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廁所革命」難為偉光正除臭


中共正在大陸發動所謂的「廁所革命」。圖為貴州省西南部安龍縣一座公園新建廁所的鳥瞰圖。(Getty Images)

近期,習近平提倡要讓民眾用上生廁所。

於是乎,浙江常山縣全縣自上而下各級公廁「所長」應運而生,貴陽街頭現「五星級」公廁,清大著手規劃廁所學院……本來改善公共「出口」事業是文明的追求, 一沾上中共「革命」的臭味,就全走味了。

文 _ 九天劍

中國人重口腹之欲,輕排泄之需,覺得那不過是生活中的細微末節,又是齷齪之事,能解決就好,形式不重要。所謂不管旱廁、水廁,蹲坑坐便,排排蹲還是孤獨坐,面對面大眼瞪小眼,還是關門熄燈悶頭下勁,都在粗放隱忍之列。

這樣的如廁文化我輩年少時並不陌生——第一次領教低端廁所是幾十年前和同學、老師下鄉到北京遠郊房山縣石村支援「三夏」。烈日當頭,麥芒紮手,鐮刀割腿,汗流浹背,新鮮紅薯配大柴鍋野菜湯管夠,累的不善也興奮的不行。沒一會肚子有狀況,趕緊問房東大叔,廁所何在?老鄉開始聽成車鎖,正在丈二,見我臉上難拿表情又手捂小腹,忽然了悟:哦,你說茅房啊!一指後院,又做出帶路狀,我趕忙謝絕,一溜煙繞到房後。

環顧後院牆角,赫然只有一個所在,秫桿歪七扭八稀拉拉圍個圈兒,猜它便是了,但沒見男、女標識,不敢冒進,情況又不容再裝紳士,便直呼「有人嗎?」,數秒不見回音,即趨「門」邊探頭內望,只見圈當間兒刨個坑,新舊排泄物累積如塔,周邊黃湯四漫,最要命是蠶豆大的綠豆蠅們至少一個排,盤旋其上,一夕俯衝,一夕騰飛,嗡嗡歡唱不絕,令我驚恐百分,冷汗滲出——這能蹲得下?悲哀間回頭四望,目力所及再無其他選擇,內急之下,只好橫心拿出教科書中赴湯蹈火之英雄氣概,腳踏尿水,鼻吸糞香,毅然蹲下,同時祭出九曲鐵扇掌,忙不迭手撕綠蠅連環陣。氣沉丹田,一數到十,連拉帶擦(幸虧袋中常備手紙),結束出恭,半提褲衝出茅房,落荒而逃……現在回想,那是我畢生大解中之最敏捷記錄,沒有之一。真是可嘆可悲又讓人羞澀。

幾十年後,新主習總一舉發動城鄉「廁所革命」,又勾起我憶苦思甜,怎能不內牛滿面啊!

想中國祖先,四大發明何等光耀,如此優秀民族,怎能容忍「出口」大大落後於「進口」,被外族嘲笑不講衛生事小,黨國偉光正被污穢之事拖後腿,是可忍,孰不可忍!誰知,族人早就等著批判我的無知無畏了……。

據中外多家媒體報導,考古工作者在中國河南省永城市芒碭山梁孝王王后地宮中,發現了距今2000多年前的坐便廁間,被認為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坐便。更令人稱奇的是坐便的腳踏石上還刻有精細花紋、長青樹等圖案,不僅美觀,還有防滑功能。所謂觀文明,看廁所!此坐便即中國古代文明的一個縮影。

嗚呼,2000多年前就這麼文明,居然沒被後代官家民間發揚光大?甚至數百年居住於威嚴故宮內的皇親國戚,都沒重視解決這個五穀輪回的尖端課題,連極盡奢華的慈禧老佛爺也不得不以諱稱「官房」的高級便盆排泄之。

這人類文明二等大事,竟被英國倫敦一個小小的管道工湯姆斯.克拉伯奪魁——19世紀後期得到沖刷馬桶U-形管系統專利,並榮幸的為維多利亞女王安裝抽水馬桶。當然也有人說,伊麗莎白一世的教子在克拉伯之前300年就發明了抽水馬桶。那也離我族梁王2000多年前差之甚遠啊,真是鬱悶。

發動「廁所革命」 公廁有所長

如今,終於到了黨國首腦發令進階廁所的光輝時代了。這也是我為習總「廁所革命」舉手的原因。如果沒猜錯,文明古國廣袤農村,幾十年前我落荒而逃那種茅房大多還不會有什麼革命洗禮:吃飽肚子都不一定保證的了呢,哪個會看重排泄之所?這也從習總回陜北梁家河「省親」,不忘問候老鄉使用「旱廁」還是「水廁」的原因吧。估計習總後發革命之想與陜北行不無關係。

