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北大岳昕再發聲 觸及中國根本問題

岳昕的遭遇表明,曾代表自由精神的北大,已經成為中共控制學生思想的監獄。更可悲的是,北大是中國高校的縮影。圖為北京理工大學宿舍。(Getty Images)
岳昕的遭遇表明,曾代表自由精神的北大,已經成為中共控制學生思想的監獄。更可悲的是,北大是中國高校的縮影。圖為北京理工大學宿舍。(Getty Images)

在遭受打壓而沉寂一周後,岳昕4月30日再發聲明,表明她願意繼續為反性騷擾性侵害機制、信息公開機制、約談機制的建設完善而發聲和努力的決心。

從中顯示,中共對中國民眾多年的洗腦和打壓,已經完全失敗。

文 _ 夏小強

4月30日,北大學生岳昕在被迫沉默了一周之後,再次發聲,在她的微信公眾號上發表了題為「我在公開信後的一周裡」的6000字長文。

岳昕因為20年前北大教師沈陽性侵女生案,要求北京大學校方信息公開,而遭到校方的打擊報復。4月23日,她發表公開信,稱其連日來不斷受到校方施壓,並嚴重影響到日常的學習生活,進而造成其滯留家中無法返校,其母親情緒崩潰,家庭關係緊張。她要求校方立即停止施壓行為並消除此事帶來的一切不良影響,北大校園內隨後出現三張海報公開聲援。

這一事件引起了校園和社會輿論的極大反響,也引起海內外中文媒體的追蹤報導和熱評,中共黨媒也對公開信進行評論,並罕見表態似乎各打五十大板來平息事件。岳昕隨後的消息被官方封殺,也讓外界擔憂岳昕的處境。

在岳昕最新的聲明中,澄清其在4月23日凌晨及之後的遭遇,學院對事件的歪曲陳述,以及面對壓力,她願意繼續為反性騷擾性侵害機制、信息公開機制、約談機制的建設完善而發聲和努力的決心。此文發出後迅速被微信運營方屏蔽,大陸網站對該文的轉載也均遭封殺。

岳昕長文透露三個信息

岳昕再次發聲,是在承受巨大壓力和慎重思考之後做出的,從她的文章中,可以獲得諸多信息。

第一,岳昕此次向校方要求多年前性侵案的信息公開,幾乎完全與政治無關。從這個角度來看,岳昕的言行沒有觸及中共的底線。其言行本身,也完全符合法律法規和校方的規定。但是,校方竟然上升到「國外勢力顛覆國家」的級別對待。

北大老師和學校高層在此次事件中的所作所為,在正常社會和正常人的角度來看,簡直是匪夷所思。這其實表明,曾經代表自由精神的北大,如今已經完全淪陷,成為了中共控制言論實行中共對民眾奴化教育的場所。北大也已經完全被一群中共黨棍所把持,管理學生的老師,其實成為扮演警察和特務監控的角色。

可以說,北大已經成為控制學生思想的監獄。更加可悲的是,北大幾乎是中國所有高校的代表和縮影。

第二,岳昕在文章中,透露了北大校方把岳昕母親作為脅迫人質,利用所謂親情向岳昕施壓逼迫岳昕妥協放棄抗爭。這一點,幾乎完全複製了中共迫害中國民眾最邪惡的方式。

家庭本來應該是每一個人的溫暖避風港,人們在外經歷打擊和不幸之後,親人的支持和撫慰,往往是人能夠繼續振作生活的最後機會。

但是,中共最邪惡的一點,就是利用家庭的親情,來作為迫害抗爭者的工具,這不僅破壞了家庭,也經常使得人們走向絕望。文革中因為親人反目自殺的案例比比皆是。

筆者在十幾年前,因為信仰被中共關押迫害,為了逼迫我妥協,中共找來我已經七旬的滿頭白髮的老父親勸說。在勸說無效之後,父親給了我兩個耳光之後,悲憤離去。中共利用這種方式,把仇恨裝在人們心中。

第三,岳昕在經過了理性的思考之後,做出了自己的選擇和決定:「而現在,我這樣想:與世上那麼多勞動者家庭的不公與苦難相比,我和我家庭的苦難是多麼微不足道;與階級矛盾『既得利益者』的罪疚相比,我面對家人的罪疚又應當是多麼輕。所以,哪敢與世無爭,分明是這個世界逼著人去爭!儘管,不得不承認的是,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母親,為此做了多麼大的犧牲;您最想最想要的東西,女兒不能給您。」

「看到工友們,和工友們站在一起,更促使我鼓起勇氣:相比被欠工薪、超時加班、沒有假期、傷病纏身、衣食無著的境況,我自己所面臨的處境與壓力並沒有那麼可怕,我也更沒有軟弱和退縮的理由。也只有我們繼續鼓起勇氣站出來,爭取一個更好的制度,才能保障更多同學們、工友們站出來行使合法權利時,不至於受到那麼慘重的打擊。」

「要更加珍惜現在的一切,為更多難以說話的人說話。」

從岳昕的這些言語中,令人欣慰,這表明中共對中國民眾多年的洗腦和打壓,已經完全失敗。

從表面上來看,岳昕事件只是北大校方和中共控制人們言論自由的一個事件,但從更為深層來看,岳昕事件其實已經觸及了中國社會的根本問題:中共的體制和統治,邪惡至極,中共不僅消滅中國人的肉體,更為邪惡的是控制和毀滅人的靈魂。中共不滅,中國的災難和悲劇就不會停止。◇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