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年輕學子對岳昕事件的代表性看法

北大岳昕事件,引起校園和社會輿論的極大反響。(Bcnof/維基百科)
北大岳昕事件,引起校園和社會輿論的極大反響。(Bcnof/維基百科)

北大女學生岳昕因要求校方公開二十年前教授性侵案的相關資訊,招致學校打擊報復。

事件引起校園和社會輿論的極大反響。當今中國大陸學生對此事件看法如何?

自由亞洲採訪了南方某著名大學博士生H及北京某大學在校本科生L。

採訪 _ 自由亞洲

博士生:年輕人對諷刺時政感興趣

自由亞洲:你看過內涵段子嗎?

H(南方某著名大學博士生):看過一些。

問:你喜歡嗎?

H:他是用春秋筆法對現實無法表達的意見用間接方式表達出來,他不一定是政治面向的,有包括對生活各方面的,當然有些是諷刺時政的。

問:你覺得年輕人對諷刺時政的會感興趣嗎?

H:當然會啊。很多東西只有主旋律嘛,大家當然知道這個是假大空嘛!

問:你不算他們的段友,你看到被封感覺是什麼?

H:還是蠻意外的。其實它無傷大雅,也沒有形成影響力,也並沒有串聯,他更像讓大家發洩,完了就沒事了。生活也不如意,有個發洩視窗、管道,大家笑一笑。封了,搞到大家風聲鶴唳,反而累積的壓力、不滿越來越大。

問:作為年輕人,你對中國政府、共產黨現在的看法是怎麼樣的?

H:走回頭路嘛,收的越來越緊,越來越高壓,是逆普世價值而行的。年輕人在這種體制下,本來不具有獨立的思想體系,大家玩玩遊戲,這也要封了,那大家一開始翻牆只是為了找找明星信息,現在美美的照片都不行了,越發刺激大家去尋找更多真實世界的一面。

讓更多人知道真相,很重要

問:除了不滿以外,像你們年輕人裡邊有什麼行動嗎?

H:我們覺得讓越多人知道歷史的、現代的真相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們認識的朋友都會不斷的通過牆外,看到了解歷史的真實一面是什麼,接觸不同的國家、社會、地區真實的一面是什麼?讓國內長大的朋友,接觸不同的聲音,多元的價值,至少這是我們能做的。

問:最近北大岳昕這個事,她要求調查公布性騷擾的事,卻受到不公對待,是不是反過來也說明,中國的大學生裡是不是也在很正向的思考這個問題,不光是考慮自己娛樂,對社會、國家、民族有一些認真的思考?你覺得這樣的年輕大學生多嗎?

H:絕對數不算少,但相比起別的國家,我們占得百分比應該是不多的。

問:你們碰到這個情況,在中國大陸,你們怎麼辦呢?有什麼措施或者動作嗎?

H:我們會教大家怎麼翻牆。讓大家知道日常接觸的信息,甚至是完全相反的。

問:你覺得會發揮多大的作用?你們的說法有效嗎?

H:我說個故事啊。退潮了,很多魚困在海灘,有個小男生撿起那些魚,把它們送回大海。有人跟他說,你這樣無補於事啊,你看無量無計的魚在那裡,你這樣救的完嗎?小男生則說,能做多少做多少。

如果多一些人去傳播歷史和現狀的真相,這個量越來越大的時候,他就能夠產生根本性的變化嘛。現在大多數人覺得不對勁,可說不清為什麼不對勁,因為信息是不對稱的,他們沒有在外面生活過,加上從小到大的教育,所以困惑,沒有深思。……比如我們從小到大都會被教育說「國外反華勢力、境外敵對勢力亡我之心不死」,當局一說,有人一幫哄,就成功轉移了矛盾。

但按照這個邏輯,有人會問,那敵對勢力是哪個國家呢?喔,美國。那澳大利亞、紐西蘭、加拿大、日本、英國等等都是美國的小弟吧,但現在高層都把財產、子女、老婆送去那些國家。

這個邏輯再繼續推下去就更好笑,高層財產、親屬都在敵對勢力國家,那高層不是成了國外反華勢力的代言人了嗎?用獨立思想思考一下,大家都會恍然大悟:喔,這一切都是為了他的統治需要,為了糊弄大家的。

實際上,很多東西(反華勢力)是根本就不存在的。但大家從小到大受它的教育。用這個邏輯思維一推,就都明白了。

問:像岳昕這樣的獨立思維又比較勇敢的女孩,你見過嗎?

H:當然有。

問:有什麼感覺,他們什麼特點?

