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毛左烏有之鄉旅遊團北韓遇難 天警中南海



中國毛左網站烏有之鄉旗下的星火旅行團在北韓「紅色之旅」中遭遇車禍,36人死亡。中朝雙方均對事故詳情三緘其口。(視頻截圖)

中國毛左網站「烏有之鄉」旗下的星火旅行團在北韓「紅色之旅」中遭遇車禍,36人死亡,中朝雙方均對事故詳情三緘其口。

烏有之鄉一直支持北韓政權,並深度涉入薄周政變,在薄熙來落馬後曾企圖為薄翻案。

網民熱議稱,毛左終於遭到報應。

中共政權內外交困、風雨飄搖之際,極左思潮在大陸蠢蠢欲動。

敏感時刻,毛左旅遊團在北韓蹊蹺遇難、遭報,背後的警示信號值得關注。


(AFP)

文 _ 姜望潮

北韓蹊蹺車禍致36人死亡

4月22日晚,一輛載有中國遊客的大巴,在北韓南部的黃海北道發生嚴重車禍,事故造成36人死亡,包括32名中國遊客和4名北韓工作人員,另有2名中國遊客重傷。

涉事的路段正進行翻新工程,為4月27日北韓領袖金正恩與韓國總統文在寅會談作準備。中共央視播放的片段顯示,旅遊大巴在車禍後翻倒,車身部分組件脫落,現場下著大雨。央視英文頻道在推特上提及,大巴發生意外後從橋上掉下,但後來又把訊息刪除。

外界觀察注意到,不論車禍如何嚴重,畢竟大巴並沒有起火爆炸,卻造成車內人員幾乎全部死亡,連一個輕傷都沒有,顯得有些不合常理。

更為蹊蹺的是,中朝雙方均對這起事故詳情三緘其口,中共官方至今未公布遇難者名單。在中共外交部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記者曾一再追問這次事故的原因,以及遇難者的身分,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都未有正面回應。

中國毛左網站烏有之鄉旗下的星火旅行團在北韓「紅色之旅」中遭遇車禍,36人死亡。中朝雙方均對事故詳情三緘其口。(視頻截圖)
中國毛左網站烏有之鄉旗下的星火旅行團在北韓「紅色之旅」中遭遇車禍,36人死亡。中朝雙方均對事故詳情三緘其口。(視頻截圖)

大陸網友質疑,「按一般的新聞報導,在國外這麼多人傷亡的事故,旅遊者信息早就公布了。」「而這次北韓車禍,這些人是哪的人、什麼旅行社、都是什麼年齡、人員構成是什麼、去北韓什麼地方、在哪出的車禍等等信息統統沒有。」「詭異得很。」最詭異是北韓發布的照片,居然給傷者打了碼,「奇怪啊奇怪」。

輿論紛紛質疑事故涉重大隱情,其一是,中國遊客身分、訪朝目的不明;其二是,四名北韓死難者身分特殊,據說是保衛部特工,負責跟車監視中國人。

有家屬通過網路表示,事發後曾和中共駐北韓大使館聯繫,對方表示地方政府會與他們聯繫,但目前還未有消息。有家屬說,官方甚至連死傷者名單也未向家屬公布,只能憑藉幾天來家人未與她聯繫,推測家人已經去世。

車禍驚動中朝高層

事故發生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總理李克強分別表示,要求中方協調北韓有關方面「做好事故處理工作」及「救治和善後工作」。

23日早晨,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到中共駐北韓使館,對事故遇難者表示哀悼,還專程到醫院看望受傷人員。金正恩說,他對這場意外感到萬分悲慟,想到這些人們都與親人天人永隔,十分難過,不禁「悲從中來」。

對於金正恩的表現,有網民嘲諷說,連自己哥哥和姑父都狠心毒殺的蛇蠍心腸之人,做戲倒也像模像樣!

26日凌晨,金正恩動用其專列,運送32名死難者及2名傷者回國。金正恩還率領北韓政府眾官員,哭喪著臉前往平壤火車站送行。金正恩向遇難者家屬表示哀悼和道歉。他說:「我自己、北韓黨和政府,為這起事故痛感責任……」金正恩並登上列車慰問受傷遊客。

對於金正恩如此興師動眾的動用專列,運送34名死傷的中國遊客,且出動眾多北韓政府官員前往火車站送行,在外界看來「異乎尋常」,而死難者的來頭更讓人質疑。

4月26日凌晨金正恩動用其專列運送34名死傷者回中國,且出動眾多北韓政府官員前往火車站送行。這看來異乎尋常,死難者的來頭讓人質疑。(視頻截圖)
4月26日凌晨金正恩動用其專列運送34名死傷者回中國,且出動眾多北韓政府官員前往火車站送行。這看來異乎尋常,死難者的來頭讓人質疑。(視頻截圖)

