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嘉誠多年穩居亞洲首富,他曾表示:「小富在人,大富在天。」似指冥冥之中有定數。(孫明國/大紀元)

李嘉誠多年來穩居亞洲首富,他曾表示「小富在人,大富在天」,似指冥冥之中有定數。

香港十大風水師之一陳伯,據稱是李嘉誠的御用風水師,他倆之間有著傳奇般的故事,近日陳伯的臨終遺訓再次熱傳網路。

文 _ 周慧心

「你將來必定成為香港首富!」

陳伯,原名陳朗,篤信道教,擅長觀人氣色,能把眼前人的命運,過去和未來一一細訴,預測命中率精確得令人震驚。

陳伯在一次飯局上與李嘉誠相遇,那時李嘉誠30歲,當時還是個小商人。陳伯給他算了命,隨後問他:你希望將來擁有多少財富,你就滿足了?李嘉誠告訴他,我能有3000萬,就很滿足了。陳伯卻對他說,你命裡的財庫不是平的,是漫出來的,你將來必定成為香港首富!

李嘉誠出身寒門,1940年,12歲的李嘉誠從廣東潮州移民到香港。他14歲投身商界,22歲正式創業,1958年,李嘉誠開始投資地產市場。他通過不懈的努力和奮鬥,成為全世界華人最成功的企業家。現在李嘉誠統領長江實業、和黃集團、香港電燈、長江基建等集團公司。多年來他一直是全球華人首富。

陳伯遺言揭致富的因緣和祕訣

陳伯於2003年11月29日在養和醫院病逝,享年78歲。他臨終前,許多富豪都私下到醫院探訪,陳伯也對這些富可敵國的富豪們坦誠了幫助他們「致富的因緣」和「致富的祕訣」。以下是網上熱傳的關於陳伯臨終前的遺訓:

「我為什麼要幫助你們,是因為你們可以幫助更多的人。」

「其實你們這些有錢人,不是一生修來的福,都是多生累世行善積德,孝親尊師,普濟眾生,才能有現在這些福(財富地位)。」

「現在很多人走錯路,想用些手段、權勢或現代知識技術來賺錢,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這些都只是緣,真正的還是自己要有因(行善積德、孝親尊師、普濟眾生)才行,如果沒有因,我也幫忙不上。」

「我現在為什要來受苦(指到香港做了三次手術受盡痛苦),雖然我是好意,幫助你們改變了緣,讓你們早點成功,可以多幫助些人,但這終究是違背了天道,還是要受上天懲罰,天自有祂的道理。」

「做生意要走正路,自己有種因(福德),成功是早晚的問題,福種得厚,緣自然就來得快,急不得。走正路(做生意正正當當、規規矩矩)也是在造福,立一個好的榜樣讓人學習,這種福也不是幾個億可以計算的,千萬不要想走歪路,否則福損得很快,命中本來有萬億的福,走歪路,減損成幾十億,自己還以為成功了,沒想到將來要受造惡的果報,實在得不償失。」

「現在世道很壞,大家為了求名、求利不擇手段,問題還是出在沒有聖教(聖賢教育),廉恥沒有了,更不要說仁義道德,你們這些人,如果想要世世代代保有富貴,最重要的還是要把聖教(聖賢教育)給提倡起來,人人有廉恥,人禍就少了,人禍少,天災自然就減了。」

「你們這些人的影響力大,建些好學校,培養好老師,把這事(聖賢教育)做起來,中國安定了,世界各地自然就來學習,做這事,是種現在世上最大的福,行最大的善,誰來做誰就得利,世世代代得大富貴。」

陳伯的這些遺訓在網上熱傳,其真實性不詳。不過,從這些言論可以了解,人今生的富貴是前世(多世)積德行善得來的;而要富貴延續下去就要「走正路」,否則「福損得很快」;興辦教學,教授聖賢教育,可以積大德。

富貴在天 范仲淹家族的故事

世界華人首富李嘉誠基於他多年的經商經歷,有過頗有啟發意義的命運感悟:「小富在人,大富在天。」

許多華人企業家都相信地理風水,他們想方設法抓龍脈接財氣,修祖墳改風水。有的人福分很大,他對應的天體太大了,很多貴人會去幫助他,有的人是小天體轉生的,福分很快就用完了,假如再做壞事,福分會耗得更凶。

宋朝的名臣、文學家范仲淹在蘇州做官時,曾買下南園一塊宅地,準備造屋居住,風水先生一看便賀道:「此乃寶地,在此興建住宅家中定會公卿輩出。」范仲淹笑說:「與其獨占寶地,不如讓出辦學豈不出更多的公卿將相之才?」於是他創設學府,延攬名師講學,一時盛況空前,各地紛紛仿效,故有「蘇學天下為第一」之譽。

過去有句話:富不過三代。但是范氏家族福到八代,到民國時期還赫赫有名。

無德之富招禍端 中共官員危矣

李嘉誠可稱得上是「富可敵國」,他說:「富貴兩個字,不是連在一起的。」他認為,真正的富貴是要懂得用自己得來的金錢,盡一點義務和責任。

富而有德者可以造福於天下蒼生,為富不仁、暴力斂財者則只會禍亂社會、危害民眾。世界上許多發達國家的富豪們,大都有自己的宗教信仰,他們以辦慈善事業、捐獻及辦學等各種方式回饋社會、造福民眾,因此能安享富貴。

中國現在也有許多富豪,根據一項調查顯示,在平均身價達22億的頂級富豪中,中共黨員比例高達48.5%,調查發現,絕大多數黨員富豪都是在當官後才發財的。這些人以詐騙、暴力拆遷等各種不正當手段斂財,以官商勾結、權錢交易的共同手段致富。以權謀私,行為骯髒,劣跡斑斑。

不知行善積德,只知貪求富貴者,就好比沒有燈油而燒燈芯,怎能不自取滅亡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