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5 日,烏克蘭總統尤先科(右)主持「1932—1933年大饑荒檔案揭密展」。民眾點燃蠟燭悼念在斯大林暴政下的死難者(Getty Images)

文 _ 九天劍    

人類歷史上最臃腫最醜陋的光桿黨——中國共產黨的數千骨幹,一個月前吃完了黨媽第十九次準備的告別人間的最後晚餐,然後各懷鬼胎,各回各寨去貫徹黨媽最後掙扎意圖,順帶實現自己不露痕跡的仕途最後一搏——維穩、政績、斂財、上位……然後,隨時準備跑路敵國。

很可憐,這個超過全中國14億總人口6%的世界第一大黨,自以為人多就是老大,半夜噩夢驚醒,才明白自己早已孤家寡人,幾乎成了21世紀的地球光桿黨。但想來想去,自己黏附在960萬平方公里這麼大一個雞國,號令匍匐在地的人類五分之一P民,為什麼就不能做個美美的雞國夢呢?

幾百萬扛槍架炮的軍隊加武裝警察,幾千萬唯命是從的皇糧骨幹,百萬億的狂印鈔票,死保雞地屁老二的卡位,為什麼玩不轉這些手無寸鐵、動不動下跪的奴隸呢?不信,打死也不信!

於是,晚餐之後,全世界正常人看到了這枚超級山寨黨,發出匪夷所思的夢囈:我黨必須驅使中國成為全球老大——也就是超過美帝,號令各國。當然表面言辭是不太自信的,什麼什麼年分建成什麼什麼指標的夢築國。

作為如假包換的純品中國人,我就想了,一個這麼逆天的黨,竟然能萌出這麼悖逆常識的囈語,是不是最後的晚餐上假酒灌多了啊?

公平的說,雞國共產黨從打浙江南湖那條船上撮合起來十幾位,90多年熬到今天著實不容易。隨著不斷韜晦不斷厚黑不斷做大,說過一大地的漂亮話,甚至自稱「宇宙真理」,著實騙到了老實誠信的中國人。最漂亮的許諾就是「耕者有其田」,次漂亮的就是給人民民主自由。但結果呢,打從毛一代站城樓上操著韶山沖方言高呼「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那一刻,直到被掏空心肺做成臘肉橫躺天安門廣場上40多年到今天,中國人一跪就是一個多甲子,一天也沒站起來過,眼下又拔了高要求:跪姿必須達標,腰膝保持硬挺,腦中塞滿感恩,口誦萬歲不停——這做的什麼鳥夢啊?

好話誰不會說呢?哪條哪款兌現了呢?一個西國農民對別人撒一個小謊,一村人都不再信他,騙子的名頭會像陰魂一樣跟他一生。信譽有時比生命還要緊。一個自詡偉光正的黨,對中國人撒了多少彌天大謊你自己不知道?今天憑什麼讓我們信你?吃了十九次大餐了不起啊?拿放大鏡怎麼找,你的信用值也是零。

所以,民國38年以來,中國家家戶戶凝結幾代人的眼淚、鮮血甚至生命為代價換來的記憶告訴我們,再也不要指望有誰相信你這個江湖大夫!還給自己治病呢,正牌腫瘤科大夫得癌死的多了,專家都無法給自己開刀治病,你以為你是誰,還自封個大夫?誰信你能治好自己的貪病、性病、癌變?這是一個中學生都知道的常識。

雞國黨一定會強辯:這是我毒創家法,自體清理。五年來我不是靠它砍了幾百萬體內毒瘤麼?如今你看本黨十九大表決,哪個敢不舉手?哪個敢反舉手?這也怨不得一位大陸法學專家譏諷:共產黨要依法治國,就好比罪犯審判自己一樣可笑。

眾所周知,全世界共產黨,從第一天生到最後一天死,沒有一個是守法的,包括沒執過政、執過政和正在執政的,沒一個!你翻遍史上最權威的百科全書也查不出一個例外。所以,讓暴虐共產黨依法守法為民,就是個天大的笑話。

歷史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共產黨這個反人類團伙,之所以當今只剩了中共老大,領著幾個隨時反水的嘍囉,就是因為它是個逆天組織。發動「十月政變」整100年的前蘇聯老大列寧,連臭皮囊都將被拽出棺材扔山溝了,當今東歐各民選政府和國民,也紛紛立法清算20多年前即已消亡的共黨組織,為啥?至今對共產邪惡心存恐懼,絕不允許它詐屍還魂,再度禍害正常人類!如果是一個正常人的組織,能死掉20多年還將恐懼輻射過來,令民眾痛恨到非要刨根挖祖墳麼?

共產黨和其主義違背人類生存規律、違背道義和人性,是它自己寫下並教給人們的常識。不管其曾經多麼囂張,表面多麼「強大」,永遠敵不過神造人類對其徹底唾棄和清除,就像魔永遠敵不過道。因此,企圖嘗試用共產黨(哪怕是改良的、披上皇帝新衣的、數字化包裝的共產黨)去引領國家、民族,不僅不可能走向幸福,簡直就是南轅北轍、緣木求魚,侮辱常識。

這就是擺在貌似強大的中國共產黨高層面前的最大課題。那些以此為基點衍生的所有方略、步驟、措施,到頭來不過是癡人夢想。原因只有一個:基點錯了。只要是堅持共產主義,行「解放」全人類之旨,不管現在其多麼「強大」,也改變不了走進墳墓的節奏,其死亡帶路黨的性質絕不會被「夢想者」改良。

這不是口號和詛咒,是由它自己基因所定。共產黨無須外力,所有倒塌的前科,全部有深刻的內因。不管是蘇東、中南美還是東南亞,共產各黨雖然消亡不盡一致,但統統逃不過消亡下場。因為,這就是歷史鐵律!

留給中共決策者向普世價值投誠的時間越來越少了。不棄共的最後下場就是和它一起被埋葬。 ◇