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共六中全會確立了「習核心」領導地位。李源潮的未來,就看他是否真的能支持習近平,而不是暗中幫助江澤民。(AFP)

2013年以非政治局常委的身分而晉升為國家副主席的李源潮,近年來其政治背景日趨複雜,有關他未來的傳聞很多,有的說李源潮19大要進入政治局常委,有的說他很可能被抓入秦城監獄與令計劃「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有的說李源潮會平安著陸。

到底哪種可能性最大呢?

10月27日,中共六中全會結束後,官方在發布的會議公報中確立了「習核心」地位。

外界認為,這意味習近平對明年下半年舉行的19大人事布局具有更充分的權力。

習近平、王岐山多次強調,這次反腐主要針對那些18大後還不收手的人,李源潮的未來,就看他是否真的能支持習近平,而不是暗中幫助江澤民。

文 _ 王淨文

團派大將 胡錦濤的密友

李源潮原名李援朝,這是他那對「老革命」父母給取的名字。他1950年11月出生在江蘇,至少具有「共青團」、「太子黨」、「江蘇幫」等多重色彩。

說他是太子黨,因為李源潮的父親李干成曾擔任中共常州地委第一副書記,「文革」前官至中共上海市委常委、上海市副市長,母親呂繼英,是連雲港中共黨組織成立初期的黨員,蘇北婦女運動的先驅。據說李干成與江澤民的叔叔江上青關係密切,是曾慶紅父親曾山的下屬。

說他是團派,因為他最早的仕途就是從共青團開始的。1983年,33歲的李源潮經上海市委書記陳丕顯向胡耀邦舉薦,出任共青團上海市委副書記,幾個月後的1983年12月,升為共青團中央書記處書記,分管宣傳工作,一直任至1990年。而胡錦濤是1984年至1985年擔任團中央第一書記,在此期間,胡錦濤與李源潮成為了好友,兩家關係很好,胡錦濤的孩子經常到「李叔叔」家玩。

1990年後,李源潮先後在中央對外宣傳小組擔任副組長、中央對外宣傳辦公室副主任、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1996年至2000年,任文化部副部長。2002年胡錦濤擔任總書記後,李源潮也迅速升為江蘇省委書記。2007年中共17大後,胡錦濤把李源潮提拔為中央組織部長,為胡選拔自己的人。


胡錦濤(左)與李源潮(右)在團部共事時結為好友。2007年中共17大後,胡把李提拔為中央組織部長。圖為2008年中共兩會上。(Getty Images)

18大曾慶紅「聰明反被聰明誤」

關於18大常委接班人,胡錦濤自己的計畫是:李源潮做總書記,李克強當總理,所謂「二李體制」。但當時沒有實權的胡錦濤,其意向自然被江澤民否決了。江派推出了習近平,胡溫也就順水推舟地同意了。

此前《新紀元》報導過,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是胡耀邦的密友,習仲勛「文革」前五次被毛澤東高度讚揚為能人,但「文革」後卻被鄧小平邊緣化,原因就是胡耀邦被鄧小平用違規手法趕下臺時,唯一站出來替胡耀邦喊冤的,只有習仲勛一人。而胡錦濤、溫家寶都是胡耀邦的嫡系,自然對習仲勛非常尊敬,從而對其兒子備加關照。而且習近平也很爭氣,大家都很喜歡他那憨厚樸實的性格。等到習近平開始強硬反腐後,江澤民、曾慶紅當然是氣得要死,後悔當年「看錯了人」:要是那時同意胡錦濤的提名,把李源潮扶上去,至少不會這麼快面臨被整肅、清算的局面了。


曾慶紅(右)、江澤民否決胡錦濤原本18大計畫,不同意李源潮做總書記,而推舉了習近平(左)。未料習近平強硬反腐,江、曾懊悔當年「看錯了人」。(AFP)

也就是說,18大召開之前,李源潮是位被廢掉的「太子」,按理說,廢太子是可以降格做大臣的,於是,2012年18大候選名單上,李源潮晉升政治局常委的呼聲非常高,但卻意外落榜。