烏有之鄉旅遊團遇難

24日晚,中共大五毛、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孔慶東在微博上發文說:「一夜沒睡好,大前天在北韓黃海北道遇難的,已經證實為星火旅遊團。多位遇難團友給我託夢,心情格外悲痛!」但該條微博隨後被刪除。

中共另一個大五毛司馬南25日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這次赴朝旅遊是烏有之鄉下邊的星火旅行社組織的。旅遊團團長叫刁偉銘,是烏有之鄉網站總編,這次也遇難了,他才45歲,孩子才七個月,上海人。

毛左組織烏有之鄉在「北韓紅色之旅」中,包括其核心人物、網站總編刁偉銘等32人蹊蹺集體遇難,其背後的警示信號不容忽視。(新紀元合成圖)
毛左組織烏有之鄉在「北韓紅色之旅」中,包括其核心人物、網站總編刁偉銘等32人蹊蹺集體遇難,其背後的警示信號不容忽視。(新紀元合成圖)

司馬南還透露,中共央視有個編導叫艾辛,艾辛導過有關毛澤東的很多大型紀錄片。艾辛父親跟著去了這個團。這次她的父親也遇難了。開始艾辛打電話給使館,詢問遇難人員中有沒有她的家人。

當時使館知道的情況可能不太多,就說沒有,艾辛當時覺得很慶幸。但是24日晚大概10點鐘的時候,確切的消息來了,艾辛的父親也遇難了。

赴上甘嶺回程出意外 共產黨尷尬

司馬南還說,這個旅遊團去北韓和以前不一樣,在招募的時候向外界說,這是為紀念北韓戰爭65周年搞的一次活動。「這次去的是中美戰鬥過的地方上甘嶺,而且據說這上甘嶺是第一次向中國旅遊者開放。老刁就是帶著紅色網友團去了上甘嶺,並且他們去上甘嶺回來之後想不到就遇難了。」

上甘嶺是當年韓戰中美兩軍激戰最慘烈之地,史載中方戰死達萬人,逾6000傷;美軍死傷逾千。

自由亞洲電臺通過星火旅行社的工作人員證實,發生事故的旅行團確實來自星火旅行社。

這位工作人員也表示,刁偉銘已經在事故中去世。3月9日,星火旅行社曾在其官方微博宣傳稱,擬4月18至24日組織為期七天的「北韓紅色之旅:紀念抗美援朝戰爭勝利65周年」。

4月28日,海外中文媒體消息指,該團主幹是中國紅歌會,多數成員為當年赴朝作戰將軍的子女,名單包括中國紅歌會團長王國軍、名譽團長戴誠、政委鄭成文等。該消息發稿前仍未獲官方確認。

時事評論員夏飛岩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該批大陸團成員赴朝是為了紀念「抗美援朝65周年」,據傳包括當年親自前往過北韓「抗美援朝」的文藝工作者,並參觀共產黨重點宣傳的上甘嶺。該批人卻在回程發生車禍,死了這麼多人,這對剛剛到中國跟習近平拉上關係的金正恩而言,可謂完全無法交代,「這是彌補中朝關係宣傳性的事情,被上蒼徹底摧毀掉了。這樣一件事情對共產黨來說,一旦公布出來之後除了被老百姓當成笑話、調侃之外沒有其他的內容。所以中共選擇保密至今沒有公布死者的身分。」

傳毛嫡孫毛新宇在死亡者中

4月28日,紐約《世界日報》刊登署名雲上風的評論文章披露,最新可靠名單顯示,赴朝團是「紀念抗美援朝戰爭勝利65周年中國赴朝文化交流參訪團」,團體主幹是中國紅歌會,多數成員為當年赴朝作戰將軍的子女。文章透露,除了多個毛粉團體和代表人物遇難外,據說毛澤東之孫毛新宇也在死傷者中。

名單中,死傷者為34人,8人未曝光。  4月26日,金正恩向習近平致慰問電,顯示旅遊團中未公布名單背景不凡。

烏有之鄉一直支持北韓政權

星火旅行社為烏有之鄉所開設,2015年在北京正式成立,專注紅色旅遊。其網站首頁最上方的三幅大圖分別寫有「古巴紅色之旅」、「北韓紅色之旅」、「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歐洲之旅」。

