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共信訪制度造成地方信訪維穩部門私設黑監獄、非法綁架上訪人員,成為地方當局違法犯罪、吞噬維穩費的法外之地。(大紀元資料室)

中共國家信訪局貪官斂財黑幕被曝光,他們通過修改信訪數據、「銷號」(不登記)等方式大肆斂財,包括一名副局長許杰,多名處長被查、被判刑,另一名副局長徐業安自殺身亡。

文 _ 張頓

中共《檢察風雲雜誌》4月9日的一份案件通報中稱,中共國家信訪局原副局長許杰僅在修改信訪數據、處理信訪事項方面就受賄550多萬元,其下屬來訪接待司二處原處長孫盈科收受百餘地方信訪官員錢物520多萬元、六處原處長路新華收受114名信訪官員和2名上訪人員錢物130多萬元,就連從河北省邯鄲市信訪局借調到國家信訪局來訪接待司的李斌也靠此斂財30萬元。

副局長「銷號」斂財550餘萬元

2013年11月28日,中共國家信訪局副局長許杰落馬被調查。許杰是5名副局長中排名第一的副局長。許杰2015年12月4日被判刑13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13萬元。

在檢方指控中可以看到許杰的撈錢手段。許杰收受賄賂610餘萬元,其中從2006年至2013年間,他任國家信訪局副局長時,單獨或同他人一起為相關單位和個人修改信訪數據、處理信訪事項等,共受賄550餘萬元;許杰先後受賄60餘萬元,為人安排工作、承攬工程等。

兩處長通過「銷號」受賄

許杰落馬前,已有國家信訪局來訪接待司接待二處處長孫盈科、六處處長路新華等人被查。

中共把「進京上訪」人員的數量和規模作為評價地方官員政績的重要指標,所以地方政府為了政績,採取各種手段攔截上訪者、私設黑監獄、與公安部門相互勾結,將訪民拘留、勞教等。

地方各級駐京辦信訪人員還用錢買通國家信訪局人員,幫助其「銷號」,以達到幫助貪官毀滅證據並提高地方政府所謂政績的手段。

孫盈科2006年至2013年擔任信訪局來訪接待司接待處副處長、處長期間,先後收受賄賂522.5萬元,接受河北、遼寧、黑龍江、河南、山東、江蘇、浙江、四川、江西等地方信訪部門的請託,與百餘地方相關工作人員合謀,為地方政府「銷號」,手法包括「口頭勸訪」、「改變問題歸屬地」、「集體訪改個人訪」等。

孫盈科同在國家信訪局借調人員李斌分贓30萬元,來源是為邯鄲國家信訪局減少登記數量時收到的賄賂。孫盈科幫李斌「銷號」100餘次。

路新華在2003年至2013年10年間,共收取大陸10個省分114名地方信訪官員賄賂的的現金或購物卡價值111.95萬元,路新華偽造上訪記錄,未將勸走的上訪者錄入全國信訪信息系統,還將集體上訪登記為個體上訪。

路新華與上百個地方信訪官員勾搭形成利益聯盟,找他「銷號」的信訪官員每次給他一兩千元,或三五千元。另外,逢年過節時,他們也會每次送500元至3000元不等的「過節費」。

許杰被查 訪民舉牌慶賀

許杰被調查後,很多多年上訪無果的訪民拍手稱快,其中上海訪民王再明、顏蘭英、陸雅美、何秀紅、高月清、張雄明、何茂珍、施培琴、邵國英和沈佩芳等紛紛舉牌,慶賀盤剝訪民的貪官許杰倒在了訪民面前。


2013年11月28日,上海訪民得知中共信訪局副局長許杰被帶走調查的消息後,感到大快人心。訪民舉牌慶賀盤剝訪民的貪官許杰倒在訪民面前。(知情者提供)

也有民眾質疑中共的信訪制度,中共所宣傳的信訪制度是「實行『下情上達』的途徑,而實際上為了政績,地方信訪維穩部門私設黑監獄、僱用黑保安,非法綁架、拘禁、毆打上訪人員,成為地方當局違法犯罪、侵犯人權、吞噬維穩費的法外之地,惡法的重災區」。

