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的現代「劊子手」(下)


(大紀元)

文 _ 凌曉輝(中國問題學者、哲學博士)

劊子手湧入「世界移植器官大會」

《紐約時報》報導,香港的中共官媒、親共媒體19日報導,2016年8月18日世界器官移植大會前夕,中國代表在香港一場會議(該會議禁止外媒進場)表明,中國的移植系統這幾十年來使用死刑犯器官,獲得了全球性的支持(Backing);並稱這場會議顯示「中國的器官移植已獲得器官移植協會(TTS)的認可」。但世界器官移植學會(TTS)主席菲力浦‧奧康在記者會公開否認了這一說法,並批評中共當局自說自話。奧康表示,他在該會議向中國醫生說中國數十年來使用被處決囚犯(executed prisoners)器官作法「駭人聽聞」並引發世界震驚與反感,「導致針對中國政府的強烈反對聲音高漲」;《紐約時報》說,奧康雖沒指明任何團體,但他可能指法輪功;法輪功指控大量被中共囚禁者的器官遭摘取。奧康說,沒有人能把他對中國代表所說的話,解讀為TTS已認可了中國器官移植系統,「他們可以自說自話,但那不是真相。」另一位TTS前主席查普曼說,1名中國移植醫生(鄭樹森)的論文因為違反「不得使用死囚器官」規定而被拒絕發表,查普曼向中國政府代表提出希望官方能調查囚犯器官問題,而世界器官移植學會也將會調查囚犯器官。

2008年獲選十大最具影響力科學家的美國醫學教授亞瑟‧卡普蘭2011年在《美國生物倫理學雜誌》發表論文指責中國「按需殺人」現象,並在費城醫學院演講指出,在中國大陸活摘器官「為需求而殺人」普遍存在、年復一年持續,「是器官移植界最令人髮指的罪行」,「全人類的恥辱」。卡普蘭2011年在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發文,呼籲抵制來自中國或其他任何「按需殺人」的移植研究文章。

2012年國際器官移植醫學協會大會,其中召開了關於強制器官移植及法輪功問題的圓桌討論會。畢業於中國浙江大學的留德學者鄭志紅向記者指出,中共執政當局很早就強摘器官,但因為中共封鎖資訊而難為外界所知,第一次曝光是文化大革命時期。他指出,除了法輪功學員,任何「受專制政權壓制者包括異議人士、維權人士都可能是被強摘的對象」。2014年世界移植器官大會在美國三藩市召開,法輪功信仰者器官被強摘的議題,引起與會學者關注,有35名中國醫生因疑有活摘行為遭大會拒絕參加。

自從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國大陸出現了大量的集中營,用以關押法輪功學員,為的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甚至為了保障器官的鮮活性,在摘取器官時連麻藥都不注射。這一由中共祕密組織的,軍隊和醫院參與的,在極端殘忍屠殺法輪功學員的同時謀取暴利的行為,被認為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的邪惡」。這一驚天黑幕的爆出,舉世震驚,因為這完全超越了人類道德良知的底線,人類在這樣的罪惡面前,幾乎無法思維:思想因罪惡的極致而感到窒息,語言也失去了表達的能力。它遠遠超出了人類思想、精神、情感和語言的承載力。

「凶手」堂而皇之參加
「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

在中共體制內,一個真正的直接參與活體摘取人體器官的領頭人物,卻參加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這就是賊喊捉賊!

2017年2月5日,追查國際題為《黃潔夫和王海波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據》披露,黃潔夫不僅本人直接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還組織其他人參與,更有掩蓋罪行的做法。

黃潔夫,中國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前中共衛生部副部長(主管器官移植)、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器官移植科名譽主任。曾任中山醫科大學(後與中山大學合併)附屬第一醫院肝膽外科主任,副院長、院長,中山醫科大學副校長、校長兼黨委書記,北京協和醫院肝臟外科主任。

黃潔夫在2001年10月至2013年初的近12年間,是中共衛生部/衛計委負責中國器官移植的掌門人,他參與器官移植的12年間也正是江澤民集團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直線發展至最高峰期間。

他推動大批醫院成立了器官移植中心,連不具備條件的市級中醫院、鄉鎮醫院、基層軍隊醫院都開展了大量器官移植手術。最多的時候,據中共OPO器官獲取聯盟主席葉啟發說有1000多家移植醫院,僅追查國際查到的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做了器官移植的醫院就有891家,其中,實施腎移植的醫院由2001年的106家到2006年增至368家,這些醫院的公開移植數量從2001至2006年至少實施了三萬多例次的腎移植,相當於前40年的總和。真實的移植量,據多個調查機構,包括追查國際調查,遠遠超過這個數量,使用死囚器官和捐獻完全無法解釋。

作為一名移植醫生,黃潔夫本人涉嫌直接使用法輪功學員器官做了大量移植手術。

根據2013年3月黃潔夫對《廣州日報》的披露,2012一年他一人主刀的肝移植就達500多例,其中僅1例是自願捐獻的。那麼12年來他至少執行了數千例移植。在中國肝移植主要是全肝移植,這些肝臟的供體涉嫌主要來自被中共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而據追查國際調查,全國有超過9519名移植醫生參與,這些醫生的詳細名單和參與移植的證據在追查國際有立案備份,並將簡要情況發表於追查國際網站。

黃潔夫涉嫌直接用活著的法輪功學員做備用肝供體:2005年9月28日,黃潔夫在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做中國第一例自體肝移植,為預防萬一需要備用肝臟,於是24小時內就從廣州和重慶調來2個匹配肝臟,新疆本地也找到一個備用肝。之後黃潔夫用15小時完成移植,並在觀察24小時之後,宣布不再用備用肝。因為肝臟從人體上摘除之後放入儲存液裡的時間不能超過15個小時,如果黃潔夫從兩地調來的是切好的器官,那麼沒等到新疆的烏魯木齊在路上就已經失效!因此他調來的3個備用肝必然是3個活人!而且由於死囚必須經過一系列司法程序,不可能隨叫隨到,因此這2個活人也不可能是死囚。只能是來自游離於司法之外的,特別關押的,可以隨時殺戮取器官的人群,而且跨越地區之大,說明中國大陸有一個國家級的龐大的活人器官庫。中國符合這樣特徵的人群,只有被大量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該案例詳見黃潔夫做一臺肝移植手術,用3個活人做備用肝報導。

需要指出的是,黃潔夫這樣的行為不是個例,他到各地推廣器官移植的時候,經常組織當地醫院多臺移植手術同時進行。這種可以提前預定時間的器官移植,供體只能是來自大型活體庫。

結語

一個以仇恨為驅動力,以破壞、鬥爭、殺戮來直接毀滅人類的人性和世界一切次序為目的的「共產主義」意識型態為指導思想的中共,恐懼於前蘇聯的解體與共產國際崩潰的命運,預感到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群體,正成為中華民族道德回升、回歸傳統文化的巨大力量,並且成為中國社會穩定和道德重建的基石這一現實。因為中共進行的一系列政治運動,好不容易將中華民族的根斬斷,眼看就要被接上,這是中共不能容忍的。 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動用其控制的全部國家機器,發動了一場人類有史以來從未有過的對法輪功的鎮壓和殘酷迫害。而且還在以科學的名義,向全人類炫耀殺人「成果」騙取榮耀和暴利。其邪惡程度在我們生存的地球上從未有過。◇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自由評論

中共的現代「劊子手」(上)

Post 焦點新聞

驚爆:王立軍發明「腦死機」殺了才能活

Post 專題新聞

江綿恆換器官與法輪功學員失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