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聶樹斌案牽出國安部長許永曜

?"
前國安部長許永躍2007年突然被免職。當時港臺媒體報導他栽在「公共情婦門」。(新紀元合成圖)

2016年6月6日,最高法院宣布對聶樹斌案重審,再次掀出河北政法委操縱司法、冤殺人命的黑幕。大陸媒體首次曝光,聶案當年的幕後黑手除了河北「政法王」張越,還有前國安部長許永躍。

文 _ 劉文定

聶樹斌案近期重審,前國安部長許永躍被曝是此冤案的幕後黑手。

只有中專文化,1983年起任陳雲政治祕書,1993年調任河北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記,次年升為省委副書記,1998年3月以黑馬之姿出任國安部長,在2007年突然被免職。當時港臺媒體報導他栽在「公共情婦門」。

許永躍執掌中共最神祕的情報部門近十年,媒體對他鮮有報導。


1994年在河北省石家莊市西郊發生一起強姦殺人案。當年10月9日,聶樹斌做為嫌疑人被逮捕,7個月後就被執行死刑。(大紀元資料室)

「一案兩凶」的聶樹斌案

1994年在河北省石家莊市西郊發生一起強姦殺人案。當年10月9日,聶樹斌做為嫌疑人被逮捕,7個月後就被執行死刑。

2005年,河北廣平人王書金供稱此案是他所為。在「一案兩凶」,「真凶」現身並供認不諱的情況下,真相已明。大陸媒體廣泛報導,冤情舉國皆知。但此案背後勢力一手遮天,家屬和律師20多年聲討正義,幾經驚心動魄的大轉折,至今仍未討回公道。


2005年,王書金供稱1994年那起強姦殺人案是他所為。然而此案件背後許永躍和江澤民集團黑影重重,聶樹斌的家屬和律師20多年聲討正義,至今仍無法討回公道。(視頻截圖)

搜狐新聞6月11日報導,當年下令「要殺而且快殺」的省領導、省政法系統的老領導「後來調任北京任職,是張越的『盟友』、原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的上級」,等於點了許永躍的名字。

21年前聶樹斌被執行死刑時,許永躍擔任河北省委副書記、省政法委書記,1998年升任國家安全部長,之後提拔了馬建。

原國安部副部長馬建2015年1月已被「雙規」,號稱河北「政法王」的張越兩個月前才落馬。

搜狐新聞稱,2013年王書金案在邯鄲二審前,張越曾親自坐鎮三天,指揮「真凶」王書金翻供,還在開庭前進行「模擬審判」。

背後勢力一手遮天

財新網2016年6月15日的報導披露了更多細節。2005年3月,時任《河南商報》代理總編輯的馬雲龍發表報導〈一案兩凶,誰是真凶〉,首次提到聶案「真凶」王書金。大陸幾百家報紙轉載。時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的劉金國承諾一個月調查出結果向大陸媒體報告,但他一星期後被調離這個崗位,轉任公安部副部長。家屬的希望再度破滅,一等又是多年。

馬雲龍稱,「背後有一股強大的力量阻礙這個案子的複查」。2013年,馬雲龍獲悉,時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的張越,下決心把聶樹斌最重要的證人王書金殺掉。二審之前,張越倉促把王書金提到一個有關部門位於河北的祕密關押地方,對他施加壓力和酷刑,讓他翻供。

馬雲龍馬上寫了一篇博文〈一場驚天醜劇就要上演 真凶王書金將全面翻供〉在網上廣傳,挫敗了張越殺人滅口的陰謀。

事隔一年多,央視再次掀起波瀾。

2015年4月28日,山東高院經過半年的調查,召開關於聶樹斌案的聽證會。4月30日,央視《焦點訪談》聚焦這個聽證會,替河北說話,否認聶樹斌被冤判,給聶家和律師帶來了極大的壓力。


多年來一直為兒子追討清白的聶樹斌母親張煥枝。(新紀元資料室)

聶樹斌母親張煥枝擔心,「上面的風是不是變了?央視都這麼說了,這個案子是不是沒希望了?」聶樹斌父親說,「它(央視)有什麼資格做決定啊?應該是山東高院做決定啊!」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在家屬追索聶樹斌案真相的過程中,出現幾次驚心動魄的大轉折,一次是2005年時任河北政法委書記劉金國承諾一個月給全國一個調查結果,但是他一個星期後就被調走,承諾落空;另一次是2015年央視焦點訪談在電視上代替法院作決定,為河北錯殺聶樹斌辯護;這都不是一般勢力能做得了,他們有通天的本事,結成集團才能這樣一手遮天。案件背後許永躍和江澤民集團黑影重重。」

