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川普總統之路成行,意味著美國在道義上的歸正。圖為川普當選後攜妻拜會國會山莊。(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 _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John M. Olin Palmetto Professor in Business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美國共和黨候選人唐納德‧約翰‧川普(Donald John Trump)獲選總統,舉世關注。世人對此反應不一,正好體現了末劫時期人們不同的心態,不同的世界觀,不同的道德水平,和不同的處世方式。川普的總統之路成行,對美國來說,意味著在道義上的歸正;對中國來說,意味著中國復興有了新的契機;中美在道德和正義上的回歸,必然對世界產生極大影響,也會直接影響人類的走向。

川普當選的消息傳開後,嗅覺靈敏的中共御用文人,認為川普當選開啟了「美國的大轉向、全球的大失序,和中國的大機遇」。

站在中共的立場而不是中國人民的立場之上,這些說法不難理解。但中共智庫對世界的觀點和反應,由於其反人類的特質所決定,注定是張冠李戴、陰陽反駁、黑白顛倒的。

對他們的觀點,世人只要反過來看,其實就對了,就差不多了。也就是說,美國的大轉向的確存在,但轉向是向良性、優秀、道德回升的方向前進的;中國的大機遇也可能是好事,但要看中共現領導人會如何因應;全球大失序確實是目前國際社會的現狀,但因為美國正的、善的力量的執政,會給中國帶來積極的影響,也會給全球秩序施加影響。

總而言之,川普總統之路成行帶來的具體衝擊及其進步意義,可以從「美國道義的歸正」、「中國復興的希望」和「世界戰略的轉向」三個方面,按三篇文章,分別加以論述。

川普總統之路成行,意味著美國在道義上的歸正。這是因為,奧巴馬民主黨八年的執政期間,雖然有共和黨掌控的眾議院不懈的制約,但美國社會已經在錯誤的路線上,在美國政壇左派人士趨向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政策的影響下,在順應人類道德下滑的路上,越走越遠、越滑越低。對政治正確的遷就,失去了公平社會的基本準則;對同性戀行為的放任,使男女同廁之類突破人類道德底線的行為令人震驚的出現在公眾面前。民主黨對個人權力的過度推崇,侵犯了他人(嬰兒和胚胎)的權力;與此同時,他們對個人權力的過度漠視,又導致了對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的侵犯。

美國媒體CNN整理了目前媒體上一些關於川普獲勝的、背後的潛藏原因。除了人們普遍知悉的民主黨選民投票率下降,川普的名人效應,白人女性選民的「種族主義」,「政治正確」帶來的反彈,及川普聽到了美國人民的心聲等導致希拉里敗選、川普獲勝,還有更重要的一點,是川普成功的利用了社交媒體。但這最後一點,也正是美國社會尤其是美國主流社會媒體道德和道義缺失的體現。

這次大選中,主流媒體整體失態、偏向,無視公允,有目共睹,令人震驚。大選期間,超過150家美國媒體公開表態支持希拉里,公開支持川普的屈指可數。維基百科的統計顯示,支持希拉里的媒體有243家日報、148家周刊和15家雜誌,支持川普的報紙只有20家、周刊3家,僅此而已。當最後報導獲勝機率時,一直是希拉里80%,川普20%;但開票幾個小時之後,80/20就變成20/80了!

贊同希拉里的人們,為民調失準而驚訝;贊同川普的人們,不相信和理睬媒體民調,而是轉向網路大數據。民調之所以失準,是主持人故意選錯了取樣的框架(sampling frame)。市場研究的專業人士都知道,如果取樣框架有誤,不能代表整體的全部人口,民調結果一定是謬誤的。而取樣框架如果刻意安排,以取得調查者希望的結果,這就不是客觀的調查,而是故意的誤導了。主流媒體的失態和偏袒,直接導致新興媒體(社交媒體、網路媒體)的盛行。

多年前,一個大學生來辦公室,告訴我他很沮喪。我勸他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人。他眼睛一亮,說對於做到真和善,感覺完全不困難,因為美國人天生就是這樣的。但忍,他認真的反問,為什麼?為什麼人要忍?跟他解釋了半天,他還是沒有完全理解。70歲的川普,其實和那個20歲的大學生一樣,具備了很多真和善的本性。

川普的善良和真心流露,打動了很多人。30年前,川普在報紙上看到一個家庭農場因為男主人突然去世,女主人難以打理,而家庭農場不得不被銀行拿走。川普不認識這家人,只是在報上看到這條消息。他給銀行打了個電話,把欠款付清,寡婦的農場就保住了。川普不是必須這樣做,他30年前的善意,也不是為了30年後競選總統做準備。

川普的真誠,是一種接近於童真、當世難得的坦誠。當「健身房談話」被傾向民主黨的媒體「不經心」曝光時,世界都在看川普如何應對。他的坦誠再次征服了選民,包括男人和女人。他沒有政客常見的躲避、言它,而是承認了錯誤,告訴人們他首先向妻子和家人道歉了,然後向美國民眾道歉。

可以說,美國人民在當今世風日下、道德崩潰的社會,選擇了一個充滿了錯誤,充滿了失誤和失言,曾經充滿了金錢和物慾,也曾經色慾滿身的一個普通商人,作為他們的總統。雖然這個人忍耐之心尚欠缺,但就是因為他還有原始的純真和天然的善良,成了美國人民的選擇。而這種選擇,也恰恰是美國社會在道德、道義上歸正的體現。

川普的成行會帶來美國在道義上的歸正,除了人們對傾向性的主流媒體開始嗤之以鼻,還在於川普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這一總統權力意義重大,因為川普的道德訴求和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無一不是圍繞著美國的道德重建、道德回升做準備的。川普應該很快就會提出繼任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的大法官,因為共和黨在參議院的多數(51:47)和眾議院的多數(239:192),美國最高法院會重回保守主義的陣營。美國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但在道德重建的方向上,三權會歸而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