剛在這樣遐想,就看到網傳黨國浙江省府辦公廳官網隆重推出一新官階:常山縣公共廁所「總所長」,且由縣委老大葉美峰擔當。據稱,這位「所長」多次暗訪公廁,布署改造升級。手下副書記和常務副縣長則分別光榮兼任農村、城區公廁「總所長」;再往下,縣城各公廁科級「所長」由住建局幹部和街道書記擔任;再再往下,農村各公廁股級「所長」則由各鄉鎮黨委書記和村委員擔任。至此,全縣自上而下各級公廁都有了「所長」。

還有更高級別所長。據《新京報》報導,安徽巢湖市委書記、北大法學博士胡啟生上任抓的第一件事就是廁所,進而發起巢湖「廁所革命」。胡書記的口號是「讓老百姓如廁有家的感覺!」並感嘆「一個旅遊城市,街面上竟然找不到廁所,當地百姓和外地遊客想方便怎麼辦?」他革命「開刀」的對象首先是全市公務員:到點就去刷廁所,查衛生,怠慢者「斬」——檢討降職下課之類吧,雖然書記沒明說,但黨的手段可不是蓋的。

習總工作過的浙江,這回又走在了前邊。據浙江新聞網:從今年4月開始,淳安23個鄉鎮掀起「公廁革命」,縣委書記黃海峰擔任「總所長」(又一個縣團級「廁總」),他提出「要讓千島湖的公廁與千島湖一流美景、一流環境相媲美」。黃書記政績目標更豐滿:到2017年底,全縣旅遊景區景點、沿線廁所都要達到優良標準,成為全省旅遊廁所示範典型。目前城區公廁軟硬體都大大提高,書記的下一個革命目標是淳安鄉村公廁,而且要從「一村一景」發展到「一廁一景」。您說,這得多高的藝術天分啊?

從一女保潔員口中也能證明「廁所革命」是多麼偉大:姜家鎮銀峰村31歲的保潔員方小燕是每天早、中、晚都會去公廁一次。「這個公廁建了6年多,從來沒人管過,隔老遠都能聞到刺鼻的臭味,地上瓷磚都是黑的,大家有時候情願憋著都不願意來這個公廁。」現在呢,公廁牆面噴繪,地上瓷磚換新,室內還掛上了吊籃。憋了幾十年,現在終於可以幸福卸車了。我真願意青春再現,來這裡「三夏」。


「廁所革命」讓中國出現各式各樣的公廁,甚至有「五星級」公廁。圖為江蘇南通市一公共廁所內彩繪的景觀。(Getty Images)

12月7日,貴陽街頭現「五星級」公廁,採用電子除臭技術,24小時無異味,母嬰室、無線網、售貨機、咖啡機一應俱全。公廁開放時間是早6點30分至晚上10點。您願意在這樣的公廁喝杯咖啡麼?

清大籌建全球第一所廁所學院?

好吧!多好的事到了奇葩趙國都能變味兒。這麼簡單的革命事件,也有人要搭車湊熱鬧起膩找罵。而且不是別人,就是習總母校清華。11月某日,黨媒新華網報出習總表揚旅遊系統推進「廁所革命」取得成效,體現了真抓實幹、努力解決實際問題的工作態度和作風。

這一表揚不要緊,《北京晚報》跟著就採訪了有「中國廁所先生」美譽的國際公益學院廁所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錢軍。錢某除了大談中國缺失廁所文化以外,更是爆出「一件聽起來是天方夜譚的事情」,即「在清華大學籌建全世界第一所廁所學院」。

他甚至給出了時間表和廁所學院的研究課題:三年內落成,專門研究「人與廁所的關係」以及「廁所和自然的關係」,致力於發明新科技,令糞便和尿液過濾後變成無菌及零污染云云。錢某還斷言:「以現在廁所產業發展的規模和速度,一定會催生出大量的相關企業,需要大量的相關專業人才。」

此言一出,群情譁然。有網友爆了粗口:沒有最賤,只有更賤!清華大學真不愧是世界一流下賤學府,已經沒有任何底線;清華大學的奴性與下賤,冠絕全球!這不是一間學府,簡直就是一間現代版的敬事房!

不知是我們真的沒文化,還是思想再快也跟不上黨的節奏,本來改善公共「出口」事業是文明的追求,但一沾上中共「革命」的臭味,怎麼都逃不脫大呼隆、搞運動模式。後來黨宣緊急封貼闢謠,大概是頭頭正吃午餐看到這條慫人新聞、鼻中嗅到異味兒吧。

我懷疑,就算黨國清華名聲再響,真辦了廁所學院,能招到生員麼?畢業找工不尷尬麼?「你的畢業院校?」「清華廁所學院。」「專業?」「屎尿過濾分析」……這叫臉面第一的我邦輿情,今後如何高大上啊?呵呵。◇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