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化學公司與美國毒品

?"
俗稱浴鹽的甲卡西酮。(維基百科)

幾年前,在紐約州中部以及其他州,有成百上千人因為服用浴鹽而被送入急診室,有的出現幻覺,有的出現癲癇症狀,有的甚至出現心臟病。這一毒品引發的災難,其源頭卻是遠在幾千英哩之外的一間中國公司。

編譯 _ 李清怡

幾年前,位於美國西拉庫斯市(Syracuse,又譯雪城)的紐約州立大學上州醫學院附屬醫院急診室出現了幾次如同殭屍電影中的一幕,在那裡工作的蘇利文(Ross Sullivan)醫生回憶說,一天下午,醫務人員推進來一個男子,瞳孔大大的,滿身是汗。蘇利文回憶說:「這位患者大喊大叫,說著髒話,對經過他身邊的所有人威脅說,要殺了他們。」

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NPR)報導,警察懷疑這位患者服用了浴鹽(bath salts),一種合成毒品。10個人才把那傢伙按倒,即使這樣,他還是掙脫了一條腿,最後,醫務人員給他注射了鎮靜劑。蘇利文說:「我們可能在他身上用了10倍於非毒癮患者的劑量。」

據聯邦起訴書陳述,那段時間,在紐約州中部,有成百上千人因為服用浴鹽而被送入急診室,他們有的出現幻覺,有的出現癲癇症狀,有的甚至出現心臟病。但是,大多數人並不知道,不只是紐約州,還有南加州、維吉尼亞州和佛羅里達州等地所出現的這一毒品引發的災難,其源頭卻是遠在幾千英哩之外的一間中國公司。

神祕的毒品

當紐約州執法機構第一次接觸到這種毒品時,他們不知道這是什麼。經檢查,浴鹽的成分並沒有顯示出海洛因、興奮劑或者是可卡因(古柯鹼)陽性反應,所以這種毒品在市場上流通時,被標識為「合法的興奮藥物」(legal high),在便利店和麻醉毒品店都有銷售。

美國緝毒署紐約上州調查處的一位專員伯恩斯(James Burns)說,這種毒品就是這麼設計的,製作這一毒品的化工人員對配方略加修改,服用者就不會被檢查出來陽性。伯恩斯說:「他們真是機靈鬼,追蹤調查這玩意兒對我們來說的確是個挑戰。」

幸運的是,2010年萬聖節前後,西拉庫斯市執法機構對這一調查有了突破。

有人舉報說,一名婦女在自家的門廊裡開槍,她覺得自己看到了鬼,對那些鬼進行射擊。

對該案件提起訴訟的美國法官弗萊德曼(Carla Freedman)說:「當地警察進入這位婦女的家中,發現了7公斤毒品,警察開始以為可能是可卡因,運輸標籤顯示,寄出地址是CEC Ltd, Eric Chang。

CEC是中國富裕化工品公司(China Enriching Chemistry,音譯)的縮寫,這家小公司在上海設有一個辦事處,工廠設立在臨近的江蘇省,而埃里克‧常(Eric Chang)是這家公司的老闆。

警察在那位婦女家裡發現的毒品不是可卡因,而是工廠生產出來的一種較新的衍生毒品——甲基甲基卡西酮(mephedrone,中樞神經興奮劑),是一種非常危險的迷幻藥,令人興奮,產生幻覺。

警察說,那位婦女是西拉庫斯市倒賣毒品的一員,她在常的公司網站上訂購了100公斤甲基甲基卡西酮,通過一家專業運輸公司運送。

弗萊德曼說,常是一個非常精明的商人。「網站上明目張膽地這麼寫的,如果包裹被扣押,他還會繼續發貨,直到對方收到為止。」「每公斤收費是5400美元,我們非常確信,他的利潤一定非常可觀,遠遠高於生產成本。」

大宗生意

英國《每日郵報》駐香港記者鮑爾(Mike Power)通過電話和電子郵件聯繫上了常,在英國,很多人死於甲基甲基卡西酮。鮑爾說,他想尋找主犯,於是在網上裝作買主,找到了常的聯繫方式。

鮑爾到常在上海的實驗室臥底,從後來報紙上發布出來的照片,可以看出那裡骯髒的環境:地板是由一些髒兮兮的硬紙板拼湊的,櫥櫃濺滿了橘色的化學藥品。

鮑爾說:「常是一個野心勃勃的傢伙,開著昂貴的越野車,喝很多能量飲料,他非常忙碌,住在一個豪華公寓,他抱怨說,自己太忙了,所以太太都看不到他人影。」

鮑爾說,常看上去是一個非常大的廠商,他還給鮑爾看他發往歐洲的聯邦快遞運輸記錄。鮑爾告訴常說,他計畫兩年內每個月從常那裡購買10公斤的貨,鮑爾自認為這個訂單的採購量已經很大了,但是,常竟然對此不屑一顧。鮑爾回憶說:「他覺得這個訂購量沒什麼了不起。」

上海的製藥業非常發達,他說,常把觸角延伸至消遣性毒品,以滿足來自歐洲的訂單。在英國,外購化學合成藥品比在國內要便宜的多。鮑爾說,國際公司到海外尋找偷偷摸摸經營的廠家,滿足國內的需求,這看起來似乎很合乎邏輯。

據調查人員稱,常向美國和歐洲出售了3000萬美元的毒品,而中國在2010年就已經禁止生產甲基甲基卡西酮,可是常卻逍遙法外。據美國當局稱,就在2013年2月,常還在向紐約中部寄送毒品。

去年,常在西拉庫斯市被聯邦指控,由於沒有引渡條約,美國當局還不能對他怎麼樣,但是,美方已經就此告知中方。

常的律師說,他已經被監禁,被指控生產搖頭丸。上海警方拒絕就此案件做出討論,也就是說,對於為何沒有早些拘捕常,警方拒絕做出任何解釋。

與當地醫院合作的紐約上州毒品控制中心負責人卡利娃(Michele Caliva)表示,西拉庫斯市的情況目前有所改善,紐約州衛生部已經禁止商店銷售浴鹽,警方也對麻醉毒品店進行嚴厲打擊。卡利娃說,到去年為止,急診室浴鹽案例已經大幅減少。◇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