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萬達出售630億資產 還債扶貧內幕


中國萬達董事長王健林投資15億元扶貧搞文化旅遊小鎮,引發猜測。圖為7月3日王健林現身貴州丹寨縣的萬達扶貧項目的啟動儀式上。(AFP)

7月3日,王健林投資15億的貴州丹寨縣萬達扶貧項目啟動;7月19日,萬達出售630億資產。

他一面貴州扶貧搞文化旅遊小鎮,一面又出售已經在建的13個文化旅遊城,這不矛盾嗎?

文 _ 齊先予

7月3日,在兩周前經歷股票和債券雙雙暴跌之後,中國首富、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公開現身。不過這次不是和影視大亨或足球明星一起亮相,而是出現在貴州省一個極度貧困的山寨——丹寨縣的萬達扶貧項目的啟動儀式上。

王健林15億貴州扶貧 

這個扶貧項目總投資高達15億元人民幣。當天,萬達集團投資7億捐建的「丹寨萬達旅遊小鎮」和出資3億元捐建萬達職業技術學院正式啟用。另外,萬達還設有一項5億元人民幣的丹寨扶貧專項基金。

丹寨為多民族聚居地,位於黔東南,總人口17萬餘人,是國家級貧困縣。截至2013年,丹寨的貧困戶有1.36萬戶,貧困人口達5.13萬人,其中,84.78%分布在六個鄉鎮邊遠的深山區。

巧合的是,數天前的大陸金融界大整頓引發萬達集團的債券和股票暴跌,並一度傳出王健林靠薄熙來發家的政治風險即將引爆的消息。因此有輿論認為,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此舉或許為極力避開政治風險。

大陸媒體6月23日報導,銀監會要求中國各家銀行對大舉進行海外投資的幾家公司貸款進行調查,盤點這些公司,包含安邦保險集團、復星國際、海航集團、萬達集團等。安邦董事長吳小暉更於6月9日被紀檢當局帶走調查。

《華爾街日報》報導稱,這些公司均背負大量債務,甚至有時會用些來路不明的資金替海外併購提供銀彈,由於不斷上升的風險,以及跟銀行間複雜資金關係,讓大陸官方對此感到擔憂,更示警「中國金融業一旦出了問題,全球資產都可能跟著遭殃」。

另一巧合是,習近平6月23日剛剛主持召開了深度貧困地區「脫貧」座談會。王健林出席扶貧項目啟動儀式的同一天,剛去過貴州考察的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出席中共「扶貧領域監督執紀問責工作」電視電話會並講話,高調發聲力挺習近平主導的工作。

王健林的這一動作可謂非常應景。而據長安街知事的報導,7月3日,貴州丹寨萬達旅遊小鎮正式啟用的當天,甘肅就有七位部級官員亮相丹寨,除了貴州省委書記陳敏爾等五位當地中共官員外,還來了國家審計署審計長胡澤君和國務院「扶貧」辦副主任歐青平。

復星也要投資貧困省分

就在王健林高調宣布其扶貧項目的同時,另一個被排查的明星企業「復星國際」董事長郭廣昌7月6日也現身另一個相對貧困的省分陝西,同陝西省委書記婁勤儉進行會談,表示將進一步加大在陝西的產業投資和布局規劃。

當天,由於前一天晚間網路上傳出「郭廣昌失聯」的消息,導致復星醫藥6日早盤大跌,復星緊急闢謠。

早前銀監會排查的消息出來後,復星國際和相關公司股票也與萬達一樣遭重挫。復星國際在香港一度跌9.6%;復星醫藥在香港一度下跌7.8%,在上海一度下跌8.9%。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稱,這似乎預示著中國的大亨們即將迎來一個新時代。曾經盛氣凌人、熱中全球旅行和收購的中國富豪,如今正竭力維護對社會負責的可持續發展形象,其中至關重要的是在國內投資。


復星集團2015年3月20日宣布成功收購法國度假村集團Club Med。早於2010年,復星已入股Club Med。圖為2010年6月13日郭廣昌(右)訪問Club Med。(AFP)

