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04日中國海南航空公司的飛機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起飛。(Getty Images)

中共19大的召開前,在郭文貴站出來藉海航股份攻擊王岐山,聲稱王妻侄姚慶擁有大量海航股份之際,2017年6月7日,英國《金融時報》記者發表聯合報導〈一擲千金的海航是誰的?〉,證明海航股東中沒有姚慶,而是與江澤民關係更大。

文 _ 王東東

就在郭文貴聲稱王岐山妻子的侄兒姚慶擁有大量海航股份之際,2017年6月7日,英國《金融時報》記者發表聯合報導〈一擲千金的海航是誰的?〉,證明海航股東中沒有姚慶。

13股東12人是高管 最大股東最神祕

經過調查,文章說:「根據企業文件,目前13人擁有海航76%的股份,除一位以外,其餘12人目前都擔任該集團高管。多年來,一系列複雜的資產重組使海航實際上實現了私有化,集團的創始人和公眾場合代言人陳峰——他是一位喜歡豪車的佛教徒——以及海航董事局董事長王健,現在各擁有集團約15%的股份。」


多年來,海航一系列複雜的資產重組,目前13人擁有海航76%的股份,其中12人目前都擔任該集團高管。圖為海航集團董事長陳峰。(新紀元合成圖)

位於旅遊勝地海南島的海航集團(HNA Group)總部大樓,外形像一座佛陀。據胡潤百富創始人胡潤(Rupert Hoogewerf)說,海航「非常錯綜複雜的股權結構」使陳峰和王健這兩人都未能登上年度胡潤百富榜。「我們一直試圖讓陳峰上榜,但我們無法找到任何證明他足夠有錢的辦法。」

海航最大的股東也是最神祕的一個:貫君,去年從香港商人巴拉特.拜斯(Bharat Bhise)手中購買了海航近29%的股份。海航拒絕透露這些股份是以什麼價格售出的,拜斯也沒有回覆置評請求。

文章說,貫君與陳峰之子一同在海航旗下一家P2P融資平臺擔任董事,但除此之外,支配著數十億資產的貫君幾乎沒有留下什麼痕跡。

中國的工商註冊信息顯示,貫君還有其他多個經營位址。其中一個地址指向北京城西某小區的臨街沙龍「東英國際美容SPA」。現在的店主們說,他在大約5年前賣掉了這家店。另外一個地址指向北京某座破舊的辦公樓裡一扇鎖著的大門。根據香港的公司文件,他的住所是北京城西南一處不起眼的公寓,幾個月前已有新住戶搬進。

《金融時報》的記者通過手機聯繫上貫君後,他說:「不方便回答你的任何問題。」

文章還說:「拜斯不再擁有海航的股份。他的公司Bravia Capital曾是海航最大的幾筆海外收購中的投資夥伴,包括2012年海航對世界第五大集裝箱公司SeaCo 10億美元的收購。將海航介紹給其最知名的外國投資者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的,也正是拜斯。後來索羅斯將其在海航旗艦子公司——海南航空——持有的5000萬美元股份大部分售出。」

原由世界銀行支持 現資產千億美金

文章還說,海航原本是經濟改革人士利用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支持成立的省航空公司。如今這家海南航空(Hainan Airlines)的母公司已發展為一家經營多種業務的私有國際集團。它的1450億美元的資產如今包括新西蘭最大金融服務公司、希爾頓酒店(Hilton Hotel)的股份,以及在至少14個國家的多家航空服務公司。海航還運營著世界第三大飛機租賃機隊。


海航原本由世界銀行支持成立的省航空公司。如今其母公司已發展為資產1450億美元的私有國際集團。圖為其董事長陳峰(中)2007年在北京向媒體介紹會。(Getty Images)

在國內,海航擁有的資產橫跨多個領域,包括多家房地產開發公司、多家租賃公司、4家地區航空公司、一份有聲望的財經雜誌和中國大型個人對個人(peer-to-peer,簡稱P2P)借貸平臺聚寶互聯科技(JuBao Internet Technology)。海航通過至少11個P2P平臺(海航投資了其中多個)募集資金,也通過旗下約25家上市公司獲得的貸款籌集資金。

在海外,海航選擇了一些有政治關係的合作夥伴。如海航在傑布.布希(Jeb Bush)考慮競選總統期間與其共同投資了一家燃料運輸企業,並在對沖基金經理安東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有望加入川普政府時從其手中購入天橋資本(SkyBridge Capital)。

興南公司提供了海航啟動資金

接下來文章以「海航的創始人陳峰曾在王岐山手下工作」為由,認定海航與王岐山有關,不過讀者認真讀完《金融時報》的文章,就會發現這判定有些難以自圓其說,因為文章說,1989年「六四」後,西方制裁中共,「但一個由中國農村信託投資公司官員組成的核心團體——陳峰也在其中,當時試圖避開制裁。他們遷往海南,並請求世行予以幫助。」「與此同時,中國農村信託投資公司的情況則遠沒那麼順利。到1996年,當時由王岐山領導的中國建設銀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吸收了中國農村信託投資公司120億元人民幣的債務,當時這家公司被50億元人民幣的虧損壓得喘不過氣。」

也就是說,陳峰離開王岐山團隊,他後來在海南的創業,與王岐山關係並不大,而如文章所說,是「興南集團為海南航空提供了啟動資金,並為海南航空聘請了大量人才,其中很多人如今都成了海航的高管,其中包括海航現任董事局董事長王健。海航的其他高管還包括:前海南政府官員以及曾接受世行早期貸款的幾家國有橡膠農場的前負責人。」

