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宣布其第二季度的數字達到目標值7.0%。但對許多人來說,7.0%好到不敢相信是真的,在國際媒體引起對中國數據的懷疑。圖為江蘇省連雲港港口。(Getty Images)

在重大政策舉措上,政府的確是需要傳達清楚,尤其在政策的制定上有其透明度的重要性,包括數據透明(產生可信的數字),與制度透明(即明確市場規則、規定)。這對於中共這樣一個習慣於「祕密」的政府,是一個艱難的轉型,也是一個挑戰。

編譯 _ 白玉

近期在上海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上,中共央行行長周小川和財政部部長樓繼偉試圖說服與會者,中國有信心通過當前的經濟挑戰,似乎暫時平息投資者的擔憂。然而在過去一年中,中共政府在股市和匯率頻頻干預失誤。

美聯儲前主席柏南奇(Ben S. Bernanke)及美國智庫Hutchins中心(Hutchins Center)研究員Peter Olson在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e)網站發表博文表示,政府在重大政策舉措上,的確是需要傳達清楚,對於中共這樣一個習慣於「祕密」的政府,是一個艱難的轉型。

然而傳達政策僅代表一種形式的透明度,政策制定的透明度上有另外兩種重要形式:數據透明(產生可信的數字),與制度透明(即明確市場規則、規定)。

中共體制下數據缺乏獨立和透明度

在2015年8月11日,中國宣布把人民幣兌美元下降1.9%,這在當時引發了市場拋售。交易商顯然推斷,中共領導層知道的資訊要比他們多,採用貶值以抵銷疲軟的國內需求與出口增長。

從表面上看,沒有必要去猜測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僅在幾個星期之前,中國宣布其第二季度的數字達到目標值7.0%。但對許多人來說,7.0%好到不敢相信是真的,在國際媒體引起對中國數據的懷疑。

是中國的增長數字錯了嗎?有關中國的關鍵數據質量在學術文獻中有熱烈的討論。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懷疑的聲音?因為數據可信度是結構性的,中國國家統計局和其他數據提供者缺乏獨立性和透明度。

在美國和其他發達經濟體,政府統計機構有許多行業專家,他們在工作上保持政治獨立性(一些機構的負責人是政府任命,但是他們幾乎都是專業人員,而不是政治家)。此外,官方數據也提供了有關數據來源、假設和分析方法。

事實上,美國計算GDP的過程十分透明,即使是私人也可以通過複製經濟分析過程預測當前季度的數據。從統計機構的獨立性、數據來源及分析方法的透明度,使得發達經濟體的官方數據高度可信。

中國的統計機構不具備這些優勢,例如,國家統計局是黨和國務院直接控制下的政府部門。國家統計局過去幾位局長有金融或經濟領域博士學位,但他們的統計公正性是被懷疑的,香港科技大學教授Carsten Holz認為「黨的領導層和國家統計局官僚之間有近乎完美的一致性」,(國家統計局局長也是高層黨員)。

數據收集機構應該是獨立的,這個道理在中國並沒有獲得認同。此外,國家統計局幾乎沒有對外權力,對其他機構的數據收集和統計標準沒有規範能力,因此,他不能保證數據來源的真實性。

中國的統計機構也達不到透明度。值得注意的是,國家統計局提供有關其數據來源或其統計方法的資訊相對較少,使得外界無法驗證。尤其是,國家統計局沒有公布足夠的原始數據,以使研究人員能夠複製其GDP計算方法。

總之,要提高中國經濟數據的可信度,必須先提高數據收集人員的可靠性。

制度透明是良好經濟市場的關鍵

從2014年11月至2015年6月,中國的主要股票指數翻了一倍多,這導致緊張的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證監會)限制某一類保證金貸款,使得股票指數一天之內下跌2%,並導致進一步下跌。證監會然後祭出絕望的措施:暫停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允許公司停止交易,並限制賣空。

中國經濟學家余永定說:證監會甚至組織了「國家隊」的21家大型證券公司入場救市,在此過程中,中國的監管機構幾乎一夜間改變了許多既定規則。

市場人士看到了中共許多政府笨拙的舉措,更糟的是,中共干預措施似乎過於武斷和不可預測。因此,許多西方人得出結論,他們將不涉足中國市場,至少等到遊戲規則清楚之後。一般情況下,在金融市場以及商業、投資和貿易活動中,如果沒有明確的、透明的規則和政策是一個重大的問題,不確定性容易滋生腐敗。

關於規則的清晰度,並不一定意味著該規則是簡單或公平的。事實上,美國的規定充滿了複雜性。然而,美國的規則是公開的,並通過公開的程式制定法規。雖然美國還有改善空間,制度透明對運作良好的市場和機構似乎是必要的。

透明度不只是新聞發布會而已。數據透明提供投資者、公眾、甚至是中國的政策制定者對經濟狀況的信心,規則透明是經濟和金融市場的關鍵。更多的透明度和一致性,將會帶來更好的中國經濟,和更大的中國與全球市場整合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