報導稱,北京當局正敦促國內大企業集團不要再一擲千金在海外併購,這種行為加劇了中國的資本外流,給人民幣造成了壓力。政治局面發生變化後,中國企業正加緊履行投資於國內的承諾。

郭廣昌在陝西省的上述會議上表示,復星將利用其全球資產助力當地經濟。他說:「實業報國,復興中華民族……是復星一直以來堅定去做的事情。」他的這句話呼應了習近平推廣的一句口號。

萬達否認扶貧與監管審查有關

《金融時報》的報導稱,這些集團相對於過去,還聚焦於以更大的力度宣傳自己在國內啟動的各種項目。6月底的那個周五,王健林在哈爾濱親自為全球最大室內滑雪場開業剪綵。換到以往,這類活動不會搞得這麼大張旗鼓。

但萬達表示,丹寨旅遊小鎮的開業以及一所職業學校和一個扶貧基金的啟動,與中國近來的政治問題和監管審查無關。

據早前大陸媒體的報導,2014年12月,王健林第一次來到丹寨,與當地政府簽下了一筆投資10億元的包縣扶貧協議。協議之初,所推出的扶貧措施,主要就是幫助當地農民更好地養豬、種茶等農牧項目。但後來調研了國內的五大養豬企業,都沒有掙錢的,於是放棄原計畫。

最終出來上述版本,是將10億元的投資額追加至15億元。不僅如此,2015年3月,萬達集團還與貴州省簽訂戰略合作協議,計畫總投資600億元,在貴州省建設萬達文化旅遊項目和10個以上的萬達廣場。

萬達融創交易生變 或涉監管升級

就在萬達扶貧消息傳出一周後的7月10日,萬達以總額631.7億元出售酒店及文化旅遊項目給融創的信息引發各界關注。

雙方已經簽署轉讓協議,具體包括,萬達將以295.75億元,出售南昌萬達文旅項目等13個文旅項目的91%股權,由融創承擔項目的現有全部貸款;並以335.95億元出售北京萬達嘉華、武漢萬達瑞華等76個酒店。

不過,7月19日萬達、融創、富力地產同時出席記者會。三方在記者會上宣布,由富力收購萬達76個酒店項目的全部股權,收購價為199.06億人民幣;融創以438.44億元收購萬達13個文旅項目的91%股權,並承接該項目的454元債務。

這與7月10日萬達和融創聯合公布的收購方案有很大的出入——接盤方一分為二;酒店項目價格下調,文旅項目價格增加。


萬達融創交易臨時生變,7月19日萬達、融創、富力地產同時出席記者會。收購方、收購價格都不同於原計畫。(AFP)

在此次記者會上,融創和萬達的說辭與之前大不相同。融創董事長孫宏斌說,融創將不從萬達取得委託貸款,他並高調表態「會控制好負債率,管理好資金流」。

萬達董事長王建林則在記者會上高調說,萬達的資金流沒有問題,目前的帳面資金是1000億元,出售資產後將有1700億元,並決定償還大部分銀行貸款。

此次記者會一波三折、情況突變,而就在記者會之前的兩天內,市場密集曝出萬達和融創受到監管層調查、資產和融資渠道被管控的消息,18日萬達和融創更出現大幅股債雙跌。

市場分析,如今這筆交易出現的巨大變化,以及萬達、融創的高調表態,或與上週的金融會議後監管升級有關。

記者會的前一天(18日)有市場消息說,當局監管層已經向各商業銀行下發通知,要求商業銀行調查融創系的銀行信貸風險,同時被調查的還有萬達系、復星系和海航系。

而且,融創的100億公司債已經被叫停,建行要為其代銷的產品也已被叫停。

另外,在18日發改委的發布會上,特別點名關注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領域的對外投資風險,這些都是萬達的經營範圍。

17日市場還傳出消息,萬達集團的6項海外併購被管控,銀監會要求幾家國有銀行暫停向這些項目提供貸款。

急售文化旅遊項目 引發猜測

王健林近年大力發展文化旅遊項目。據媒體不完全統計,萬達此番選擇出售的13個萬達文旅城(包括西雙版納、南昌、合肥、哈爾濱、無錫、青島、廣州、成都、重慶、桂林、濟南、昆明、海口等地的萬達文旅項目),如若全部順利投資落成,總投資額高達5190億元。

