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tty Images)
無標題文件

若干年來,在下一直不遺餘力的詛咒金大、金二、金三爺兒仨,有空就咒,有情緒就咒,見什麼咒什麼,咒得口乾舌燥不捨晝夜,也毫不吝惜口水,還樂將這三個北韓胖子當作烹炒西韓的作料。倒不是和他家有什麼私怨,主要是怎麼看他仨怎麼討厭,從討厭到作嘔,只要瞅見那三張大柿餅子臉被一堆北韓草民黑黝黝黃焦焦綠瑩瑩小鬼一樣的瓦刀臉映襯得油光鋥亮,我就由反胃到怒火中燒!細想想,也不知這到底和我有幾毛錢關係。可能只源於一個能抓住的潛意識:切了金三胖,幸福西北韓。

然而每次咒完,又後悔,不是後悔自己尖刻無情,也不是後悔咒語不夠犀利煽顛,是後悔總要糟蹋灑家的心情和時間,到底每次罵這仨混子值不值得花我喝一碗大醬湯的功夫。尤其金三兒這小子,超級沒起子,慫包蛋一個,發狂叫板比悍匪還匪,裝慫認栽比癟三還癟。放個二踢腳以為全世界都怕了他,看半個月沒人挾他立馬心虛往回找轍,毫無責任感,毫無擔當,毫無自尊心,這哪是個男人啊?整個一太監後代,哦對了,太監無後,忘了,各位公公,得罪了。

往深了想,這一切可能都來自於對北韓P民的同情。雖說我朝P民也好不到哪兒去,但畢竟中國人民是偉大的,能巧妙嫁接紅朝娛樂文化為自己解悶兒,最要緊的是前仆後繼要幹掉共產邪魔的勇氣超過北韓P民,暫時幹不掉也不讓匪兒們安生,手中沒槍精神不死。

加上中土地大物博,國人聰慧,一泡牛屎包裝出位,都能賣出別墅價,經過幾十年折騰和壯烈犧牲,也逼得共匪不得不打開吃飯的口子,勉強允許我們肉體活著。

更加上我朝新近山寨技術愈發精良廣大,上至敵國衛星飛彈戰機,尖端技術隨竊隨用,下到5毛錢人幣C貨,一經巧手巧思,借牌上架,轉眼賣到美國叫價50刀。

可憐北韓P民,連山寨資源、山寨機會都沒有。除了白天瘋喊金大金二金三「萬歲」之外,天一黑就得拉燈上炕,免得夜深了肚子叫得山響,與一樣餓得睡不著的隔壁街坊來個腹鼓合奏到天亮。現如今三千里江山連同P民肉身、腦中念想,全被金三這個黃嘴小兒夾在褲襠裡,翻轉不得。

最近看了脫北女孩李晛瑞寫的8篇連載回憶,字字苦澀,篇篇血淚,更加火上澆油。這些冒死出逃的倖存者哀戚、無助到家,永遠不知道何時死,怎麼死,死在哪裡的恐懼,竟讓我等霾在地溝油、蘇丹紅、吊白塊、三聚氰胺、高溫疫苗裡的西韓P民生出一絲絲慶幸,甚至一時間還會冒出不離兒不離兒的小人心……哦,對不起南國各位,不小心又冒出皇城根俚語,就是自認活的尊嚴滿滿、幸福指數世界第一,正數倒數鬧不清的意思,反正北韓慘狀在我訕笑中。


脫北者李晛瑞親身揭露集權黑幕與逃亡血淚史(視頻擷圖)


這下好了,不僅我討厭金三兒到了姥姥家,連西韓大佬習總都被那貨惹怒了——不僅公開挺金家宿敵美日韓,而且公然聲明要教訓這馬桶蓋頭。這回三胖真是玩兒現眼了。不過現眼還是丟臉層面的,恐怕這回要丟命了。

這樣看來,真不是我一人盼他早早見閻王,去地獄減肥。既然這樣,我就秀出設想金三兒可能的N種死法,與大家分享。

按文明社會的規矩,一個土流氓再討厭,紳士也不會先動手。金三若想速死,只需再放個二踢腳,也別裝神弄鬼只敢往海裡射,不是見天喊著要核毀滅誰誰麼?來來來,最好對著敵國放,看看啥結果:二踢腳升空,馬上引來航母艦炮,三叉戟導彈,M270火箭炮,長弓阿帕奇攻擊直升機,B2隱形轟炸機排山倒海般火攻,讓金三200磅肥膘瞬間氣化成油煙。不過這種死法有點費錢,但對那個精神分裂級別超標的金三,還真沒準省不了文明世界納稅人的錢。這錢得花。

要想便宜點也行,傳統定點清除術是首選,俗稱隔空斬首,省人省事特別是省錢:

「報告長官,鎖定目標!」

你確定?」

「確定一定以及肯定!目標腰圍三尺八;體重二百五;發型馬桶蓋Style;膚色超白,面相超級柿餅。經阿爾法狗三千萬次運算識別,北韓只此一人與目標數據吻合,確認無誤。請求發射!」

「批准發射!」

嗯哪!報告長官,發射完畢,命中目標,屍體化漿!」

好是好,會計一算,還是貴了,連炸彈帶人工足足50萬美金,那貨小命兒真值這個價嗎?

