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盟與美國對中共的投資尤為關注,理由諸多。但共同的主題是,沒有互惠。圖為2016年9月23日,中國泛海投資10億美元在美國洛杉磯市區建公寓和酒店。(Getty Images)

中共在歐盟的投資持續遇到障礙,歐洲各國政府對中共併購的目標實行額外審查。

由於歐洲政策的改變,中共在歐洲完成的併購數量已經減少,並已丟失400億美元的交易,因為歐洲成員國出於經濟和國家安全利益角度考量,似乎不願意為中共的投資開綠燈。

編譯 _ 李清怡

《外交家》雜誌近日刊文,題為〈中國投資者在歐洲遇上艱難時期〉,歐盟成員國如德國對來自中國的投資越來越持懷疑態度。文章作者Magda Tsakalidou畢業於希臘亞里士多德大學法學院,從事歐洲與中國關係的研究工作,並主攻投資法律領域。11月初德國副總理、經濟部長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訪華期間,「遭遇了一個又一個怠慢」。加布里爾曾經表示,反對中共無限制的「入侵」。

從2005年開始,中共就開始在歐盟擴展投資項目。去年,中共在歐洲地區的投資額達200億歐元(相當於220億美元)。據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官方數據顯示,中國的企業家青睞於收購擁有品牌產品且有堅實客戶基礎的公司,以鞏固其在歐洲市場的占有率。基於這一策略,中國的公司針對不同板塊行業進行收購,最近又轉向高科技公司,旨在收購搶手技術,以提升專有技術和產品質量。

然而,事情遠非那麼樂觀。在德國,中共投資商斥資500億美元提出收購機器人生產商庫卡(Kuka)的方案,而庫卡公司勞工與一些政府以及歐洲代表發聲,反對中共在該行業的迅速擴張。最近,德國出乎意外地撤回了中國投資商以7億4000萬美元收購芯片商Aixtron。

其他歐洲國家領導人也試圖阻止中共在歐洲的併購,表現出明顯的保護主義傾向。今年7月,英國首相特麗莎.梅撤銷了允許中國廣核集團興建欣克利角(Hinkley Point C)大型核電站的政府批文,需進行一項新的審核。法國總統奧朗德也宣稱,他歡迎中國投資者來法國投資,但是,他會密切關注那些潛在的交易,以保護法國的利益。

與德國和法國保守派不同的是,中歐和東歐的許多國家都將中共投資作為拯救其蹣跚經濟的靈丹妙藥,尤其是2009年經濟危機之後,中共企業利用驟然出現的金融和策略性機會,將資金投向了經濟最疲軟的歐洲國家,如中國遠洋運輸公司收購希臘比雷埃夫斯港就是一例。

德國企業正面臨威脅

《愛爾蘭時報》駐北京記者克里夫德.庫男(Clifford Coonan)近日刊文稱,德中貿易關係出現裂痕。

中資公司一直高調投資進入歐洲,如去年斥資65億歐元收購了愛爾蘭飛機租賃公司Avolon,但歐洲公司抱怨說,歐中貿易就是個單行道。去年,中共對歐盟投資增加了44%至200億歐元,是歐洲對中國投資數額的兩倍。中國歐盟商會主席約爾德伍德克(Joerg Wuttke)9月發言,警告中共的貿易壁壘:「外國投資商通向中國市場的道路是一條又小又搖晃的路,而中國公司通向歐洲的路卻是一條高速公路。」

德國越來越擔憂中國的供應商會吞噬德國的技術。德國中型企業是德國財富的中堅力量,目前正面臨中國的威脅。柏林已經撤銷了中國公司對德國半導體公司Aixtron的收購許可,另一項正在審核的收購案是中資財團斥資4億多歐元收購德國照明巨頭歐司朗(Osram)。

中德經濟委員會是討論強硬話題的一個論壇,但在最近的一次會面中,中共商務部長高虎城卻沒有露面,由副部長高燕代為出席,且抱怨德國「敵視投資的氣氛」。

德國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的康拉德在接受《愛爾蘭時報》採訪時說:「從歐盟的角度來說,中共國家領導的經濟體制及其強化的產業政策正在破壞公平競爭和公開市場的規則和原則,因此,中共的貿易與投資行為已經引起歐盟的高度審查。」

不可避免的衝突

加布里爾從來沒有迴避中共的人權問題,並定期會見活動人士,向中方提出人權問題。在最近訪問中國期間,這位德國部長在北京的德國駐華使館會見了九位人權活動人士,其中包括薩哈羅夫人權獎得主胡佳、博客作家慕容雪村以及一位被囚禁的中國律師的妻子,令中共更加憤怒。

美國律師、作家及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Gordon G. Chang)在《福布斯》雜誌分析說,德國不是唯一對此表示擔憂的國家。中共最大的海外收購案看上去似乎要擱淺在布魯塞爾,歐盟反托拉斯法的協調機構已經啟動一項審核行動,就中國化工集團擬競標斥資440億美元收購瑞士先正達(Syngenta)農業化工集團公司進行審核。

歐盟與美國對中共的投資之所以如此關注,理由諸多。但共同的主題是,正如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副主席伍爾澤(Larry Wortzel)對《華盛頓自由燈塔》所表示的:「沒有互惠。中資公司可以收購美國或西方國家的公司,但是,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的公司卻被禁止收購中國關鍵領域的國企,即便是不包括所有的國企。」

柏林的商業圈,即使對於抑制中共投資的做法持懷疑態度,但仍提出了相同的普遍關注。德國工業協會BDI主席Ulrich Grillo對英國《金融時報》表示:「中共在歐洲能被允許做的事,歐洲經濟體國家在中國也必須得到允許。」

幾十年來,華盛頓、布魯塞爾和其他國家的首都都沒有堅持為他們自己國人的公司提出公平的對待,大部分原因是受了中國市場的誘惑,但是,現在那個市場的大部分行業已經日益顯示出疲軟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