而王健林一年前還曾嗆聲美國的迪士尼不該來中國,一年後卻選擇突將13個文旅項目一次性賣出,引發各種猜測和不解。

更有趣的是,他一面貴州扶貧搞文化旅遊小鎮,一面又出售已經在建的13個文化旅遊城,這不矛盾嗎?然而更矛盾的是,萬達原計畫借款給融創來收購自己資產。萬達還要求在21天內完成付款、資產和股權交割。一般幾百億體量的交易時間都會拉很長,萬達如此求快,這很反常。

王健林對此表示,這次資產轉讓的回收資金全部用於還貸,計畫今年內清償絕大部分銀行貸款。

王健林借銀行的錢很多年了,為何今天才這麼著急地要還錢呢?甚至降低賣價?

「錢在國外,債留中國」行不通了

對此,專家有兩種觀點。一方面,萬達商業急於上市A股,萬達商業去年從港股退市後,被境內外資本要求必須在2018年8月31日之前在A股上市,否則需向海外及境內投資者分別支付12%和10%的利息。現在只剩一年,萬達面臨的回購款及利息支付壓力越來越大。

此次萬達賣掉80%的土地,就不再作為房地產企業進入A股,在房地產調控的大環境下,可能會加速IPO的審核,盡快上市。

另一方面,萬達用出售兩項資產的逾600億資金來償還債務。萬達之所以急於償還債務,主因之一是今年6月中旬銀監會點名包括萬達在內的四家集團,將被調查其海外投資相關的貸款及其風險情況。這四家集團分別是萬達、安邦、復星和海航集團。

銀監會調查這四家集團的消息發布的前一周,安邦董事長吳小暉被帶走調查,而萬達出售資產恰逢全國金融工作會議(7月14日)之前,這一時間點也令業界認為萬達目前急於脫手資產。

經濟學家何清漣認為:想摟錢就跑,將債務留給國有銀行,這把戲玩不轉了。過去中國大富豪,主要靠抵押房地產來獲得大量銀行貸款,他們在國內銀行大量借錢,卻把錢換成美金投資在海外,所謂:「錢在國外,債留中國」。如今習近平大力整頓金融,竭力避免這類事出現。從這個角度看,王健林出售資產把欠國有銀行的債務都還清了,這對他自己、他的家族和他的企業來講,都是很明智的做法。


習近平大力整頓金融,「錢在國外,債留中國」已行不通,王健林出售資產還清國有銀行的債務,是明智之舉。倒是融創有些緊張。圖為7月19日王健林(右)與融創孫宏斌(左)出席記者會。(AFP)

倒是融創有些緊張。7月10日融創發布公告說其淨負債率已達200%,不過他們海外投資很少,還不是高危企業。

經濟界普遍認為,在中國債務中,存在巨額與房地產相關的債務,包括地方政府在實施土地財政過程中建立的地方融資平臺、房企融資,以及部分工業企業也參與房地產投資的債務等。而最近有數據顯示,中國房地產市場的信託融資暴增,尤其是今年上半年,信託成為房地產融資的主要管道。

截至6月末,今年上半年共發行540個房地產集合信託產品,募資總金額1775.62億元,在資金規模上比去年前六個月大幅增長59.67%。

銀監會下令銀行 停止向萬達海外放貸

7月17日路透社引述消息來源說,隨著北京尋求遏制中企的海外收購熱潮,中共監管機構告訴銀行,停止提供資金給大連萬達集團的幾樁海外收購案。

路透社引述中國內部銀行的文件說,遏制萬達資金的決定是在6月分的一個會議上宣布的。該決定針對六樁海外收購,其中四樁已經完成。各銀行被告知,不能提供資金給萬達的海外交易,也不要允許萬達使用境外資產來抵押貸款。海外子公司也被禁止併入萬達的國內上市子公司。相關的政府機構不可提供支持來幫助萬達向中國買家出售海外資產。