如何既了結金三,又能省錢,還能讓那廝最後娛樂一把人類再走?原地轉三圈,忽生決鬥法:遴選五方敵對勢力頭領單挑這黃嘴小兒。公平吧。

朴槿惠就免了,金三兒會說好男不跟女鬥;普京也算了,自己屁股還沒擦乾淨,會心存顧忌,畏首畏尾,影響娛樂效果;安倍是個人選,不過都知道日本相撲柔道厲害,怕三胖會怵頭,借口免戰;剩下奧總統、習主席二位,又是三胖最恨的,二選一上陣,金三斷無理由拒絕,只看習奧二位賞不賞臉。

場外分析:奧總統身高有優勢,玩「雙龍蓋頂」正好,西洋拳法也可施展,只是小奧身板單薄,金三兒肉肥坨大,前三板斧不果,便很難取勝,因此不宜久戰,須一擊斃命才好。不知小奧可有把握乎?

如無,就剩下習總負命出戰了。我朝觀眾都知道習總早年私練過拳擊,下鄉吃過幾年類似北韓P民之苦,可三胖不知,正好令其輕敵:你歲數比我爹差不多,身板兒還不如我壯碩,要得!

如是,兩韓頭領提槍上陣。開戰鑼響,只一合,西韓習總槍挑北韓三胖於馬下,哪想三兒不顧血濺阿瑪尼,一個鯉魚打挺,冷丁一拳,將習總坐騎擊出五丈開外,二韓頭領徒步對陣,四目相對,牛視眈眈。正膠著間,忽聽場外一陣聒噪,北韓探馬來報:「不好了,金……」,三胖豬眼一瞪「嗯?」,馬仔嚇得魂不附體:「報、報、報告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人民軍最高統帥,我們最、最、最敬愛的慈父啊領袖金—啊正恩同志,您家小保姆,有——了!」金三兒聞言,頓時楞在當街,稍頃咧嘴傻笑,鼻水噴湧一地,也忘了打了,手指馬仔「有了?」說時遲,那時快,習總一記大力弧形勾拳兜中三胖下巴頦,三胖凌空飛起,飄忽間,聽到馬仔餘音繞耳「又—流—了」,頓時萬念俱灰,口中喃喃——金四啊,今死翹翹啊,你不接班就算了,非要今天方死我麼!話音未落,金三撲地歸西。

可能那位說,你寫小說哪,瞎掰吧。也許可能大概沒準兒吧,不過,我敢斷言,金家王朝今年必滅,說不定就在今月!

如果不是演繹,我猜怕死的金三胖定會躲到挖好的地洞裡,待滅頂炮火停息,鑽出地面,還魂北韓。其實他又想差了,低估了強敵的手段,忽視了正義懲罰的天條。本來人類沒要消滅他這個人,只是想給他治精神病,要消滅的是他的麻雷子和竄天猴。怪只怪他智商太低,非要與二手核武同歸於盡,怎麼勸也不聽,大夥便只有成全這廝。

好在韓文化源於漢,消滅了漢字你也聽說過「入土為安」。那會是你妹的期盼。金三兒,捨不得你的二踢腳,就快些鑽到發射井裡躲著吧。被美軍高爆穿甲彈埋葬於地下,和你的天譴歸宿很搭。這樣可以避免被生擒,送交海牙國際法庭,再押你回來,吊在金剛山你家金大金二墓前,死時還要接受前北韓P民臭雞蛋伺候。

而且,既然執意要與萬分不捨的竄天猴麻雷子生死抱團,鑽到你精心下挖百米的防空洞裡便是不二選擇,離地獄也會近些。

別了,金三兒,恕不遠送!出去把門帶上。要知道,黃泉路上不太平,包括被你冷血虐殺的姑仗張成澤在內的無數冤魂,都在等著咬你!請一直向前走,不要往兩邊看,小心別掉溝裡,耽擱了行程,遲了,你就住不進那邊第十八層別墅了。切記!這是我們人類最後的親切叮嚀。

北韓共產慘劇終於要成為歷史了。謹以此文為金三兒送終,希望這是灑家詛咒金家三代暴君的最後一篇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