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文化形塑日本文學藝術 (第513期2017/01/05)

?"
大唐太宗盛世文明垂範天下,日本大化革新,以沐中土華風為榮。大唐文化對日本影響深遠。圖為2016年1月5日東京新年書法大賽現場。(公有領域)

圖為日本倉敷市真備支所吉備真備像。(Bakkai/維基百科)

此外,吉備真備帶回的樂器和樂書,對於唐樂在日本的傳播也起到了積極作用。中國早已失傳的《樂書要錄》,至今仍在日本被完善保存,成為後代研究唐代音樂的重要資料。另傳說圍棋的棋盤、棋子,也是由真備帶回日本後才傳播開的,據聞真備在大唐留學期間,已是圍棋高手。

吉備真備回國後,曾在大學任大學助,他增設了音韻學課程,致力矯正中國吳音(江浙一帶語音,六朝時傳入日本),倡導學用漢音(唐代長安一帶的語音)。更重要的是,吉備真備還利用漢字的偏旁和部首,創制了日文字母「片假名」和「反切法」。對此,早期著作曾多論述。

袁晉卿,大唐人,唐玄宗開元時旅居日本。在日本時歷任音博士、大學頭、日向守、玄藩頭、安房守等職,為中華文化的傳播,做出了可貴的貢獻。

大唐之風隨著遣唐使的回國、學校普設及漢學昌盛,深刻地影響了日本社會。大唐盛世文明對日本的影響,除了眾所周知的政治、經濟、禮儀和佛法等外,還體現在文字、經學、史學、文學、藝術、自然科學及社會風俗等方面。現分述如下。

漢語東傳 開啟文明

日本古代有語言而無文字,日本古老文牘均用漢字漢語寫成,只有在個別場合用漢字標示人名、地名時,才會混雜些許日本語法。

關於漢字東傳日本的時間,根據史誌文獻及日本考古發現,大約是在公元前一世紀。當時,漢字之小篆和隸書,多以銅鏡銘文的形式保存,經由遼東、朝鮮傳入日本。這些文字被日人視為莊嚴、神聖、吉祥的象徵。其後,日本在仿製銅鏡時,也開始仿製漢字銘文。

據日本史書《古事記》、《日本書紀》等記載,應神天皇十六年(公元三世紀末),《論語》、《千字文》等漢文書籍傳入日本,加之大批懂漢文的朝鮮人渡海移居日本,大力推動了漢字的傳播。漢字,成為當時日本唯一的正式文字,不僅政府用以記錄史實,一般學者也賴以著述立說。不過,漢字的讀法仍分為訓讀及音讀兩種。前者即日本原來的語言,而後者則係外來傳入之音。

奈良時代,日本政府大力推廣唐音,唐音至今仍保存在日語中。平安時代初,學問僧空海編撰《篆隸萬象名義》,是為日本第一部漢語字典。與此同時,用漢字標註日語讀音者越來越多,如奈良時代的和歌集《萬葉集》,雖然全部用漢字寫成,但漢字只作為讀音符號,被後人稱為「萬葉假名」。


《萬葉集》元曆校本。(Reiji Yamashina/維基百科)

八世紀中葉,日人始用漢字楷書的偏旁創制片假名,又用漢字草書偏旁造出平假名,以作為漢字注音及日本語音標註之用。日本有學者認為,吉備真備作片假名,空海作平假名。

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