有消息說,李源潮的名字原來在常委名單中,但由於江澤民的竭力阻撓而被踢出。江澤民的理由是,1989年「六四」運動中,李源潮是站在學生這邊的,李因此還在閒職上坐冷板凳多年。

也有港媒曝光,2013年胡錦濤在一次祕密會議上透露,李源潮是自己主動退出的。當時李源潮在入常名單上,而且各項考核、評選都得分較高,但由於幾位常委年齡都在「七上八下」的坎上,不入常就得出局,於是,李源潮主動退出,把機會留給其他人。

胡錦濤捨身炸碉堡 團派大退讓

不過這個說法令很多人質疑:一個共產黨培養的官員能有這樣高的精神標準嗎?《新紀元》在2013年出版的書籍中給出了不同的答案:胡錦濤以自己的「裸退」為代價,幫助習近平立下了「習八條」的禁令,嚴禁老人干政、嚴禁官員公款旅遊、公車私用、鋪張浪費等。當時作為交換條件:江澤民只有在把自己那三個人: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安插進常委後,才答應接受「習八條」的管理。(不過實際上江澤民從來都沒有主動遵從過「習八條」。)

2012年11月習近平上臺後,先用自己的親信趙樂際,取代了李源潮的中組部長職務,但由於胡習聯盟的作用,2013年3月習近平破格把李源潮提升為國家副主席,並兼任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副組長,2015年5月6日還任命他為中國紅十字會名譽會長。

曾的後悔李源潮16大落敗中央委員

人們一直認為李源潮是胡錦濤的親信,是團派大將,不過自由亞洲電臺高新的文章卻給出了一個新說法。

據說中共16大召開之後,曾慶紅曾在私底下對李源潮、劉延東、李鐵林等「太子黨」檢討說:16大召開之前沒有先把李源潮放在正省部位置上是他的一個重大失誤。

當時曾慶紅安排李源潮將接替江蘇省委書記職務,但江蘇省委書記回良玉已經被內定在中共16屆一中全會上「當選」中共政治局委員,然後再等中共全國人大召開時讓回良玉「當選」為國務院副總理。因此,按部就班的安排自然是16屆一中全會結束之後即讓回良玉進京,同時正式宣布李源潮出任江蘇省委書記。

文章說,在當時的中共16屆中央委員候選人名單上,同時有時任中共江蘇省委書記回良玉,時任江蘇省長季允時和時任江蘇省委副書記兼南京市委書記李源潮三個人。中共歷屆黨代會安排中央委員候選人名單時,所謂的「標配」就是每個省市自治區占兩個名額,當然是黨政一把手。因此,當中共16屆中央委員候選人預選名單發到代表們手中之後,一些不明就裡的代表們一看江蘇居然有三個中央委員候選人名額,自然就把其中還是江蘇省委副職的李源潮當成「另類」。李源潮也因此最後落得被列入中共16屆中央候補委員名單中。

據說曾慶紅「檢討」自己的「考慮不周」時分析說:如果在16大召開之前先把李源潮安排為江蘇省代省長,就不會出「事故」了。也就是讓當時的江蘇省委只有回良玉和李源潮進入候選人名單,這樣就穩妥了。

文章說,曾慶紅如此後悔是因為當時對李源潮寄予厚望,希望李源潮在順利「當選」中共16屆中委之後更有資格接替江蘇省委書記職務,並在此位置上積累政治資歷,以便在中共17大上進入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委會就不會招到黨內反彈。

文章還說,胡錦濤之所以對李源潮器重是因為所謂的「團系」。李源潮身為「紅二代」,在胡錦濤手下安分守己,努力配合工作。而不像有些「紅二代」,仗著自己的身分到薄一波處給胡錦濤使壞。李源潮以中共中央候補委員身分擔任江蘇省委書記的五年時間裡,中共內部傳出的消息一直都是總書記接班人選的培養對象局限在習近平、李克強和李源潮三個人身上。


李源潮(後者)以中共中央候補委員身分擔任江蘇省委書記的五年裡,中共內部將總書記接班人選的培養對象局限在習近平(前者)、李克強和李源潮三個人身上。(Getty Images)

