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神,清末版畫。(國立歷史博物館)

新歲就要到來!坊間賣場推出形形色色的春貼,如春聯、桃符門神畫、斗方貼、春條等等吉祥飾物,迎新年氣氛熱絡。 這些年俗春貼中傳承的中華文化,源遠流長,傳達中華兒女心——敬天敬神、祈福納祥、寄望美好的未來。

文 _ 允嘉若

黃帝時代 傳桃木能闢邪迎福

門戶上的桃符代表驅邪避凶、除舊布新迎福的象徵。中國文化中「桃符」的傳統,可上溯幾千年,春聯在清代之前,多稱「桃符」。民間過年布置桃符,淵源於黃帝時代就有的桃木能闢邪的傳說,相信在桃木上作畫可以闢邪迎福。

古人在桃木上畫神像以討吉祥叫「桃符」。古代民間盛傳度朔山的巨大桃樹下,有荼和鬱壘兩個神人,專門緝拿妖魔鬼怪,他們將壞鬼用葦繩捆綁起來餵老虎吃。老百姓就用桃木雕刻或畫出想像中的神人,懸掛門上,藉以趨吉避凶。

東漢時代留下這傳說的來源。應劭的《風俗通義.祀典》「桃梗、葦茭、畫虎」條目之下有記載,這傳說是從上古黃帝時代就有的。

《黃帝書》:「上古之時,有荼與鬱壘昆弟二人,性能執鬼。度朔山上章桃樹,下簡閱百鬼,無道理,妄為人禍害,荼與鬱壘縳以葦索,執以食虎。」於是縣官常以臘除夕飾桃人,垂葦茭,畫虎於門,皆追效於前事,冀以衛凶也。

荼與鬱壘兩兄弟就像是神界的公義判官,專門審判鬼界的臧否曲直。所以東漢縣官在除夕時裝飾桃木神人——荼與鬱壘,並且在門上懸掛蘆葦繩、畫虎,以驅邪避凶。

魏晉南北朝仙木桃符 神荼鬱壘


鬱壘,天津楊柳青年畫。(國立歷史博物館藏)

魏晉、南北朝承襲了桃木神人的風俗,發展成桃符門神。因為桃樹能闢邪,故而桃木板又叫「仙木」。人們取來桃板,畫上荼和鬱壘像掛在門戶左右兩邊,稱「門神」。同時,懸葦索在門上,而門上的虎畫,換成了金雞——章桃樹上的那隻領頭叫開新年新天地的司晨金雞。梁朝宗懍《荊楚歲時記》「正月一日」的民俗中提到,這樣的桃符門飾百鬼都害怕。

多元多彩的門神桃符


秦瓊年畫。秦瓊是唐初武將,護駕功高,凌煙閣二十四功臣。(公有領域)


尉遲恭,為初唐武將第一人,護駕功高,列名凌煙閣功臣。(大紀元製圖)

唐代的武將和鍾馗入了門神之列,有了豐富的時代味了。唐代以武勇、忠義留名的武將尉遲恭(敬德)與秦瓊(叔寶)是現在民間常見的門神畫人物,保祐家家戶戶的平安歲月。《西遊記》說,尉遲恭與秦瓊兩人保護唐太宗李世民免於龍王鬼魂之犯。吳道子把兩人畫成門神畫像也一樣發揮驅鬼的效力,因此民間爭相仿效。

鍾馗的傳說不少,最早見於《唐逸史》。傳說他才華出眾,卻長得豹頭虎額、鐵面環眼,滿臉虯鬚,在高祖年間應試武舉人,因相貌奇醜而落第,羞憤當殿撞階而死。後來蒙高祖賜緣袍陪葬,鍾馗物化後誓要為大唐斬妖除魔。

唐玄宗曾經一度瘧疾病重,夢中見到鍾馗為他捉鬼,醒後瘧疾也好了,於是立刻命畫師按夢中所見畫了〈鍾馗捉鬼圖〉,從此鍾馗之名盛傳天下。在道教中的「賜福鎮宅真君」、「驅邪真君」指的就是鍾馗。


鍾馗鎮宅。(開封市博物館藏)


童子門神。(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後代還有特殊的門神畫,例如仙子門神、童子門神都有,真是趣味萬千、多姿多彩。

兩宋門神 迎福春貼兒


現今民間的門神畫之一。(容乃加/大紀元)

桃板、桃符的風俗到宋代還很風行。北宋的京都風俗誌《東京夢華錄》記載了臨過年前節景:「近歲節,市井皆印賣門神、鍾馗、桃板、桃符,及財門鈍驢和回頭鹿馬之行帖子。」這歲俗節景到了南宋末年還是一樣,看《夢粱錄》記載京城除夕前:「畫門神桃符,迎春牌兒,紙馬鋪印鍾馗、財馬、迴頭馬等,饋與主顧。」另一本南宋風俗誌《武林舊事》也記錄除夕「貼天行貼兒財門於楣」。可以見到,宋代流行鍾馗像的門神桃符,而迎財門的春貼(迎春牌、行帖子)在庶民間非常討喜。

「天行貼兒」、「行帖子」,就是貼在門楣(天行)上的橫批,一家人順天而行、順天行善,順利化災。財門鈍驢、回頭鹿馬和財馬的行帖子,是那時代的特色春貼,畫著戴柴(財)的驢子、回頭望的鹿(祿)馬,為主家招來財祿,現在已經不傳了。它和現在的「年年有餘(魚)」的春貼都屬於招財祿門的。

門神桃符和招財進寶的吉祥春貼,在過年習俗中傳遞了闢邪納福的新年味兒,伴隨千家萬戶歲歲平安的心願,代代傳承了幾千年,展現了中華傳統文化的豐偉氣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