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年前9個月,由香港淨流入中國的黃金總量為60萬8016公斤(去年同期58萬1876公斤),同比增4.5%。(Getty Images)

人民幣掀起貶值風暴,中共當局陸續出臺資本外流的管控措施,人民幣境外付款將設上限。

另有銀行家透露,當局正收緊黃金進口配額發放。


文 _ 蘇晨

今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大幅下降,資本外流加劇,中共當局陸續出臺了一系列管控措施。繼央行會議傳達對六類海外投資嚴格限制後,近日再出臺對資本項下500萬美元以上的購匯備案審查,並收緊人民幣流出。分析人士認為,人民幣兌美元將下跌30%,資本外流狀況比表面看起來的糟糕。

人民幣境外付款設上限

此前人民幣今年跌幅將近6%,觸及逾8年以來低點,去年底和今年1月那一波資本外逃再引市場熱議。數據顯示,今年前10個月,中國流出5.1萬億人民幣。為控制資本外流,中共當局正收緊對資本外流的控制。

11月28日,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出臺新規,資本帳戶下超過500萬美元的海外支付,包括組合投資或海外併購等直接投資,必須上報市外管局批准;之前已經獲批的大型投資項目尚未轉帳的外匯部分也適用此規。而以往報批的限額是5000萬,如今降到500萬。

同時還規定境內非金融企業人民幣境外放款不得超過淨資產的30%。放款人應註冊成立1年以上,與借款人之間有股權關聯關係。短期頻繁發生的境外放款,經辦銀行將要求放款人解釋原因,確保合規。

一些企業表示,11月以來人民幣快速貶值本來就增加了企業的擔憂,而資本流出收緊就更加劇了人民幣貶值預期。為了規避未來的匯率風險,許多企業選擇盡可能增持美元資產。

傳當局收緊進口黃金

在人民幣貶值風暴中,大陸民眾視黃金為保障資產的「諾亞方舟」,「搶金」熱潮升級。在此背景下,香港近期已悄然成為大陸人「搶金戰」的最前線。

周生生大中華營運總經理劉克斌近日稱,為了避險、加上金價下跌,大陸客因而轉買黃金;儘管難以估算人民幣貶值對銷售額的實際影響,但最近兩周市場對黃金原材料的需求明顯上升,金條、金塊等產品的每周平均生意額較上月大升3倍。

香港統計處近日前發布的數字顯示,中國大陸10月通過香港淨進口的黃金數量達61.08噸,按月升15.8%,升幅遠高於前兩個月。今年前9個月,由香港淨流入中國的黃金總量為60萬8016公斤(去年同期58萬1876公斤),同比增4.5%。

有知情人士透露,除了正規管道進口,黃金亦從走私的「地下通道」源源北上;皇崗海關早前就截獲一名香港職業水客,從他身上搜出總值110萬元人民幣的足金金條。

為遏止資本外流,中共正收緊黃金進口配額發放。據一些交易員和銀行家透露,一些有進口黃金資質的銀行現在難以獲批進口黃金。在季度評估中,政府削減了黃金進口配額;一些有許可證的銀行必須在使用規定的美元配額進口黃金。

目前有15家商業銀行擁有央行授予的黃金進口牌照。專注於中國市場的貴金屬分析師Koos Jansen此前分析稱,中共可能通過減少發放給商業銀行的進口許可證,以達到減少進口的目的。

人民幣將繼續貶值

隨著人民幣貶值,外匯儲備也在大幅下降。10月時,中國的外匯儲備下降逾450億美元,為1月以來、或中國股市危機結束以來的最大降幅。10月外儲消耗主要被視為人民幣貶值的反映。

經濟學行家、金融專家鞏勝利對《大紀元》表示,在川普競選之前,美元指數大概只有96,而現在達到了102。人民幣不動的話美元也升值了6點左右了。美元是占全球份額最多的貨幣,又是最強勢的貨幣,既然美元升了值,其他貨幣當然要貶值。

鞏勝利認為,如果美元繼續升值的話,人民幣就一定會繼續貶值。

他進一步分析,人民幣貶值可能有三個環境因素促成:一個就是美元指數升高;另一個就是因為中國加入SDR(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一籃貨幣);再一個,人民幣的發行量過大。

他表示,「從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從央行的數據來看,人民幣發行量是最大的。比如2006年到2016年正好10年,2006年人民幣約發行40多萬億,到今年10月底,人民幣的發行量已經超過了150萬億。而中國的GDP只有美國GDP的一半(美國18萬億,中國只有10萬億)。」

瑞銀已將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預測調整為7.0左右,並預計2017年底達7.3,2018年底進一步貶至7.5。

美國對沖基金經理Kyle Bass認為,人民幣兌美元將下跌30%,並認為資本外流之勢支持他的看法。Kyle Bass近日對路透社表示,「中國資本外流狀況比表面看起來的糟糕,這就是為何過去兩個月中共政府允許人民幣貶值。鑒於美國的升息前景,我們相信這個壓力將持續下去。」

分析師稱,基本面因素顯示人民幣應會貶值。中國今年經濟增長穩定在6.7%左右,但明年料將下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2017年中國的經濟增長率為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