中共17大召開之後,有海外媒體刊文分析說:習近平在中共內部被比來比去,被認為會被廣泛接受。至於李源潮,除了基層工作經歷沒有習近平那樣長久和紮實,中共16大上落選為中央候補委員的經歷也自然會令參與黨內推薦的那批人考慮到資歷不足。

「令李體制」想取代「習李體制」

2013年習近平把李源潮提升為國家副主席後,很多人都認為李源潮是習信任的人,是沒有貪腐問題的人。然而隨著令計劃的落馬,特別是2016年7月,北戴河會議前夕,有關李源潮落馬的消息頻傳,李源潮的另一面也開始被展現在人們眼前。

2016年7月,美國之音發表了〈中國國家副主席李源潮被煎熬〉文章,分析了李源潮是如何成為令計劃團伙一員的。

「李源潮一直將李克強視為競爭對手,兩人同在1983年年底進入團中央書記處,當時李源潮是團中央的第四把手,擔任候補書記的李克強還排在他後面,但李克強卻一步步超越了李源潮,爬到如今總理的位子。

另一方面,李源潮跟令計劃早有私交,多年來兩人往來密切,李源潮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長之後,因為掌管組織人事,更受到令計劃的重視。想要更上一層樓、加上令計劃的看重,都讓李源潮最終決定參與周永康、令計劃祕密推翻習近平的計畫,目標最終與令計劃搭擋,形成「令李體制」。


據報,李源潮跟令計劃(圖)早有私交,李升任中組部長之後,更受令重視。李源潮最終決定參與周永康、令計劃祕密推翻習近平的計畫,意圖形成「令李體制」。(大紀元資料室)

文章分析說:習近平、王岐山聯手主導的反腐,越來越多是針對黨內的野心家和陰謀家,而李源潮與令計劃被認為是這個野心家和陰謀家集團的核心人物。


習近平、王岐山聯手主導的反腐,越來越多是針對黨內的野心家和陰謀家,而李源潮與令計劃被認為是其中的核心人物。(AFP)

另一個可能的原因,就是習近平要為19大布局。李源潮從2007年到2012年出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長,中共很多高級官員都是他任命的,因此,李源潮在中組部有一大幫人圍著他轉,聽他的,而不聽趙樂際的。於是習為了把中組部抓到手,就要動李源潮,這也是19大人事大布局的一部分。

當時有消息說,李源潮那位姓趙的大祕書被抓,他從李源潮擔任文化部副部長期間就開始跟隨他,是李的心腹。而且李源潮的司機及司機的妻子都被帶走接受調查。

隨著前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被來自浙江的習近平嫡系李強取代,李源潮的政治根據地江蘇的最後一個堡壘也丟失了。羅志軍被稱為團派「四大金剛」之一,他也是李源潮的頭號親信。還有謠傳已久是李源潮情婦的江蘇省機關事務管理局局長楊樺也被帶走調查,這些事件都讓外界認為李源潮的處境不妙,仕途末日越來越近。

有關李源潮的貪腐問題,有消息說,李源潮的妻弟高全健在商場上的作為,正好給政敵打擊李源潮提供了砲彈。李源潮目前被查涉嫌一筆三億人民幣的賄賂案,出面接受這筆鉅款的是高全健,為的是給國企和江蘇幹部上位提供便利。高全健大學畢業後靠著李家和高家的關係,仕途一帆風順,後來在商場上賺了不少錢。

另外有消息指出,北大方正集團首席執行官李友曾給令計劃妻兒在日本京都買的兩套豪宅,其中一棟在2013年左右轉給了李源潮兒子李海進與高全健。

當時就有評論分析說,雖然一直到北戴河會議前都還有李源潮公開露面的消息,但從中組部清洗、江蘇反腐,再到祕書圈肅貪,最後是司機、家人和傳說中的情婦都遭殃,這些都是習王對付政敵的常用蠶食策略,不難想像現在李源潮是在什麼樣的高壓下生存著。

李源潮能否「平安降落」?