為政績殺人 心黑手辣

2016年4月16日,中紀委宣布張越違紀受查。不到兩月,最高法決定對聶樹斌案進行提審、重審。「老虎」落馬,聶案才峰迴路轉。而下一隻「大老虎」又出現在人們的視野。

《明報》報導稱,張越積極插手聶樹斌案,是為了討好原河北省政法系統的老領導許永躍。許曾是中共元老陳雲的政治祕書,1992至1998年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此後上調北京任國安部長。

許永曜一手促成的兩個冤案

許永躍製造聶樹斌冤案去年就被海外媒體曝光。2015年4月,《動向》雜誌披露,許永躍原籍河南又任過河北省政法委書記,曾以「國安部與河北省政法委聯合辦案」名義,干預兩省司法程式與刑事業務。

山東省法院系統的知情人士稱:「聶樹斌冤案可以說是許永躍一手造成的。他當時剛任河北省委副書記不久,急於出政績,未調查清楚即批示對聶案從重從快。結果,聶樹斌從刑拘到槍斃不到7個月,而哪個死刑案不是兩三年才有終審結果?」

由於數年後真凶落網,當初辦案人員怕受牽連,主動向中紀委匯報了當時許永躍批示的情況。

河北另一著名冤案「承德陳國清團伙搶劫案」也是許永躍批示「從重從快」而造成的。河北省政法委曾發出內部指令,阻止律師介入申訴及複查。

1994年7月30日和8月16日,河北承德市發生了兩起出租車司機被殺案,案發現場周邊村莊承德市大廟鎮莊頭營村四位青年陳國清、何國強、楊士亮、朱彥強先後被捕,經曠日持久的十年反復一二審程式,河北高院於2004年3月26日以搶劫罪終審判處陳國清、何國強、楊士亮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朱彥強無期徒刑。四人22年來一直堅稱無罪,持之以恆的申訴喊冤。

根據大陸媒體報導,陳國清首先被抓,懷疑他的主要原因為警方「通過祕密工作得到了陳國清近日情緒反常,鬱悶不樂,而且經常在無人處偷偷哭泣的重要情況」。

「陳國清開始什麼都不說,一頓猛打才開始供人,供一個我們抓一個,一共抓了十幾個。」最終,陳國清供出的十餘人中,與他同村的另外三名青年何國強、楊士亮、朱彥強被認定為與殺人案有關。1994年11月18日承德市公安局才第一次訊問何國強,公安局11月5日的《破案報告》中已經記錄何國強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

值得關注的是河北警察慘無人道的刑訊逼供。陳國清及其供出的十幾位「同案犯」無一例外的遭受駭人聽聞的刑訊逼供,他們被鐵絲捆綁,藤條抽斷無數根,血肉與衣物黏在一起,電警棍插入嘴中被電得吐血,脫光衣服被電擊生殖器,手搖電話機的線頭被插入嘴中、肛門中、耳道中用力搖,全身像「抽筋扒皮一樣」痛苦,無數次昏迷後被涼水潑醒,在變態殘忍的酷刑之下,四人對案件「供認不諱」。

當年底,承德公安因「成功破獲」這兩起命案而立功獲獎。

許永躍干預司法還不止這兩起。2002至2003年,原河北省省長、省委書記程維高前後兩任祕書吳慶五、李真貪污犯罪分別被判處死緩和死刑。兩人長期夥同中國東方租賃公司河北辦事處主任張鐵夢,侵吞國有資產高達2000多萬人民幣。

根據官方報導,1993年10月,張鐵夢因涉嫌挪用公款被立案偵查。李真與吳慶五為張多方活動,張鐵夢案被撤銷,又恢復了職務。此後,三個人的政治經濟同盟更加堅固了。吳慶五、李真被重判後,未見張鐵夢出事的報導。

據《動向》披露,當時正是時任省政法委書記許永躍打電話給省檢察長,讓後者直接下令放了張鐵夢。此事導致省紀委書記劉善祥進京告狀,但中紀委亦是許永躍靠山──江氏的天下,劉告狀無果後,此事成為河北官場「奇談」。

