則在〈周恩來死於「文革恐懼症」〉一文中,認為周恩來高度恐懼文革,所以才會患上膀胱癌。醫學研究表明,癌症多為心理恐懼與焦慮而滋生。「中醫認為,恐傷腎,而膀胱和腎是表裡關係。」因此周的癌確實是嚇出來的。

朱引證說,1967年1月,我作為「紅衛兵」串連在廣州,正準備串連到上海,卻突然聽到廣播中周恩來動員全國學生暫停串連:「等到四月分,國家提升了交通和接待條件後,再恢復大串連。」然而,四月過了、五月過了,……周恩來一直沒有兌現他的承諾。當時就有紅衛兵批判周恩來:畏懼文革!現在看來,這話真說對了。周恩來始終處於既幫助毛澤東開展文革,又高度恐懼文革的矛盾心態。

朱說,1976年1月,臨終之際的周恩來,多次念叨「我是清白的!」而後又交代說:「把我的骨灰撒到江河大地去做肥料,這也是為人民服務。活著為人民服務,死後也要為人民服務。」一些好心人解釋,這體現了周恩來「為人民服務而死」,為人民的事業「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錯!這是周恩來在撒謊——他擔心死後被以「伍豪啟事」定為叛徒鞭屍,乾脆撒骨灰不留後患。

周、江互相利用致使文革延續10年

在毛澤東為保權、清除異己而發動的十年「文革浩劫」後期,傳毛已對孤家寡人的處境感到不安,而御用宰相周恩來和自比皇后的江青互相勾結、利用,令晚年毛澤東更加猜忌並警惕。周恩來為了自保,對誇張活動於前臺的毛太江青極盡阿諛恭維之能事,江則對周又打又拉,充分利用周幾十年中共黨政軍中的廣泛人脈和其狡詐、殘忍處事的「特長」,多次拔除影響自己上位的政敵。可以說,周恩來和江青這兩個典型人物在「文革」中的充分表演,不僅使毛澤東「文革」整人運動摧毀中國數千年文化傳統,踐踏了全體國民的尊嚴和社會道德,並且由周江等推波助瀾延續了10年。周恩來、江青在中國現代史上為殘暴陰險的中共惡黨屬性,畫上了非常匹配的兩筆。而江青由一個二流影星墮落成為權利慾膨脹的紅朝女皇,因而不得善終,很大程度緣由「文革」中周恩來的捧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