孔慶東及司馬南曾多次參與星火旅行社籌劃的旅遊。司馬南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承認自己曾經跟這個團去過兩次俄羅斯,去過一次英國、一次古巴。

烏有之鄉毛左網站,一直支持北韓政權。北韓2013年2月12日進行第三次核試爆後,烏有之鄉發文祝賀北韓核試驗成功,知名左派、中央民族大學教授張宏良微博發文支持烏有之鄉的祝賀。

烏有之鄉成員曾多次組織旅遊團前往北韓。曾有赴朝旅遊的烏有之鄉成員稱,若旅遊期間美朝開戰,就準備「參軍抗美」。

不過,亦有消息指,烏有之鄉成員在北韓旅遊期間也多受限制,難以自由同北韓普通民眾交流,高價購買的紀念品亦有偽劣產品,曾有上當團友自我安慰:「就當支援北韓人民建設吧。」

此次星火旅遊團所宣傳的前往北韓紀念的所謂「抗美援朝戰爭」,實為北韓戰爭。

北韓戰爭從1950年6月至1953年7月歷時三年,原是北韓與韓國之間的民族內戰,之後有中共、蘇聯、美國等分別支持對抗雙方的多個國家捲入。

美國的韓國問題研究專家米歇爾在其專著中披露,北韓戰爭是北韓挑起的戰端,最早得到毛澤東支持,之後獲史達林同意。因此北韓戰爭是朝共、中共和蘇共挑起的非正義的侵略戰爭,而絕非所謂正義戰爭。

一直支持北韓政權的烏有之鄉,成員曾多次組織旅遊團前往北韓。其宣傳的前往北韓紀念「抗美援朝戰爭」實為北韓戰爭,是朝共、中共和蘇共挑起的非正義的侵略戰爭。(Getty Images)
一直支持北韓政權的烏有之鄉,成員曾多次組織旅遊團前往北韓。其宣傳的前往北韓紀念「抗美援朝戰爭」實為北韓戰爭,是朝共、中共和蘇共挑起的非正義的侵略戰爭。(Getty Images)

中共先後派出300多萬「志願軍」入朝參戰。中共資料稱,中方約有18萬軍人死亡。但據蘇聯官方已解密的文件披露,中共「志願軍」死亡人數高達100萬。聯合國軍第一任總司令麥克亞瑟在其回憶錄裡也表示,中共「志願軍」死亡90至100萬人。

烏有之鄉涉薄周政變

烏有之鄉網站被稱為毛左大本營,主張消滅精英、消滅公知、重回文革、取消私營經濟、唱紅歌、反對改革開放、驅趕外資、取消商品出口等。烏有之鄉的作者除了一般左派外,還包括中共退休官員、社科院研究員、馬克思主義理論相關學者。

薄熙來在重慶大搞「唱紅打黑」,回歸文革路線期間,重金收買媒體、文人,為所謂「重慶模式」、「唱紅打黑」做宣傳。這些毛左估算薄熙來會在中共的18大勝出、成功入常,一定會給自己帶來榮華富貴,從而甘願成為「重慶模式」的吹鼓手。

北京公安部消息人士曾透露,2008年烏有之鄉等毛左團體被薄熙來正式「收編」。2008年開始,烏有之鄉舉辦各類活動,資金來源明顯大大增加,其針對的主要矛頭則從鄧小平、朱鎔基等人,轉變為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而且開始全面吹捧重慶模式,稱薄熙來是「當代共產黨的旗幟」。

2008年烏有之鄉被薄熙來正式「收編」,曾多次召開全國聯絡會議,討論中國政局演變及如何促成薄上臺,涉周薄政變。(新紀元合成圖)
2008年烏有之鄉被薄熙來正式「收編」,曾多次召開全國聯絡會議,討論中國政局演變及如何促成薄上臺,涉周薄政變。(新紀元合成圖)

在這個轉變的背後,時任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作用十分明顯。如果沒有周永康的協助,在中共國保警察的日夜監視之下,烏有之鄉不可能在國內大規模串聯,並在當時掀起倒溫家寶運動。

2011年4月30日,烏有之鄉組織紅色旅行團,專程到訪重慶,支持重慶的名為「除惡打黑」,實為「以黑打黑」的行動,受到重慶市公安局的高規格接待。

支持薄熙來的毛左還曾多次在武漢召開全國聯絡會議,討論中國政局演變及如何促成薄熙來上臺。會議中毛左多次提出和毛澤東「文革」類似的政治綱領,提出「殺50萬人」的專政目標。

中央民族學院教師張宏良被稱為毛派的領軍人物,曾多次在烏有之鄉發表文章攻擊總理溫家寶。張宏良在2012年元旦烏有千人大會做政治報告,號召掀起「抓漢奸運動」,儼然左派共產黨總書記口氣。

薄熙來倒臺後,毛派人物發生內訌,《重慶模式》一書的作者之一、北京左派經濟學家楊帆與張宏良對罵。楊帆斥責張宏良奪了烏有之鄉網站的權,用極端思想綁架了他們這群人。楊帆在博客中要求「重慶方面清查對極左分子的經濟贊助情況」。他質問烏有之鄉開千人大會的錢是從哪裡來的?王立軍邀請至少兩撥人去重慶給他寫書,請了哪些人?拿了多少錢?

