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終身制是專制體制的必然

時下最熱門的政治話題,是中共中央建議取消憲法中有關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問題。也許很多人認為中共的這一舉措非常突然,是典型的倒退,但深一層看,其實這是這種專制體制的必然邏輯結果。

在過去一年中,筆者在本欄目中對此分析過多次,摘錄如下:

19大的主要關注點大約有三個。第一點,是這次會議是否會依照過去20年的慣例,推出一個新的最高權力接班人。如果沒有,是否意味著習近平將在五年後的中共20大繼續執掌中共最高權力,因而改變中共的政治生態。(2017年5月〈19大改變不了中國〉)

專制體制有效運作需要權威,建立權威需要危機,解決危機需要體制有效運作,遂成為現代專制體制的一個惡性循環。

現代中國的所有政治運作,基本上圍繞著這個循環進行。堅決打倒內部的潛在對手;製造危機(最好是「可控危機」)以形成絕對權威;嚴厲控制輿論以免損害權威;其他如絕不承認錯誤,把最高行政長官塑造成為理論家和道德家,等等,也都是圍繞著這樣一個核心問題進行。

因此,實行專制最高掌權者的職位終身制,就成了一個最低成本和最有效的辦法,因為上述的政治工具不需要重複使用。(2017年7月〈共產專制走不通〉)

在中共看來,中國的發展,如果不是在共產黨的控制之下,就毫無意義。中國是共產黨的中國而不是中國人的中國,崛起是共產黨的崛起而不是中國人的崛起。在這樣的邏輯之下,他們唯一的方向,就只有退回到領袖權威和絕對專制的時代,而並無他項。(2017年11月〈現代專制無解難題〉)

在中國的歷史上,圍繞著開放和封閉,曾有過好幾次的所謂「體用之爭」。清末有知識分子提出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嚴復批駁說,牛之體有負重之用,馬之體有致遠之用,中體西用,就是以牛之體作馬之用,所以是非牛非馬。

但中國政治制度中的「中體西用」終於延續了下來,共和國而無人權,社會主義而無自由,這種不和諧最終必然出問題。結果不是換牛,就是換馬。現在大家看到的結果,其實就是把馬換掉,成了體用一致而已。

但這並不是最令人擔憂的。

有記者在北京國臺辦的發布會上發問,中共修憲改領導人任期,是否會對臺灣造成負面影響,國臺辦官員說迴避問題,卻說了一大堆統一的必然性和必要性。感覺上,這位官員從國家主席任期,下意識想到了統一,或許其中還真有某種聯繫。也許,這才是中共高層說服黨內的真正理由。所謂「非常時期,必須採取非常手段」。

未來幾年,是否會發生一場涉及兩岸的戰爭?這才是最令人擔憂的問題。◇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封面故事

廢國家主席任期限制 學者:後果難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