H:可能一開始他們沒看到終極問題,只看到表象。但是不滿,也想做出改變。但是一路走下去,他們會發現根源是政權問題、制度的問題。發現不從根本上改變,表面也改變不了。

大學生:多數學生讚賞岳昕的勇氣

問:你有沒有看岳昕那個事?

L(北京某大學在校本科生):我有看。常常啊。

問:你看完想法是什麼?

L:我覺得這種事情挺多的,比如北京電影學院女大學生被性侵案,還有紅黃藍,這種事很多,但是,我不會覺得它是一個正常現象,就可能高壓下大家會這樣吧,再過就會反彈吧。

問:那大部分學生是不是遇到這種事就躲開,惹不起就躲,心態是不是這樣的?

L:有一部人會覺得,跟學校去對抗也沒什麼用,然後就散開,但有一部分人會有這樣的勇氣,去表達不同意見。

問:大部分人會覺得心裡支持還是覺得這樣做多餘?

L:我覺得多數人會覺得這個人很有勇氣,內心會很飽滿。

北大岳昕事件是改變的開端

問:你們對共產黨這麼看?是覺得它很好,只是犯了些錯誤,還是覺得這個制度有問題?

L:我覺得從小受這種教育長大,可能會覺得它挺好,但現在這麼大了,信息又發達,出國的又多,假如客觀的看,它是有一些根本的問題是要動的。可共產黨現在又不想要動,但這種是一個悖論,是必須要動的東西。

問:你覺得年輕人和老一輩看問題的矛盾大嗎?

L:我覺得越來越大了。因為它以前封掉的東西是歷史那一塊,但現在每天接觸的它也在封,比如一些娛樂網站,比如內涵段子,前一段還封了娛樂業的微信公眾大號。它已經深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也會引起年輕人的更多反感。

問:你覺得現在年輕人會反抗嗎,還是覺得沒辦法,回家打醬油去算了?會形成自發的地下組織嗎?

L:有些人會覺得通過年輕人的力量會改變一些事情。北大岳昕同學這件事,也給大家一個改變的開端。

從小受共產黨教育長大的新一代年輕人,面對打壓,會開始思索並要求改變。北大岳昕事件,給年輕學子一個改變的開端。(Getty Images)
從小受共產黨教育長大的新一代年輕人,面對打壓,會開始思索並要求改變。北大岳昕事件,給年輕學子一個改變的開端。(Getty Images)

問:有人說年輕人的反抗是O to O(online to offline),當局就開始打壓,你覺得年輕人的反抗是不是會更多的反映在online上?

L:讓我想一下——我想一開始可能會通過online的方式,因為沒什麼成本。在電腦上發表自己的意見和看法。當發表之後被刪除,大家會越來越生氣,覺得這些跟共產黨又沒什麼關係,你封殺幹嗎?開始會這樣,但online實在走不通,就會offline了吧!

問:岳昕的文章說自己是既得利益者,看到現實對很多人不公平,自己很愧疚,所以沒理由不發聲。但很多人認為中國的80後90後自私,只顧眼前、自己,我在岳昕這看兒到一個不同,你覺得這樣的情況多嗎?

L:我覺得數量上來說挺多的,但比例不好說。

問:就是很多人還會考慮更大範圍的東西是嗎?

L:會有,因為大家還有很基礎的善惡觀。因為中國傳統的道德觀念還是在的,雖然破壞了,但很多認識還是有的,比如幫別人,多少盡一點力還是會有。當然八九那件事把中國知識分子的脊梁打斷了,但還是有。

受欺騙很生氣,也會反思歷史

問:當初什麼事情對你衝擊特別大,使你思想突然轉變過來?

L:北京天安門「六四」事件衝擊是挺大的。就是我們同輩人吧,大家都是學生。

問:當你聽到那些事情,你的感情是什麼樣一個轉折過程?吃驚啊,深思啊,開始了解啊,是嗎?

L:一開始在國內是被封殺的嘛,然後,大家提的時候,又是想說又不太敢說,突然有一天你就知道了:原來它的起因是這樣的,中共說的什麼國外反華勢力,其實不是。受欺騙這麼多年,就會覺得很生氣,也覺得慚愧。就會反思歷史,為什麼我們都不知道真相?

問:你覺得年輕人希望改變的情緒大嗎?人多嗎?

L:我覺得會越來越大。現在共產黨的管控越來越嚴,會把很多東西都壓下去。但在這種壓抑越來越厲害的情況下,大家就會想要去改變。力量也會越來越大,當然現在還沒有那麼多人,但是以後會越來越多。◇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