薄落馬後烏有之鄉企圖翻案

2012年3月,在薄熙來被停止中央政治局委員職務後,烏有之鄉向全球的傳媒發送了一份聲明,要求給前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平反。

烏有之鄉稱,他們相信薄熙來和王立軍案是「改革開放以來最大的政治冤案」。其在聲明中對當局的「邪惡方式」進行轟炸,其中包括「編造薄熙來的犯罪和腐敗指控」。聲明還稱「毛澤東思想萬歲,重慶路線萬歲」。

外媒對此報導說,中國的毛派聚集在他們已垮臺的政治領導人薄熙來身後,指責當局捏造事實對付薄熙來,讓國家政權面臨解體的風險。

薄熙來倒臺後,烏有之鄉繼續發表文章力挺薄熙來和所謂的重慶模式。其中有司馬南的〈重慶打黑的成就誰能否定?〉、〈「重慶模式」與「科學發展觀」〉、〈重慶經驗不容折騰〉,宋魯鄭的〈對重慶模式蓋棺定論為時尚早〉、〈重慶共富發展路線是中國未來唯一出路〉,崔之元的〈我對重慶的看法不變〉等等。

薄熙來被免職後,烏有之鄉曾於2012年3月15日關閉,19日重新開放。

2012年4月6日,烏有之鄉、毛澤東旗幟網等毛左網站被有關部門勒令自即日起關閉一個月,並在關閉期間整頓自查;遭關閉原因是「發布違反憲法,惡意攻擊國家領導人,妄議18大的文章信息」。

4月12日,烏有之鄉網站的關閉公告突然變成力挺薄熙來內容:「無論怎麼關閉屏蔽,烏有之鄉都會一直支持薄熙來!」烏有之鄉負責人聲稱網站被黑屏,首頁遭到劫持。

烏有之鄉網站雖被關閉,但依然在通過電子郵件、論壇等形式保持運作,接受左派人士投稿,並定期發布《烏有之鄉日刊》。

司馬南孔慶東列薄周政變名單

2012年王立軍事件發生後,薄熙來、周永康政變密謀曝光。江派血債幫因殘酷迫害法輪功恐懼遭到清算,江澤民、曾慶紅從2008年就開始了有預謀的政變計畫,該計畫企圖在中共18大上,讓薄熙來入常、接管周永康的職務,然後聯合江系軍中勢力,從習近平手中奪取最高權力,但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令政變計畫全盤崩潰。

據報,薄熙來為了政變能成功,那些年政治定位是占領思想制高點。薄熙來的文膽、重慶市委常委徐鳴曾按薄的意思擬了一個知名文人名單,收買他們為薄熙來和重慶模式「鳴鑼開道」。

其中包括方濱興、烏有之鄉張宏良,以及司馬南、吳法天和孔慶東等知名毛左人物;並封官許願說,薄18大成大事後孔慶東當教育部長、司馬南管中宣部、吳法天進政法委。

據稱,在整個重慶、北京、烏有之鄉這個毛左三角關係中,司馬南起到一個整合大陸毛左資源的作用,在重慶集團起到骨幹的作用,也就是一個文膽的角色。

為了政變成功,薄熙來的文膽曾按薄之意收買文人為薄和重慶模式鳴鑼開道。其中張宏良被稱為毛派的領軍人物,而司馬南扮演整合大陸毛左資源的角色。(新紀元合成圖)
為了政變成功,薄熙來的文膽曾按薄之意收買文人為薄和重慶模式鳴鑼開道。其中張宏良被稱為毛派的領軍人物,而司馬南扮演整合大陸毛左資源的角色。(新紀元合成圖)