7月17日,在萬達集團六個海外併購項目被管控的同時,國際評級機構標普(Standard & Poor's)宣布將萬達商業和萬達香港的評級列入負面信用觀察名單。萬達的老闆是中國首富王健林。在過去幾年萬達激進地向海外擴張,其業務範圍遠遠超越了它原來的業務——房地產。目前萬達擁有馬德里競技足球俱樂部的股份,它並收購了電影製片商傳奇影業、AMC連鎖電影院、Odeon & UCI院線、北歐院線集團以及英國豪華遊艇製造商。


萬達2012年以26億美元收購AMC,引發美國安全憂慮。洛杉磯日落大道上高懸的一塊廣告牌打出一句標語:「中共的紅色傀儡:AMC劇院」。(AFP)

房地產池已滿 資金外流者必然受控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為《新紀元》分析了導致今日狀況的深層原因。

他說,貨幣發行是現代經濟的一個黑盒子。在古代,貨幣是貴金屬,貨幣和金屬的價值相同。現代經濟體系的貨幣,首先是政府以同等價值貴金屬作為後盾發行的,早期以紙幣表達,後來以會計帳表現,最後可能是以國家政府擔保的負債表現。

不管如何,這個過程,其實是一個政府信用表達。因此,現代經濟可稱為信用經濟。

過去十年,中國發行了大量的超量貨幣,因此被稱為信用超發。

貨幣太多,必然導致需求大增,而物價上漲。中國政府把超發貨幣形成的資金,成功引向了一個大池子蓄積起來,這個池子就是房地產。但這個池子中的水越多,水壩也就越高,這個水壩就是價格。


近二十年中國貨幣超量發行,政府把超發貨幣形成的資金成功引向房地產。當房地產價格高到一定程度,中國的資金必然有外流的壓力。(AFP)

所以近二十年中國貨幣超量發行,但物價不漲房地產漲,也就是中國成功將通脹壓力轉移到資產通脹,導致房地產價格猛漲,而非消費品的價格上。

當房地產價格高到一定程度,池中的水,也就是中國的資金必然有外流的壓力,這就是近兩年中國資本外流的原因。

過去兩年,大企業基本上看到了這個趨勢,於是採用「資產國際化、債務人民幣化」的方法。大批企業在國內通過貸款和發債等方式,進行對外投資。這是一種資本外流的主要方法。

去年開始,中國緊縮資本外流,對企業對外投資進行所謂「合法合規有序管理」,但實際上「合法合規有序」,全都是行政當局來定義的,所以就有了資金和資本控制的任意性。

很多企業對外投資很大,但對外投資並未形成利潤或資金流,仍然依靠國內的債務來維持,所以就形成了所謂「高風險」對外投資。中國政府意識到這個問題,於是要清理風險,針對的就是這種企業。

萬達出售國內資產,降低資金槓桿(降低負債率),即降低風險。

中國房地產的這個功能,現在被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不但大企業選擇分散投資(往往表現在投資海外),大中小富豪也都開始進行這類活動,甚至連在北京上海深圳有數套房地產的普通人,也希望把資產挪到海外去。

香港的房地產價格,在經濟低迷的情況下繼續上升,海外房地產市場只要有華人介入便大升,都是這個過程的反映。

中國必然控制資本外流,而且不是通過貨幣政策和金融政策,而是通過行政控制手段來控制。

因為過去二十年,外資淨流入等於是一個貨幣供應增加的過程,而資本外流,則是貨幣緊縮的過程。目前中國經濟需要大規模資金投入才能維持增長,因此必須減少資本外流帶來的緊縮壓力。◇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封面故事

多重信號 大陸樓市就要變天

Post 封面故事

融創被查信貸風險 孫宏斌父子引關注

Post 封面故事

賈躍亭人在美國 債留大陸 樂視興衰史

Post 封面故事

設金融穩定委 習嚴防第二次經濟政變

Post 特別報導

萬達股跌 王健林的政治風險與經濟犯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