等到了北戴河會議後的9月,有人分析說,中共政權在其憲法裡規定了國務院和全國人大的領導人都只能連任兩屆,而中共黨章裡則對黨的中央領導人的任期沒有明文規定。但因為黨的總書記只能連任兩屆已經被「規範化」,所以依此類推,無論是政治局常委還是政治局委員,也都是只能連任兩屆。兩屆任滿之後,即有所謂「不進則退」的說法。

於是他們分析說,汪洋和李源潮是連任了17屆和18屆政治局委員,他們兩人在明年秋季要麼「不進則退」,不入「常」就出「局」,只能到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去擔任一屆副職了。

不過更多人認為,李源潮根本談不上入常的事,他能否平安降落還是個問題。

當時李源潮一旦公開露面,如9月9日出席2016中國科幻大會開幕式,或8月29日會見越南訪問團,他都總是言必提習近平總書記,竭力表忠心。那時習近平在一次召見中紀委官員的內部講話中要求說:要把「政治問題和腐敗問題交織」的領導幹部列為重點查處對象。

於是有人分析說,如果李源潮真是和令計劃一樣的政治野心家,同時又是貪污受賄金額高達三億的巨貪,那他只有進秦城的份了,如果對他的腐敗調查能夠證明只是「對家人管教不嚴」,政治上只是「用人失察」,如果他能在習近平面前「認錯服輸」,看在胡錦濤的面子上,習近平「大肚能容」,恩賜他一個「平安降落」的結局也是可能的。

「人大私藏小金庫 張德江已末路」

習近平、王岐山多次強調,這次反腐主要針對那些18大後還不收手的人,李源潮的未來,就看他是否真的能支持習近平,而不是暗中幫助江澤民。

就這樣,時光進入了10月18日,也就是24日六中全會召開的前一周。

這一天,李源潮以國家副主席兼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副組長的身分,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接見香港公務員代表團,而身為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長的張德江沒有露面。會面時,李源潮雖然沿用習近平去年底接見梁振英對一國兩制的表述:「中央貫徹一國兩制方針不會變不動搖不走樣不變形」,但卻以「穩妥施政」評價梁振英的四年執政。

就在18日當天,被外界稱為具有習陣營色彩的香港《成報》,卻在頭版發表了題為〈全國人大私藏「小金庫」張德江窮途末路〉的評論文章,繼續批張德江。


10月18日,六中全會召開的前一周,李源潮在北京接見香港代表團,而身為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長的張德江未露面。當天,香港《成報》頭版繼續批張德江。(網頁截圖)

署名漢江泄的文章一開頭就這樣寫道:「中國的打擊貪污腐敗工作,令人看得痛快。國家主席習近平一聲令下,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密密出招,夠快、夠狠、夠準,把貪官『秒殺』,頭也不回,手起刀落。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近日公布對全國人大常委會機關黨組的反饋專項巡視情況,結果發現違黨違紀問題嚴重,其中特別點出有私設『小金庫』等問題,還有經常發生公款旅遊、公車私用、鋪張浪費等,表明會交中紀委嚴肅查處。全國人大系統由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管轄,而中紀委早前已揭發遼寧省人大賄選醜聞,部分被調查的人大代表與香港上市公司有關,嚴重程度已呈『集團式貪腐』,禍害甚深。」

文章還說,中紀委勢必嚴查「禍港老虎」:「中巡組針對的問題,張德江難辭其咎。眾所周知,港澳辦長期被江澤民心腹、前主任廖暉把持,他任內已掛著以權謀私,廣交富豪討好處,退而不休,仍霸占辦公室。廖暉依仗仍在臺前的張德江,以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長的身分,儼如『權傾朝野』,繼續延續勢力,暗中透過指點現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愛將主任助理陳山玲攪局,香港的『港獨』鬧劇就是代表作。」

趙樂際要求人大「不貳過」

文章接著披露了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趙樂際在10月初主持會議的講話:「趙樂際就中巡組最新報告指出,全國人大常委會機關黨組書記和班子成員要提高政治站位,強化政治擔當,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中央要求上來,堅決把自己擺進去,自覺為黨擔責、為黨盡責,主動認領責任,帶頭落實整改,防止把整改主體責任推給下級單位,更不能把層層傳導壓力變成層層推卸責任,做到真認帳、不推諉,真反思、不敷衍,真整改、『不貳過』。」