信訪局副局長徐業安自殺身亡

上述官員被查後,中共另一信訪局副局長徐業安於2014年4月8日上午被發現在其辦公室裡自殺身亡。自殺原因不明。

1955年5月出生的徐業安,曾任湖北省委省政府信訪辦公室副主任,省信訪局副局長;2005年任國家信訪局辦公室主任,2010年任正局級信訪督查專員,先後兼任國家投訴受理辦公室副主任,綜合指導司司長,2011年10月任國家信訪局黨組成員,副局長。

目前,許杰被判13年、李斌受被判7年、孫盈科被判14年6個月、路新華被判5年。

包庇毒販公安高官被查 民眾放鞭炮

中共湖南省公安廳禁毒總隊總隊長唐國棟已落馬,其被指涉「警察包庇毒販」案及非法放貸等問題。4月1日消息傳出後,郴州村民曹繼躍和妻子製作了橫幅,買了鞭炮,準備去郴州慶祝。唐國棟曾任郴州市副市長、公安局長。


中共湖南省公安廳禁毒總隊總隊長唐國棟落馬,消息傳出,有受害民眾到其曾任副市長、公安局長的郴州市廣場去拉橫幅放鞭炮。(新紀元合成圖)

曹繼躍4月9日傍晚在郴州市五嶺廣場上拉橫幅放鞭炮。視頻顯示,曹繼躍和妻子帶著一箱鞭炮,來到廣場,拉起一條紅底白字橫幅,上面的內容是「慶祝省公安廳原禁毒總隊總隊長唐國棟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當時現場聚集了很多圍觀的市民。

當時,曹繼躍夫婦點燃了火炮,曹繼躍大聲地講話,讓圍觀群眾跟其一起慶祝唐國棟被調查的事件。報導引述目擊者的敘述說,當時廣場上聚集了三四百人,整個過程持續了半個小時。

「我兒子是在郴州被抓的,唐國棟也是在郴州包庇毒販、害我兒子的,我就要在郴州的廣場上慶祝。」曹繼躍說。

2009年,郴州「7.18」販毒大案震驚一時,因郴州警察不僅包庇毒販,而且疑似監守自盜。當時網上論壇有舉報者稱,唐國棟徇私枉法、包庇毒品犯罪。期間,也不乏知情警察向公安系統各級主管反映郴州公安局內部腐敗,但都被壓下來。

據報導,2009年,曹繼躍的兒子曹智磊因涉嫌毒品交易獲刑7年,曹繼躍認為該案疑點重重,於是找到時任郴州公安局長唐國棟反映情況,被唐下令拘留7天。

隨後,曹繼躍和案件主辦警察黃百鍊發現,郴州市公安局警察存在「內鬼」,盜取500克毒品,包括唐國棟在內等多人包庇毒販鄧波等,讓曹智磊頂包。

黃百鍊因不斷反映毒品異常丟失的情況,郴州公安局對其實施「停職」、「免職」等處分。隨後,曹繼躍、黃百鍊一同上訪和舉報。最終使兩名涉案警察獲刑。黃百鍊表示,此次唐國棟被查,與當年「警察包庇毒販」一案有絕對的聯繫。

據中國青年網報導,知情人透露,唐國棟今年3月30日已被帶走調查,其涉及多項問題,非法放貸是其中之一。

現年近56歲的唐國棟曾任中共湖南省公安廳政治部副主任、監所管理處處長、郴州副市長、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省公安廳交通警察總隊(省公安廳交通管理局)黨委書記、總隊長(局長)等職,2017年2月任省公安廳禁毒總隊總隊長至今。

此外,唐國棟任郴州市副市長、市公安局長期間,郴州市蘇仙區警察等曾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據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2008年8月25日發出的通告,立案追查唐國棟等的責任。

湖南曾是江派的地盤,江派前常委周永康的心腹、原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曾執掌湖南政法系統。近年來,湖南官場被不斷清洗。

據陸媒報導,自今年3月1日以來,湖南已有5名在任官員或前官員落馬。包括唐國棟、永州市政府原副市長張常明、長沙市委原宣傳部長張湘濤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