據公開資料介紹,中國興南(集團)公司,成立於1990年5月15日,國營企業,註冊資本:1億人民幣,職工15人。股東成員包括:海南省世界銀行貸款辦公室,法人代表:李永清;董事長:王剛。在過去20多年中,做了11次工商變更,1次司法協助,4次涉訴公告。

2017年6月,網上流傳一篇5萬多字的文章〈起底中國興南集團公司的前身、今生與來世〉,文章談到,「1989年,陳峰從民航總局南下創辦海南航空,當時只從海南省政府那裡獲得了1000萬元財政資金支持,『只夠買個飛機零件』。直到1993年在STAQ系統上市後,才通過法人股募資獲得2億5000萬元融資(其中有1億元為國資)和6億元銀行貸款,購買了一架飛機。」

據一位海航內部人士介紹,當時的銀行甚至不知道抵押貸款怎麼做,「按說貸款買了飛機,產權就得抵押給銀行,結果銀行稀裡糊塗還把產權算成海航的,海航就拿這架飛機又去抵押,一變二……」

2016年7月,海航集團再度躋身2016《財富》世界500強,以營業收入295億6000萬美元位列第353位。2016年海航集團整體年收入破6000億大關,總資產突破萬億規模,海航集團已獲銀行綜合授信超6100億元,而在快速發展的道路上,集團的資產負債率卻實現「七連降」。截至2016年底,海航集團資產負債率降至59.5%左右。

海航集團的員工總人數已經超過41萬人,其中境外員工人數近29萬人,占整個集團的總用工數的七成。海航集團境外資產占比超過30%,約合433億美元。自2006年至2016年,海航系已宣布的海外併購總規模近400億美元。

江的老部下劉劍峰是關鍵人物

此前《新紀元》報導過海航成立的背景,從中發現,海航創業時的關鍵人物劉劍峰,以及其後臺江澤民和曾慶紅,他們才是海航的大靠山。


劉劍峰(左)是海航創業時的關鍵人物,而其後臺江澤民和曾慶紅是海航的大靠山。右為2006年曾慶紅會見海航董事長陳峰。(新紀元合成圖)

從維基百科可以查到如下信息:「在海航發展過程中,陳峰(1953年6月26日~)和劉劍峰(1936年6月4日~)起了重要作用,海航最初成立之初陳峰就從時任海南省省長劉劍峰支持下獲得了資金,在劉劍峰調任民航總局長之後,海航還能獲得額外的照顧。」

「1989年,劉劍峰交給陳峰1000萬元,開始籌備海航,一年後陳峰任省長航空事務助理,專門主導海航工作。有了政府的扶持,很多複雜問題都開始變得簡單。此後,3個月內他就募集了2億5000萬元,憑著這筆資金,陳峰向交通銀行獲得了第一筆貸款6億。從此海航走上資本擴張道路,1993年1月完成股份制改造。這些歷程的背後,都隱隱約約流淌著劉劍峰的汗水和心血。再後來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了。劉劍峰升任民航總局長,陳峰則當上海航的董事長。」

從官方簡歷中獲悉,劉劍峰早年留學蘇聯基輔工學院無線電工程系半導體專業畢業,這與江澤民的留蘇背景有了共鳴。1984年劉劍峰擔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工業部副部長兼紀檢組長,而1983年6月至1985年6月之間,中共電子工業部的部長是江澤民,也就是說,江澤民當上部長後,提拔了劉劍峰擔任副部長,同時管理紀律檢查,那時黃麗滿每天中午到江澤民辦公室鬼混,有人舉報,但紀檢組長劉劍峰包庇江澤民,於是,江澤民就給了劉好處。

1988年,劉劍峰被調任中共海南省委副書記,1989年,擔任海南省長。當時海南是中國掙錢的好地方。1993年,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工業部副部長。1997年,兼任中國聯合通信有限公司董事長,這個中國聯合通信有限公司,就是後來的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掌控的中國聯通家族企業的部分前身。1998年,調任中國民用航空總局長,黨委書記,直到2002年5月退休。

有消息說,作為江澤民的大內總管,曾慶紅也參與了對海航的「特殊照顧」中。

2017年5月,著名經濟學家何清漣在〈海航集團靠山篇〉中寫道:「海南省長劉劍峰大概算是陳峰的一座顯山露水的靠山。將劉劍峰在官場任職經歷與陳峰的事業軌跡兩相比照,就會發現劉劍峰與陳峰在人生中有兩次重要的相遇,第一次相遇發生於劉劍峰擔任海南省省長期間(1989年至1993年),1990年在中國民航局計畫司工作的陳峰被聘為海南省省長航空事務助理,後獲海南省政府1000萬投資創立海南航空,這是陳峰的海航事業發軔之始。

第二次相遇發生於劉劍峰1998年調任中國民用航空總局長之後。這一期間,海航完成了發展史上最關鍵的兩步:第一步是1999年海航作為一家A、B、H股同時上市的公司,獲得巨額融資。第二步,以上市公司與中外合資公司之優勢,在2000年開始的國內航空公司戰略重組中,以小博大,兩年之內先後併購重組新華航空,長安航空與山西航空。」

文章還說:「當時在國企重組中,不少行業都存在這種以小併大的『蛇吞象』現象,關鍵在於該行業的政府部門支持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