分析趙樂際這話的弦外之音,他實際是要求人大高官「做到真認帳、不推諉,真反思、不敷衍、真整改、『不貳過』」,也就是說,人大高官幹了很多壞事,所以要認帳,不能抵賴,不能推脫責任,得真正反思,真正改正,不能再次犯錯。

由此我們不難猜測,張德江在人大內部會上是做了檢討的,只是習陣營最後決定放他一馬,只要「不貳過」,就不動他。不過,張德江好像逃過一劫,但李源潮卻有些不妙。


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趙樂際(圖)要求人大高官「不貳過」,張德江好像逃過一劫,但李源潮卻有些不妙。(AFP)

「張德江瘋攪局 李源潮語無倫次」

第二天10月19日,《成報》的攻擊目標就轉向了李源潮。該報在頭版發表題為〈張德江瘋狂攪局 李源潮語無倫次 讚揚「禍港特首」〉評論說:「全國人大系統的貪腐情況震驚官場,主管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在火燒身下,仍有閒情在涉港事務上造次。身兼港澳工作協調小組長的張德江,主導港澳路線失敗例子不勝枚舉,最新力作是由中聯辦策劃的『港獨』鬧劇愈玩愈瘋狂,竟首次由行政長官向法院提禁制令及司法覆核,挑戰立法會主席的權威,破壞行政立法關係,陷司法制度於政治漩渦,全港震盪。


2016年10月19日,香港《成報》頭版再發評論文章打擊江派官員,其中包括張德江、李源潮、梁振英等人。(網頁截圖)

另一江派代表人物、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昨天會晤10多名香港高級公務員期間,大放厥辭,盛讚梁振英帶領下的施政成果,他不是瞎了眼,就是護短,呼籲公務員支持『禍港特首』,是侮辱了香港人的智慧。據筆者打聽,據知特首入稟法庭之舉,並非『中央政府下達的權威指示』,僅是攪局之舉。

……筆者昨天已撰文指出張德江已經是窮途末路,若果按照幾天前的『吹風』說法,他會於昨天在北京會見訪京的高級公務員,極具諷刺。最後,張德江沒有出場,由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副組長的李源潮負責接見,未知是他打退堂鼓是因人貴自知,抑或其他原因了。」

文章說,不少公務員對李讚梁感憤怒,「李源潮出場,追隨江派的攪局路線,『攪局派』聽見高度肯定梁振英的『禍港政績』,興奮不已。不過,香港不少市民愈聽愈光火,批評李源潮說話離地,完全掌握不到香港究竟出了什麼亂子,完全對梁振英的撕裂社會行為無動於衷,甚至『讚揚』他這四年下來的連串『禍港』政績。在官場,更加引起極大回響,因公務員心裡最清楚這四年禍根,正是源於梁振英的『無能管治』,不理勸告,重用一大批在特區政府以外的『梁粉陣營』,四處煽風點火,製造分化、矛盾的局面,製造的敵人一個接一個。有高級公務員不諱言這四年的日子過得很艱難,是『忍辱負重,忍氣吞聲。』」

文章最後說,張德江、梁振英「這些拉幫結派的團團伙伙,玩弄香港愈來愈瘋狂,交由中紀委把這些『瘋狂老虎』擒下,已是唯一做法了。」

「張德江李源潮的詭異致哀」

有關李源潮與江派的關係,《成報》曾在10月6日發表題為〈鄭裕彤離世6天後始發唁電 張德江 李源潮詭異致哀〉一文中批過李源潮,文章指江派官員為了「存在感」而在鄭裕彤去世與出殯的中間日子發出弔唁,不符合常理。


《成報》10月6日指張德江李源潮詭異致哀,動作唐突。(網頁截圖)

