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太尼是核子麻醉劑,如今殺害了成千上萬的美國入,是中共兩面派的又一例子。圖為2017年8月,一位紐約市民收到關於毒品的宣傳小冊子。(Getty Images)

芬太尼是一種化學合成毒品,比美國緝毒局分類的其他毒品更加危險。

該化學毒品是中國一種賺錢的鴉片出口;在中共21世紀對美國的鴉片戰爭中,充當著武器的角色,殺害了成千上萬的美國人,正在進一步撕裂美國社會、學校和競爭力。

編譯 _ 李清怡

芬太尼(一種止痛劑)是造成美國公共健康危機的合成鴉片類藥物。該藥物價格低廉,應用廣泛,讓人上癮,效果致命。與美國緝毒局分類的其他毒品比起來,芬太尼更加危險。

中國對美國的致命出口

近日中歐大學高級研究員、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學院訪問學者Markos Kounalakis在網路媒體Sacbee.com發表文章,稱芬太尼是一種化學合成毒品,在中共21世紀對美國的鴉片戰爭中,充當著武器的角色。被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形容為「中國對美國的致命出口」。

但是,當中國被要求採取負責任的舉措時,中共卻表現被動或不動。例如北韓在中共的默許下發展核武能力,它讓中共在朝鮮半島談判不可或缺。

芬太尼是核子麻醉劑,殺害了成千上萬的美國人,是中共兩面派的又一例子。該化學毒品是中國一種賺錢的鴉片出口,同時也意在摧毀美國社會。這些毒品導致不幸身亡的美國人數攀升,川普總統稱之為「公共健康危機事件」。

19世紀中國經歷鴉片戰爭,中國人稱之為「世紀恥辱」,如今角色調換了。

中共的新鴉片戰爭,加之對美國基礎設施和信息的網路攻擊,正在進一步撕裂日益脆弱的美國社會、學校和競爭力。

與中國的貿易不平衡令川普總統心如刀絞,單向流動的萬億美金使美國承擔著中國經濟的巨大衝擊,美國花錢造就了一個與自己抗衡的競爭對手。美國需要對中共採取更加強硬的態度,川普一定要向中國人講清楚,因為中國的芬太尼,美國正在遭受攻擊,中共已經跨過了化學武器的紅線。

巴爾的摩最致命的殺手

《巴爾的摩太陽報》報導,在中國的某個實驗室裡,一位化學家正在生產芬太尼,將要殺死在美國馬里蘭州的一位鴉片藥物使用者。

中國龐大的製藥行業供應著全球的許多藥物成分,實驗室利用廉價的勞力和北京在這方面鬆懈的管制,製造出廉價、強勁、通常是致命的合成鴉片類各種新版藥物,美國當局來不及鑑別、分類和禁止。

中國是世界最大的芬太尼生產國,這種藥物每天都由飛機或輪船運到墨西哥,再從墨西哥由毒販和卡車司機向北輕車熟路地運往美國。巴爾的摩和其他城市的老牌毒販團伙再把這些粉末和藥片賣給毒癮者。

美國想方設法停止這種藥品的供應,如增加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檢查人員、改善海關的技術、美國緝毒局臥底攔截等等。但直到登陸巴爾的摩等城市時才能發現有多少這種毒品進入美國,因為那裡有紀錄顯示多少人用量過度或瀕臨死亡。

芬太尼通常摻雜海洛因或者被誤認為是海洛因,卻比海洛因的毒高出50倍,現在成了巴爾的摩最致命的殺手,死亡人數於2016年首次超過當地的殺人案;今年開始超過海洛因的死亡人數。

2016年過量使用芬太尼、毒品和酒精相關的死亡案例增加,例如馬里蘭州超過2000人死於毒品和酒精中毒;全國各地超過6萬人。中毒死亡已經成為50歲以下美國人的最主要死因。

美國因毒品死亡人數持續增加

馬里蘭州因芬太尼死亡的人數從2014年的186人猛增至去年的1100多人。巴爾的摩約占馬里蘭州因毒品死亡人數的三分之一。但是,在美國的每個地區、每個年齡層、每個族裔、不論男女的毒品死亡人數都在增加。

首席法醫David R. Fowler博士說,芬太尼使實驗室的工作變得複雜。中國實驗室開發一種新型的芬太尼時,會與一家經過美國緝毒局認可的實驗室簽訂合同,讓實驗室作出樣品,再拿來用以校準他們的機器,這需要幾個月的時間,花費數千美元。

當子彈在巴爾的摩殺死人時,公眾立刻通過媒體知道。但如果是因為毒品死亡,得需要幾個月才能驗證。

2016年秋天,衛生部門開始從緊急救護人員和醫院收集藥物施用過量的實時數據。如果在24小時內出現三次或三次以上的致命性或非致命性藥物過量,則被定義為高峰。巴爾的摩城市衛生部門數字顯示,2016年8月至2017年8月期間,巴爾的摩遭受了95次這樣的高峰。

來自中國的芬太尼似乎還在增長。美國緝毒局與當地執法部門合作,以前是每年查獲幾公斤芬太尼,現在一次攔截到30或40公斤。而三毫克就足以過量。

5月分,巴爾的摩警方設立了一個特別工作組,努力打擊芬太尼毒販。工作組的成員們發現,來自中國的芬太尼多由長期存在的犯罪集團處理,這些罪犯將藥片壓碎或分包粉末,再通過街頭的毒販分賣。

一劑芬太尼在街上可以賣10美元,價格類似海洛因,但利潤要比海洛因高得多。海洛因每公斤批發價為5萬至6萬美元。而只需2500美元就可以拿到一公斤芬太尼。在過去三年裡,這一利潤潛力使得巴爾的摩的芬太尼死亡人數激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