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警惕中共的「網路極權」野心


中共領導人希望確保「和諧」的互聯網。這意味著通過互聯網操縱公眾輿論、支持極權統治和促進經濟增長。(Getty Images)

中共試圖塑造管理網路空間的國際機構和規範。

中共將「網路極權」的概念作為管理互聯網的原則, 通過貿易和投資政策實現其掌控全球互聯網的影響力; 在國內則將科技公司視為經濟活力和軟實力的源泉, 正在加強對科技巨頭的政治控制。

編譯 _ 李清怡

近五十年來,美國一直引導著世界互聯網的發展。從五角大樓的小型項目到其作為全球平臺的地位,連接世界上一半以上的人口和數百億設備,長期以來,互聯網一直是美國主導的項目。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FR)學者西格爾(Adam Segal)近日在《外交政策》發表評論文章警告,中共已經勾勒出了計畫,要變成「網路強權」。

可能有人會說,中共能否繼續朝向網路強權還不完全確定,中國自上而下由中共主導的人工智能和量子計算機技術等方面的創新可能會失敗,中國科技公司在走向全球化的同時還將面臨經濟和政治壓力。

但鑑於中國人數的規模和其技術水平,北京很有可能按其自身的模式重塑網路空間。

中共的網路願景

中共之所以要加強其網路實力原因有四。首先,中共領導人希望確保「和諧」的互聯網。這意味著通過互聯網操縱公眾輿論、支持極權統治和促進經濟增長,但互聯網也受到嚴格控制,以阻擋政治動盪,防止可能破壞政權的信息流動。

其次,中共希望減少對國外電子和通信設備供應商的依賴,希望最終引領世界先進技術。

第三,中共政策制定者越來越擔心政府和私人網絡遭受網路攻擊,因此,中共軍隊已經宣布計畫加快其網路力量的發展,並加強網路防禦。中共認為,他們必須減少對美國科技公司的依賴,以確保國家安全。

最後一點,中共將「網路極權」的概念作為管理互聯網的原則,直接反對美國所支持的全球開放性的互聯網理念。中共設想建立一個封閉的互聯網世界,由政府控制,是極權的概念。中共還想削弱由美國及其盟友所支持的自下而上由私營部門引領的互聯網管理模式,因為北京認為這種模式是西方科技公司和民間社會組織主導的模式。

中共若主導 開放互聯網將結束


中共當局設計出一套複雜的監控系統,使用大量相機和傳感器,輔以面部和語音識別軟件以及人工智能技術。(Getty Images)

中共網路審查員擅長控制社交媒體的對話,在更甚於奧威爾式的行動中,中共當局設計出一套複雜的監控系統,使用大量相機和傳感器,輔以面部和語音識別軟件以及人工智能技術。該工具已在新疆進行了鋪天蓋地部署,且正在全國範圍內推廣。

除了部署審查和監控系統外,中共還建立了一套法律、法規的框架,以增加網路安全並保護政府系統中的數據。政府要求私人公司將數據儲存於中國境內,而且政府在獲取數據時不會面臨什麼障礙。

不同的機構和地方政府可以通過不同的方式詮釋和實施這些政策,但至少,這些法規將提高國內外科技公司在中國開展業務的成本和複雜性。外國公司擔心,對於設備檢查和儲存數據方面的要求可以有眾多不同的詮釋,不僅會增加成本,還可能方便中共竊取其知識產權。

中國製造

中共決策者認為,要真正做到安全,中國必須實現技術自給自足。中國理工科畢業生人數居世界之首。2018年,中國的科學論文發表篇數已經超過了美國。

中共要想塑造未來網路空間,三項技術至關重要:半導體、量子計算和人工智能。多年來,北京一直嘗試建立起本土半導體工業。根據麥肯錫諮詢公司的數據,2016年,中國進口了價值2280億美元的集成電路,超過其石油進口的數額。

中共政府已經決定在未來十年內投入1500億美元,提高中國設計和製造高級微處理器的能力。中共還在海外收購科技公司。據研究公司Rhodium Group稱,從2013年至2016年間,中國公司對美國半導體公司進行了27次投標,總價值超過370億美元,相比之下,2000年至2013年間達成六筆交易,價值2.14億美元。但2013年至2016年間的嘗試已經遇到問題:許多引人注目的投標,包括出資13億美元收購萊迪思半導體(Lattice Semiconductor),出資24億美元收購仙童半導體(Fairchild Semiconductor),都被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