河北政法委的暴戾從許永躍1990年代開始到今天也沒改善。從迫害法輪功事件上可見一斑。明慧網記錄河北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案例從1999年至今有473起,占全國33省區的十分之一多。因為信息封鎖,實際數目還不止於此。

國安部長栽在「公共情婦門」

1998年3月,許永躍以黑馬之姿接替賈春旺,出任第三任國安部長,在任上幹了九年,心黑手辣,深得江澤民賞識,但卻栽在「高官公共情婦」李薇身上。

「公共情婦門」曾為大陸媒體廣泛報導。李薇為原中國石化董事長陳同海的情婦,後經陳同海介紹成了原山東省委副書記、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的情婦。2011年第4期《財經》雜誌以封面報導披露陷入「公共情婦門」並在秦城監獄服刑的,有雲南省原省長李嘉廷、山東省委副書記杜世成、中國石化原董事長陳同海、北京市原副市長劉志華、最高法院原副院長黃松有、國家開發銀行原副行長王益、公安部原部長助理鄭少東等。此外,另有多名省部級官員泥足深陷,因「交友不慎」「嚴重違紀」等退下。但《財經》沒有披露這些卸甲身退的高官姓名。

港臺媒體2007年曾報導,中共財長金人慶、國安部長許永躍都涉入「公共情婦門」而被迫提前退休。

2007年8月30日,第10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9次會議決定,免去許永躍的國家安全部長職務,任命耿惠昌為國家安全部長。許永躍生於1942年7月,看上去好像是按照正省部級65歲任職年限的規定,到站下車。但真實原因是許永躍捲入「高官公共情婦門」,「因為性質惡劣,影響極壞,中共高層無法容忍,等不到7個月後的11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國務院換屆,就把他免職。」

當局在清查李薇時,發現許永躍憑藉其手中大權,批准發給她到香港的有關證件、特別開銷,更批准給她「特別身分」──李薇搖身一變,以執行某種「特別任務」的國安要員的名義出入香港。


轟動一時的李薇公共情婦門所涉及的高官關係網。(大紀元製圖)

大陸《財經》雜誌2011年的報導也可以印證:「李薇乃獲得一名安全部門的高官幫助,託廣東省公安廳刑偵局長鄭少東在廣東惠來落定戶口。得此兩人幫助,李薇日後常以特殊身分往來港澳、內地之間。」許永躍的名字隱現其中。

許永躍捲入情婦門被當時中共財政部長金人慶的性醜聞所掩蓋。仕途一度大好的金人慶同年同月突然以「私人理由」辭職,曾經引起輿論譁然。

2011年維基解密披露,美國駐上海領事館2007年9月發回國務院一封電文,標題是「與敵人共枕」,電文指金人慶透過中石化前董事長陳同海的介紹,與一名交際花女子關係曖昧,而此女還和幾位中共高官有曖昧關係。電文透露這名女子自稱是「為中國軍方情報部門工作」,但中共調查人員認為她是臺灣特工。電文還指該情婦的介紹人陳同海和江澤民、曾慶紅關係密切。

《前哨》雜誌稱「公共情婦」案令中共最高層震怒。考慮到許永躍主掌國安部長達九年,掌握黨和國家太多機密,如果處理不當,矛盾激化,就可能牽出更大範圍的麻煩、收不了場,最後當局只好決定讓許永躍下臺退休,將此事畫上一個句號。

但原國安部副部長馬建2015年1月落馬,參與提拔馬建的許永躍也被限制了活動範圍,不允許出京。他見什麼人、到哪裡去,均須向有關部門報告或請示。用國安、公安的行話來說,就是他被監視居住。許永躍是曾慶紅的親信、江澤民派系的要員。他涉周永康案,涉馬建案,也涉及目前國安部的很多貪腐案件。國安部的許多嚴重問題,他都脫不了干係。他被限制活動,使得很多有貪腐問題的國安部機關各局、處的領導幹部更加恐慌,惶惶不可終日。

許永躍資質平庸,他如何取得江澤民的信任,掌握中共最神祕的要害部門長達九年,這九年中他在神祕的黑罩下又幹了哪些事?後續報導會對此揭祕。◇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