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月11日,畢業於政大企管所的陸生周泓旭因涉共諜案遭臺北地方法院裁定收押禁見。(周泓旭臉書)

3月10日被捕的周泓旭,是2009 年臺灣向中國學生開放入學以來,涉嫌來臺當共諜的中國學生首例。
間諜活動現在擴展到校園內的學生,而不是只關注退休官員。

編譯 _ 白玉

一名臺灣國立政治大學企業管理所畢業的大陸學生周泓旭,涉嫌來臺當共諜被逮捕,引起關注。乍看之下,這似乎只是中共針對臺灣間諜案的一長串名單之一,畢竟,中共對臺灣的間諜活動是一個持續性的問題。自2002年以來,已經確定的共諜案件多達60起,這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國立政治大學亞太研究所博士班學生Aaron Jensen在《外交家》網站發表評論,3月10日,29歲的周泓旭被捕,這表明中共正在以多種方式擴大對臺灣的間諜活動。

周2009年首次來臺灣,以交換學生身分入讀淡江大學。2012年,周是開放陸生來臺攻讀正式學位後的第二屆陸生,進入政治大學企業管理所就讀,2016年畢業。畢業後,周在同年8月離開臺灣,隨後以經商身分來到臺灣,他連繫了外交部的一名初級官員,他們在校期間就互相認識,據稱周試圖獲得機密資料,並以招待日本免費旅行和一筆未指定的金額作為交換條件。

根據官方說法,周可能是受到中共臺灣事務辦公室的指示而就讀政治大學,目的是進行間諜活動。政治大學是認識和吸收未來政府官員的理想選擇,它是臺灣頂尖的大學之一,主要在社會科學領域,並有許多臺灣政府官員的校友,是臺灣唯一有外交系的大學,有一百多位臺灣大使校友,還有多個專業課程,例如主要針對軍官和政府官員的國家安全與大陸研究碩士在職專班。

中共招募年輕特務——美國案例

中共利用在臺灣就讀的陸生在大學校園擴大在臺灣的政府、軍事和情報機構的間諜網。而在中國的美國留學生也有過類似的事件。2004年,中共情報官員與在上海讀書的美國學生史里夫(Glenn DuffyShriver)建立了友誼。史里夫在中國完成學業後,中共情報人員支付了7萬美元指示他去申請進入美國中央情報局工作,他在求職過程的早期階段被曝光。

這一事件表明,中共正在推動招募年輕的特務,他們可以在未來職業生涯中提供情報。中共大部分對臺灣的間諜招聘工作主要集中在退伍軍人,或者招聘在職中的中階以上軍事和國安人員。

這一事件還說明了中共正在越來越多地利用中國公民在臺灣境內進行間諜活動。在2015年前,中共在臺灣招募間諜的努力依賴於吸引或招募居住在中國的臺灣公民,或在中國有連繫和商業利益的臺灣人。一份2014年中共對臺灣間諜活動的研究得出結論說,中共情報機構把間諜招聘工作重點放在大陸的臺灣公民身上,因為這被認為風險較小。

臺灣長期不重視反情報任務

這起周泓旭案和2015年鎮小江案等案件表明,中共在對臺灣的間諜活動中變得更加大膽,可能會增加中共特務在臺灣的間諜活動。

儘管中共對這個島嶼的間諜活動越來越多,臺灣的反應卻往往很溫和。對於叛徒的處罰有時候太輕,就像鎮小江案中的許乃權退役少將,他被判處兩年零十個月的監禁,許乃權引介部屬、學生共8人為中共刺探軍情。

隨著中共間諜威脅的不斷增加,臺灣必須加強打擊這個問題,保護自己。據臺灣安全機構的一個消息來源,臺灣公務員的間諜意識較低,而且缺乏必要的信息安全系統。同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兼中心代理主任丁樹範,最近也提出軍方需要加強以安全為重心的思想和反間諜制度。據丁表示,軍方的反情報部門人力有限。

臺灣國家安全部門似乎長期不重視反情報任務。2010年,臺灣法務部調查局的一名人員被起訴,他刪除了在臺灣訪問或居住的113名大陸可疑華人的檔案。消息說,他刪除檔案以減少工作量,這表明調查局可能沒有投入足夠的資源來抵制對在臺灣的中國公民的情報和監督。如果臺灣要成功打擊中共間諜增加的問題,就要增加資金和資源給反間諜機構。

臺灣安全機構也應採取措施,教育學生校園內潛在的間諜威脅。周泓旭案的細節表明,臺灣頂尖大學的學生現在處於中共情報機關的十字線上。此外,臺灣更多的學生選擇在中國大陸就讀,這為中共提供更多的機會,從臺灣的學生中招募潛在的間諜。中共統戰部正積極吸引更多的臺灣學生到中國進行交流訪問。

臺灣的大學生現在面臨中共情報機構的風險,臺灣安全部門應向選擇在中國就學的學生提供一定程度的威脅意識培訓,特別是那些打算在畢業後在臺灣政府或軍事單位工作的人士。2014年4月,美國聯邦調查局公布了兩段視頻,以美國公民史里夫在上海學習時被中共吸收成為間諜為例,告誡留學海外的美國學生要提防外國情報單位,視頻也揭露了中共是如何成功收買了史里夫的。臺灣安全機構要做好同樣的工作,為學生提供最低程度的間諜防範意識,並鼓勵他們向臺灣執法和安全機構報告可疑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