再來就是量子計算:使用量子力學的定律──實際上就是使用量子比特的能力(或稱量子位元qubits)同時執行多個計算,以解決普通計算機無法解決的某些問題。擁有該領域的先進技術可以使中共情報部門創建高度安全加密的通信渠道,破解大多數傳統的加密技術。


中共正在加大力度將人工智能技術應用於軍事領域。圖為河北省邯鄲市一家工廠組裝機器人。(Getty Images)

中共野心勃勃的人工智能計畫引起了西方國家的極大不安。中共正在加大力度將人工智能技術應用於軍事領域,包括自主無人機群,抵禦網路攻擊的軟件,以及挖掘社交媒體數據預測政治活動的項目。

中共也在努力為下一波技術創新定義國際標準,特別是第五代移動網路技術,即5G,將大大提升網速。對於許多中共領導人來說,中國目前在全球勞動分工中的地位看起來像是被困的陷阱:外國公司由於擁有知識產權而從中獲取高額利潤,而中國公司只能通過製造和組裝實物產品在薄利的空間中生存。如果中共能夠掌控技術,將可確保中國公司獲得專利權使用費和利潤。

管理互聯網

中共還試圖塑造管理網路空間的國際機構和規範。在過去的幾乎整個十年裡,中共黑客的活動事實上設定了這些規範,他們參與大規模的網路間諜活動,竊取軍事、政治和工業機密。

北京可能通過貿易和投資政策實現其掌控全球互聯網的影響力,特別是作為「一帶一路」計畫的貿易和投資部分,將中國與印度洋、波斯灣和歐洲連接起來。投資500多億美元興建鐵路、公路、管道、港口、礦山和水電煤氣公用系統,同時還強調,中國公司需要建造一條「電子絲綢之路」:光纖電纜、移動網路、衛星中繼站、數據中心和智能城市。

未來可能落入中共手中

根據智庫自由之家的說法,互聯網自由是為了讓人們可以訪問互聯網並通過網路表達心聲。然而,在過去的七年裡,互聯網自由度在下降。越來越多的國家在逼迫公司將本國公民的數據儲存在境內。每個極權國家都在奉行中共這些政策以為己用,但是,他們都可能向中共尋求物質、技術和政治支持。

美國的全球互聯網領導地位為其帶來了重大的經濟、軍事和情報優勢。美國公司開發了路由器和服務器,這些設備支撐著世界各地人們用以通信往來的數據、電話和個人計算機,以及作為互聯網門戶的軟件。同樣,中共也將科技公司視為經濟活力和軟實力的源泉,因此,中共正在加強對中國科技巨頭的政治控制。

中國的科技公司有幾個優勢:可獲取大量數據、有才能的工作人員、政府支持。但中共的老式中央計畫經濟可能導致公司過度投資,開展多餘的業務,扼殺員工的創造力。中國的科技公司已經成為澳洲、美國和歐洲政治壓力的目標。

然而,這些挑戰中可能沒有一個會對中共的技術野心造成致命打擊。中國太大了,太複雜了。中共可能會加強控制互聯網,未雨綢繆,美國應該與盟國和貿易夥伴合作,向北京施壓,要求北京向外國公司開放中國市場,更好地保護外國公司的知識產權。◇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網文天地

青年批中共貪汙 疑監獄拷打影片流出

Post 網文天地

教堂十字架遭焚 中國網民:中共病入膏肓

Post 焦點新聞

中共病急亂投醫 「聯日抗美」再探路

Post 特別報導

北京網信辦副主任陳華落馬 曾攻擊胡溫

Post 商管智慧

托馬斯·弗里德曼的聖經七年

Post 西方看中國

面對中俄強權 美國應堅持維護國際秩序

Post 西方看中國

中國通往歐洲的新絲綢之路 目的不只是金錢

Post 焦點新聞

1300變30 雅虎衰亡帶給大陸互聯網的恐慌

Post 西方看中國

美光科技與美國的科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