文章說,「在筆者接連撰寫評論文章談及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主管的港澳路線徹底失敗之際,張德江及國家副主席李源潮等人卻行徑奇異,他們於本周二突然向已離世六天、下周中舉殯的周大福集團及新世界發展創辦人鄭裕彤發出唁電,表示哀悼。唁電率先於近凌晨上載中聯辦網站,而中新社稿內致唁電的官員,全是被指為江澤民派系的代表人物,除張德江及李源潮外,還有全國政協前主席賈慶林;天津市政府、國務院僑務辦公室副主任李剛及中共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等。這則唁電予人詭異之感,一在於發唁電時間距離世者一段時間;二在於『彤叔』在大陸無公職,享此對待頗為特殊。」

鄭裕彤離世之日是9月29日,出殯是在10月13日,而江派一行唁電10月4日近凌晨透過中聯辦網站發出。這是為什麼呢?第二天,成報給出了他們的答案。10月7日,《成報》在頭版發表「厚酬 大粒求曝光」漫畫廣告,嘲笑張德江等人失勢,要出高價求曝光。

言外之意,張德江等人借悼念鄭裕彤而讓劉雲山在各大報紙刊登他們的悼詞,只是為了表明他們還沒有被抓,還能在公開報紙上露面。

文章特別強調,「現任政協主席俞正聲無發唁電」,這一對比,突顯了江派的此番動作的唐突。

作者最後說,江派這樣煞費苦心的「宣布自己的存在」是白費心思:「以往,官員從被調查到被宣布『落馬』,往往會有短則幾月、長則幾年的時間差。但在18大後變了,官員從最後露面,到被宣布拿下的時間差愈來愈短。有時甚至上午還在會議上表態,下午就上了中紀委的頭條,這被網民戲稱為『秒殺』。可見黨中央明顯加大了懲治腐敗的力度,對貪污賄賂、買官賣官、徇私枉法、腐化墮落、失職瀆職等案件嚴肅查辦,絕不手軟。」

人們注意到,從8月30日起,《成報》發表題為〈煽風點火「港獨」鬧劇梁振英播「獨」〉的文章,突然對香港的中共江派進行打擊,截至10月19日這不到兩個月時間內,《成報》頭版發表了近30篇報導、評論或漫畫廣告批張德江、劉雲山、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特首梁振英。這讓外界引起極大的關注,多認為是習近平陣營收編《成報》在香港打輿論戰。

習高規格展示胡習聯盟

《成報》把李源潮認定為江派,很多評論人也認為,江派若想在19大分得一席,能夠有資格入圍的,只有李源潮、李鴻忠和韓正,其中可能性最大的是李源潮。不過隨著六中全會前習近平高調讚美胡錦濤,局勢也許發生了變化:也就是胡錦濤陣營的人放棄投票李源潮。

9月20日,《胡錦濤文選》發行以來,中共官媒連日進行高調宣傳。這是胡錦濤全退後,近4年來首次受到中共媒體如此高調的集中報導。9月29日,習近平當局在北京舉行學習《胡錦濤文選》報告會,七常委悉數參加。李克強主持報告會,習近平發表講話,劉雲山在報告會上宣讀〈中共中央關於學習《胡錦濤文選》的決定〉。

習近平高度評價胡錦濤,稱必須長期堅持、貫徹「科學發展觀」,推進各方面各領域改革;強調學習《胡錦濤文選》是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中共官員理論學習培訓的重要任務,要充分認識學習《胡錦濤文選》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從官媒高調報導《胡錦濤文選》的相關內容中,人們發現,裡面涉及胡錦濤執政時重大事件內幕,影射胡錦濤執政遭江澤民集團架空的真相;公開胡錦濤當年關於反腐以及人事安排的相關言論,與習近平當局目前的官場清洗以及19大人事布局相呼應。

《新紀元》此前評論說,習近平在六中全會前高調讚揚胡錦濤,這顯示了胡習聯合起來打倒江派的氣勢和布署,也許作為回報,李源潮只要不再與江派參合,習近平就會看在胡錦濤的面子上,讓其老友平安退休。


習近平在六中全會前藉《胡錦濤文選》的發行,高調讚揚胡錦濤,這顯示了胡習聯合倒江的氣勢和布署。(新紀元合成圖)

也就是說,李源潮不可能入常,被抓的可能性也不大,最大可能是平安退休,若人大、政協還有位置,他會在那擔任閒職,那算是他的最佳去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