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黃金史》中提到,為恢復世界秩序,挽救生靈,成吉思汗作為天神的化身降於人間。(新紀元合成圖)

《蒙古黃金史》中講到,為恢復世界秩序,挽救生靈,成吉思汗作為天神的化身降於人間。

俄羅斯史學家維爾納德斯基也說,「成吉思汗是上天的化身,因此他制定的律法帶有神的因素。」

東西方學者一致讚頌其神性。


文 _ 皇甫容

中國古代帝王,大凡建立功勛彪炳、垂範後世之千秋功業的,歷史上均有關於他們來源的記載。

譬如,唐太宗被譽為「金輪聖王」;乾隆皇帝親筆御書的永佑寺碑文,尊稱康熙帝為「以無量壽佛示現,轉輪聖王」;《大黃金史》尊稱成吉思汗為「聖主」、「治理天下萬物的金剛轉輪」,尊稱忽必烈為「轉輪王」。

僅以此文介紹史載的成吉思汗尊號來源。

《大黃金史》面世

《蒙古黃金史》,又被翻譯作《蒙古黃金史綱》,俗稱《大黃金史》。編撰者是一位學識淵博的喇嘛,名為羅卜桑丹津。《大黃金史》一直被收藏在元廷的金匱之中,王族之外的人鮮少聽聞。

1926年,外蒙學術會主席扎木養公在巴彥圖門,巧遇來自察哈爾部的貴族永謝布臺吉,從他那兒獲得此書。1937年,《大黃金史》在烏蘭巴托首次出版。

1944年,拉鐵摩爾(O.Lattimoer)教授將此書從外蒙帶到美國。1952年,哈佛大學教授柯立夫(F.W.Cleaves)以及比利時的田清波神父為此書撰寫內容簡介後,由哈佛大學燕京學社影印出版。

由此,《大黃金史》逐漸在各國流傳。


中國古代帝王,大凡建立功勛彪炳、垂範後世之千秋功業的,歷史上均有關於他們來源的記載。圖為成吉思汗畫像與《蒙古黃金史》翻譯本。(大紀元合成圖)

「天神化身」說

《蒙古黃金史》中講到,在成吉思汗誕生之前,世界上降生了十二個暴君,因為連年征戰,導致人間大地生靈塗炭。

為恢復世界秩序,挽救生靈,成吉思汗作為天神的化身降於人間。「他從宇宙來到人世間。從無過失的光輝的查干騰格里賜與他三十五種德行,由他統帥著口說繁多語言的各族百姓。」(查干騰格里意為:純淨的菩提心)

在成吉思汗誕生的三年前,西藏的薩迦.貢嘎寧布喇嘛預言道:意志堅強、像如意三寶般的聖主成吉思汗降生人間,統治天下眾生眾靈。為了留下見證,這位喇嘛讓契丹的二位石匠,將他的預言刻在了不兒罕山的巨石上。

為了等待聖主的降臨,眾人遵照喇嘛的意旨,在額斯爾凡城北門修建了一座寺院,即普覺海藏寺。

喇嘛對眾人說道:「以後,有洪福的聖主成吉思汗45歲的時候繼可汗之大位。成吉思汗統治五色之國、四夷之邦,世界上三百六十一種姓、七百二十種語言的國家,都向他納貢臣服。他的人民手有所扶、腳有所踏。他榮華富貴,像轉輪王一樣揚名於世。」

黃金史認為成吉思汗是天神的化身。「天神的化身」這一說法來自印度,原意是當宗教衰落或者人類社會需要更新時,受到神靈感化的人會降生於世,完成上天的使命。因此這些人會具有一定的神力。

俄羅斯史學著作《蒙古與羅斯》的作者維爾納德斯基也支持此說法。書中談到了中國歷代皇帝的佛緣,維爾納德斯基認為,「成吉思汗是上天的化身,因此他制定的律法帶有神的因素,能夠有效地治理龐大的帝國。亞美尼亞史學家格里戈爾則說,在成吉思汗之前,蒙古人生活處境非常艱難,是成吉思汗建立了人們和上天的聯繫,蒙古在上天的庇護下,誕生了根本法《大扎撒》,也享有了征服世界的使命和榮耀。」


