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平反艾希曼到否定戰後國際納粹審判】關於阿倫特的「惡之平庸」(上)
——「惡之平庸」在西方紛爭不息半世紀
(第528期2017/04/27)

?"
(Pixabay)

文_ 還學文

無標題文件

最近德國司法部長馬斯(Heiko Maas)親自推出司法部一個歷時四年的專案研究「羅斯堡檔案——聯邦德國司法部和納粹時代」,研究揭示了當年聯邦德國司法部與納粹德國司法人事上的連續性;到七十年代聯邦司法部高級官員一半以上曾是納粹黨員,其中五分之一甚至是黨衛軍或直接從納粹司法部進入聯邦司法部。這些人跟耶路撒冷受審的艾希曼類似,手不刃血的納粹官僚——半個世紀之前漢娜.阿倫特著書立說以「惡之平庸」為之辯解的那些人。與阿倫特相反,五十年來戰後德國成長為嚴肅面對納粹歷史和清理納粹罪惡的政治文化。今日的聯邦司法部長對共和國司法部這一段歷史公開表示痛心,進而強調:值此人權與法治國家又遭質疑之際(當時是指國際難民危機之前),正視這段歷史尤為必要;每一個公民尤其是司法工作者,必須明確並且不斷地捍衛憲法的基本價值。

與在原產地的遭遇大相逕庭,漢娜.阿倫特「平庸的惡」一詞在大陸和海外中文世界耳熟能詳、時髦多年經久不衰,拿來標籤國人以及社會的弊端,而不在分析和批評罪惡本身,正應了中國那句老話「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儘管資訊昭昭之今日,以其昭昭使人昭昭並不難做到,一個大致的如實了解不過是查字典的功夫,而求實的了解是對有意義和負責任的言說的基本要求。

中文「平庸的惡」是一望文生義的誤譯,接下來以訛傳訛就不奇怪了。該詞的原意及其持久的爭議中文文章中很少見到,偶有另類聲音也被盲目追捧阿倫特的潮流淹沒。

阿倫特原文的說法「惡之平庸」,從她《艾希曼在耶路撒冷 一個關於惡之平庸的報導》一書1963年問世就爭議蜂起、歷經半個世紀而不息,持續至今。人們質疑、爭論和批評阿倫特對納粹艾希曼「平庸」的定性,五十多年來的批評不斷提出的新證據一再表明,艾希曼犯罪不是因為平庸。

並且「惡之平庸」不過《艾希曼在耶路撒冷》的論題之一,阿倫特書中對艾希曼的辯護——從「平庸」以至「無罪」,直至戰後納粹審判,從她親臨的耶路撒冷直到在先的紐倫堡審判。

本文通過《艾希曼在耶路撒冷》—阿倫特「惡之平庸」的文本以及關於「惡之平庸」的爭論,呈現這一說法以及西方社會反應真實的一面,從而中文讀者有可能據實了解和評價阿倫特及其「惡之平庸」。

西方社會對「惡之平庸」的爭議
——中文傳播的盲點

中文「平庸的惡」傳播的盲點首在迴避了西方關於它的爭論,畢其半個世紀的歷史,「惡之平庸」一說始終備受爭議。

1   2   3   4   5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