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美中交火 臺灣需考慮應對戰略


臺灣仍面臨北京方面的重大挑戰,需要鞏固與美國的關係,並加強與印度太平洋地區其他夥伴的聯繫。圖為2018年7月,臺灣軍人在一架美國產的直升機前。(Getty Images)

臺灣的國防經常被指岌岌可危,當考慮API聯盟力量乘數時, 平衡力量對比則傾向臺灣。鑑於此,臺灣需要得到華盛頓的支持。

而作為美國的主要貿易夥伴,分析認為針對美中貿易戰, 臺灣公司需做好準備,必須考慮應對貿易戰的戰略。

編譯 _ 李清怡

在中共的軍事恐嚇下,臺灣的國防經常被說成岌岌可危。然而,澳洲外交政策智囊機構洛伊研究院(Lowy Institute)的亞洲國力指數(Asia Power Index ,簡稱API)讓人深入了解為什麼臺灣持續抗衡、抵制中共吞併,這看似極難克服的困難。洛伊國際安全計畫主任葛蘭姆(Euan Graham)與牛津大學博士生Charlie Lyons Jones撰文闡述,該指數有助於解釋臺灣如何能夠在海峽兩岸軍事力量對比懸殊的情況下維持其威懾力量。

API提供了軍事能力的衡量數字。中共軍隊(PLA)擁有79艘主戰艦,臺灣26艘;中共有642架戰鬥機,臺灣128架;中共有53艘潛艇,臺灣4艘。

看到這些數字,似乎覺得臺灣的處境毫無希望。然而,當考慮API聯盟力量乘數時,戰略計算會發生變化。這個子測度就是聯盟軍事能力與一個國家自治軍事能力的比例。臺灣的聯盟力量乘數高達5.7,而中共只有1.5。

一旦聯盟力量乘數被考慮在內,平衡力量對比則傾向於臺灣。臺灣將有多達148艘主戰艦,中共118艘;臺灣有730架戰鬥機,中共642艘。臺灣唯一落後的部分是海防,中共將有79艘潛艇,臺灣23艘。簡而言之,這些調整後的數字表明,臺灣和美國有足夠的火力給中共造成不可接受的代價,並阻止中共入侵。

臺灣需要華盛頓支持並加強軍力

臺灣聯盟力量乘數是基於這樣的假設:根據《臺灣關係法》,美國將擁有政治決心和必要的準備時間來進行快速和持續的軍事動員。如果臺灣沒有盟友,震懾中共的任務會變得更加困難。

鑑於此,臺灣需要得到華盛頓的支持,同時,加強現有的軍事力量,彌補弱點。現任臺灣政府似乎明白需要更強大的軍隊,因此誓言增加5%以上的國防開支,並將軍費開支增加至GDP的2%以上。但挑戰仍在。

臺灣的情報和網路防禦能力也很缺乏。由於只有10%的臺灣海岸線適合中共軍隊兩棲登陸,所以,加強防止中共入侵的防禦能力應該是另一個優先考慮的事項。

臺灣軍事需要現代化的另一個領域是「命令和控制」,這是專家針對戰爭時期一個國家主權對武裝部隊的權威力量所進行的定性評估,而API打給臺灣的分數只有59分。之所以如此低分,一個原因可能是國民黨與民進黨之間的政治摩擦。臺灣軍隊需要加強「非政治化」的觀念,以強化「命令和控制」。

另一個削弱臺灣「命令和控制」得分的因素是軍隊長期以來一直受到間諜的困擾。反間諜活動需要得到更多的關注,因為技術可能有洩漏到中共的風險,從而限制了美國打算出售的硬件質量。

臺灣在威懾北京方面仍將面臨重大挑戰。為了保持威懾力,臺灣需要鞏固與美國的關係,並加強與印度太平洋地區其他夥伴的聯繫。遊說美國允許臺灣加入多國軍事演習,如RIMPAC,即環太平洋合作演習,將有所幫助。

臺灣也可以通過加強與帕勞(帛琉)和馬紹爾群島的聯繫來協助華盛頓,以此作為對抗中共在米克羅尼西日益增長的影響力,而米克羅尼西聯邦與美國有聯合條約,國防由美國負責。批准日本或印度競標建造臺灣下一代潛艇也會有所幫助。

美中貿易戰對臺灣的潛在影響

駐臺北記者Chris Horton在美國商會網站撰文,隨著美中貿易戰的展開,臺灣觀察人士一直在尋找線索確認臺灣將從中受到什麼樣的經濟影響。臺灣將自己視為美國的密友,美國是臺灣的主要貿易夥伴,也是維護臺灣安全的主要支持者。與此同時,臺灣公司在中國的製造工廠投入巨資,大約40%的臺灣產品出口到中國和香港。

幾乎可以肯定,臺灣將受到附帶損害。但目前很難說會受到多大的傷害。當塵埃落定時,無論何時,臺灣企業在國內外的景觀可能看上去會有很大不同。

駐臺北的亞洲政治風險顧問方恩格(Ross Darrell Feingold)分析,對臺灣企業的影響目前尚未明朗,主要原因是美國對中國製造商品的關稅,包括在中國經營的臺資公司製造的商品,正在分階段實施。「臺灣公司得以處理早期的訂單,可能會從中受益,甚至進入聖誕季訂單的銷售周期。7月分報告的出口數據顯示出正增長。」

臺灣中華經濟研究院WTO/RTA中心副執行長李淳博士(Roy Chun Lee)提出了另一個原因,說明貿易戰的真正影響還未到來。由於美中貿易量在7月分生效的第一輪關稅之前有所增加,企業需要一些時間來消化倉庫庫存。他說:「貿易戰的實際影響可能要到9月底或10月初才能顯現出來。」

臺灣立法議員許毓仁表示:「如果(貿易戰)全面進入高科技項目,那麼,臺灣高科技公司就可能受到嚴重影響。」信息通信技術領域的許多臺灣企業已經將其最終組裝和包裝業務轉移到了中國,因此產品將從中國出口至美國,既然是從中國運往美國,那麼在貿易分類中這些商品就會被視為中國製造。

臺灣公司以及在臺灣有業務的跨國公司現在不得不考慮應對貿易戰的戰略,更難以抉擇的是:是否將出口導向型製造業轉移至其他地區,即美國不會徵收較高關稅的地區。這些替代方案對企業領導層來說,簡直是一個猜謎遊戲。◇

新紀元周刊 第602期

新紀元周刊 電子雜誌 一年訂閱 ( 點擊進入 )

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機場書店

香港機場、新加坡樟宜機場、台灣松山機場、台灣桃園機場、台灣高雄機場、台灣台中機場等。

一般書店

香港田園書店、台灣誠品書店、台灣三民書店、台灣建弘書店等。

其他販售處

請逕洽各國服務處或地方書店。

本 期 推 薦 閱 讀 ( 點擊進入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