蒙古在上天的庇護下,誕生了根本法《大扎撒》。(網路圖片)

「成吉思汗在其一生的每一個關鍵時刻,首先是記憶『長生天』。他不允許薩滿干預國事,所以我們不能說,成吉思汗屬於薩滿『教會』。相反,他認為,他和教會(寺院道觀)之間的關係應是個人的。這一認識和他的使命有關——征服世界,建立一個世界共通的格局。這是一個全球性的挑戰,至少,中東的穆斯林和西方的基督教國家已經厭倦了內部爭鬥和持續的戰爭。13世紀歷史學家法拉傑曾評價成吉思汗說,蒙古對上天的信仰在成吉思汗身上得以彰顯,正是得益於此,他們征服了世界。」

英國歷史學家愛德華.吉本認為成吉思汗的信仰是「純粹的有神論和極其完美的寬容」。吉本說:「成吉思的信仰,最值得我們敬佩和讚揚。」(譯自Gibbon, 2, 1203.)

東西方學者都讚頌成吉思汗的神性,以此表達對這位建立世界新秩序的君王的無限感佩和敬仰。

跟隨聖主即是榮耀

從古至今,世界各國都為這位君王獻上了很多的尊號。那麼當時跟隨成吉思汗的臣民是以何種心態來對待這位聖主的呢?《大黃金史》中有段大將博爾朮與妻子的對話,從中可以窺見一斑。

成吉思汗和大將博爾朮二人越過西藏到達印度的阿達。當地有個叫吉勒的貴族將黃膘馬、灰鼠皮襖和一匹帶著小馬的騾馬作為拜見成吉思汗的禮物。之後,成吉思汗把這三樣禮物賜給了留守本土的一名官員,他叫斡勒占達。

博爾朮回到家,他的夫人聽說聖主把這三件禮物賜給了他人,就憤憤不平地問他:「博爾朮,你跟隨聖主這麼多年,究竟得到了什麼好處?貪生怕死的斡勒占達留在宮中,為什麼就能得到灰鼠皮襖的賞賜?你謹慎小心地跟隨可汗出生入死,為何什麼也得不到?」

博爾朮回答夫人說:「你穿的衣服雖然又寬又長,可是你的心胸竟然如此狹窄,見識短淺。留守在宮中的斡勒占達,為什麼不能得到灰鼠皮襖?恩德雙全的成吉思汗穩固天下,我們勤懇、謹慎地跟隨在他身邊,不就是得到了最大的恩賜嗎?留在宮中的斡勒占達,得到獎賞有何不可?聖主的天下穩固,我們忠貞地跟隨著他,不就是得到了最大的滿足、最大的幸福嗎?」


常年跟隨成吉思汗出生入死征戰沙場的博爾朮認為,只要能跟在聖主身邊,就是莫大的榮幸。圖為博爾朮雕像。(Chinneeb/維基百科)

博爾朮是睿智的、清醒的,他知道哪怕什麼都得不到、哪怕常年出生入死征戰沙場,只要能跟在聖主身邊,就是莫大的榮幸。在一次宴席上,這些驍勇善戰的蒙古勇士以「治理天下萬物的金剛轉輪」來稱頌他們的大汗。(出自《大黃金史》)

以祭天求得上天的護佑

成吉思汗順天意開創了龐大的帝國,如東西方的學者在史錄中記載的,成吉思汗有著虔誠的對神的信仰。他常常登上山頂,對天祝禱,祈求上天護祐他的子民。受他的影響,他治下的百姓也都敬天法祖、樂天知命。於是君民一心,國家穩固。

歷史如浩瀚煙海,中華大地上數百年來朝代更迭,風雲變幻,然而人們對上天、神佛的尊敬和信仰,從來沒有停止過,而上天、神佛也從來沒有放棄過護祐眾生,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位受命於天的聖主,給神州大地上的眾生,帶去光明和希望,使神傳的悠悠古風,得以千百年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