薄熙來倒臺後,網上傳孔慶東被國安拘留五日,調查他與重慶關係,最後他被迫交出重慶給他的100萬元課題費。

2012年10月1日,在網上活躍的知名毛左染香發帖稱,剛剛向有關方面坦白分兩次送給司馬南500萬元,分三次送給孔慶東600萬元人民幣。

網民熱議:毛左終遭報應

烏有之鄉旅遊團北韓遇難,引發海外輿論聚焦。網友紛紛表示:「這必定是仍然在上甘嶺徘徊的中國炮灰的孤魂野鬼把這些毛粉崇拜者拉去作伴了。」「烏有之鄉毛左都是挺薄熙來的,包括孔慶東等人在內。這次毛左魂斷北韓為肅清薄熙來餘毒立了一功。」「都是被所謂思想害死的,而且死了也不知道為了啥。」

有網友作詩諷喻道:「北韓朝聖命嗚呼,奴似狗,蠢如豬,司馬慶東,遺憾未同途。聽罷陪葬岸英墓,作野鬼,也幸福!」

很多網友直言這是毛左遭到了報應,「有些事真的很難解釋,陰謀論?不至於,大概還是命。幸災樂禍有點不地道,但看過烏有之鄉的言論的,很難不會想到他們有這樣的歸宿是上天的安排。」「舉頭三尺有神明,壞事做多了終歸要遭報應。某些人逆歷史潮流而動,反對民主自由公平正義,甘作獨裁者的鷹犬打手,現在報應來了。」

中共18大後,習近平、王岐山發動「打虎」運動,以打虎名義拿下大批江派高官,包括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等國級高官在內的眾多涉政變的江派人馬。但政變首腦人物江澤民、曾慶紅至今仍未被拿下,一批涉政變的毛左分子也未被清算,極左思潮仍在大陸蠢蠢欲動。

19大後,接連發生中共刪改教科書文革章節、黨媒刊文〈消滅私有制〉、查封〈保衛改革開放〉文章等極左亂象。就在烏有之鄉旅遊團北韓遇難之際,4月23日下午,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共產黨宣言》,大談馬克思主義。

19大後,中共接連發生刪改教科書文革章節、黨媒刊文〈消滅私有制〉等極左亂象。圖為2017年9月1日瀋陽中學生使用新版歷史教材八年級上冊。(新紀元資料室)
19大後,中共接連發生刪改教科書文革章節、黨媒刊文〈消滅私有制〉等極左亂象。圖為2017年9月1日瀋陽中學生使用新版歷史教材八年級上冊。(新紀元資料室)

逾3億人「三退」毛左遇難示警

2004年11月18日,《大紀元》發表了《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九評》從歷史事實的角度,全面徹底剖析了中共的「假、惡、暴」及其反人類、反宇宙的邪惡本質,指出中共是目前中國社會一切苦難和罪惡的根源,徹底打開了禁錮中國人幾十年的黨文化的思想枷鎖。

《九評》發表後,在中國大陸引發人們公開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的「三退」大潮,截至2018年3月23日,退黨網站已收到3億人的公開聲明,以真名或化名的形式,退出曾經加入過的中共及其相關組織。

2004年《大紀元》發表了《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徹底剖析中共反人類、反宇宙的邪惡本質。《九評》發表後,截至2018年3月23日,3億人公開聲明退出共產黨。(大紀元)
2004年《大紀元》發表了《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徹底剖析中共反人類、反宇宙的邪惡本質。《九評》發表後,截至2018年3月23日,3億人公開聲明退出共產黨。(大紀元)

在《九評》發表13周年之際,2017年11月18日《九評》編輯部再推出《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該書直接指出共產黨不是通常的政黨,共產主義不是一種學說、不是一種社會制度,它是一個邪靈,其目的是通過毀滅文化、敗壞道德來毀滅全人類。

2005年1月12日,《大紀元》對中國大陸民眾發表了一篇〈鄭重聲明〉:

「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這個邪惡的黨(魔教)在歷史上卻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

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類的誰對共產黨清算時,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所謂堅定的邪惡黨徒。

我們鄭重聲明: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他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他組織的人作證。

天網恢恢,善惡分明;苦海有邊,生死一念。曾被歷史上最邪惡的魔教所欺騙的人,曾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

中共政權已處於內外交困的極度危機狀態,在國內,經濟危機、社會危機、道德危機等全面告急;逾3億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宣告中共被中國民眾的徹底唾棄。在國際上,以美國川普政府為首的西方社會正掀起清算共產主義政權的浪潮。

如今,毛左組織烏有之鄉在「北韓紅色之旅」中,包括其核心人物、網站總編刁偉銘等32人蹊蹺集體遇難,其背後的警示信號不容忽視。《大紀元》發表的鄭重聲明或正在應驗,「三退保平安」,國人千萬莫拿自己的生命當兒戲。◇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